字体
关灯
上一章 返回书页 下一页
    和陶嘉渠的交谈接近尾声,火石很满意,总的来说,今天的贸然拜访此行不虚,一方面,陶嘉渠的盛情款待使他的胃如同久旱的庄稼逢上了甘霖,痛痛快快地享受了一次美食的轰炸;另一方面,他竟然意外地收获了一盒雪茄,尽管贵为堂堂g产党的大区经理,但这洋玩意他极少消受,自从那天晚上陶嘉渠给了他一根后,他便深深爱上了它,倒不是火石喜欢它的口感,而是又粗又长的雪茄只要点上一次火,便足以满足他对烟瘾的无限渴求。除此之外,他还见上了他的真正对手——鹰机关的森川隼,某种程度来讲,这种机会实在难得,在经过了森川的一番对话后,他对目标敌人已有了起码的判断,而森川却对他一无所知,两人可谓一明一暗。

    火石看了看手表,时间已晚,现在还有最主要的一件事悬而未决,这也是他此行的最主要目的,那就是寻求一种身份的掩护。

    火石的性格是不达目的决不罢休,如果让他将此事无限期搁置,那犹如浑身钻进跳蚤一般难受。

    想到这儿,火石直视陶嘉渠,大言不惭问道“陶老,您答应我的事到底是怎么安排的?”

    陶嘉渠一愣,旋即明白火石所指,挠头思索了片刻,忽然转头对杜玉龙说道“你帮我把老周叫来。”

    老周正和储洪义拉家常,听到杜玉龙说会长有请,步履轻盈跑了进来。

    “老周,中华路老万全酒店现在谁在打理?”

    “段一泓掌柜。”

    陶嘉渠低头想了想,很快抬起头吩咐道“老周,你明天帮我跑一趟老万全,把段掌柜调到我们的纺织厂去做襄理,然后安排这位张老弟去接手。”

    老周诧异看了陶会长一眼,欲言又止,看到陶嘉渠朝他挥挥手,慢慢退了出去。

    待老周一走,陶嘉渠微笑着说道“张老弟,我如此安排你还满意?”

    “挺好,让陶老费心了!”火石忙不迭声应道。

    火石早就喜不自禁,他的骨子里只是想谋求一份可以隐秘身份的工作,根本没想到还能当上老板,何况还是一家实体店的老板,更何况这家实体店听起来怎么的也是个老字号。当然,火石也不是一个贪得无厌的人,该掌握的度他还是知道的,这个分寸他必须拿捏得准,听到陶嘉渠的安排,虽然满腔欢喜,心中也有疑虑,于是毫不犹豫直言道“陶老,这家饭店规模如何?”

    “在中华路三山街上,是一幢临街的三层独栋楼房,创办将近二十年,在南京城很有一定的知名度,本地市民逢年过节、婚庆嫁娶都喜欢到我酒店订席!”

    火石终于惴惴不安起来,“既然如此,我看还是算了吧,这个老板不好当,本人自十年前投身革命,满脑子就是如何杀敌,从未有过这方面的经营经验,就怕我把这么好的酒店给糟蹋了!”

    “张老弟不要多想,现在是非常时期,生意黄了还有其它机遇,就算我是为了革命也尽了一份绵薄贡献!”

    火石心中感动,思来想去还是说道“要不,您老别让段掌柜离开,我们就给他打打下手!”

    “那怎么行!”陶嘉渠使劲摇头,“段掌柜到底是外人,他的心思我掌控不了,我不能因为一己之念坏了老弟的大事,那岂不是成了千古罪人?”

    “遇到陶老这样深明大义的民族豪杰,实属国之大幸!”火石起身,激动地伸手一把握住他的手,大力晃动着,“今晚就不打搅了,回去后我稍加准备一下,明天上午再来叨扰。”

    陶嘉渠跟着起身,和火石并肩来到院子里。

    储洪义从餐厅跑了出来。

    与此同时,偏房的房门也被打开,陶若歌听到陶嘉渠的声音,远远地喊道“爷爷,曲小姐有事求你。”

    陶嘉渠不由停下脚步,但见曲青荷怯怯地跟在陶若歌身后向外走来。

    “爷爷,青荷不想在诊所呆了,想让您给她重新找一份差事!”

    “为什么?”陶嘉渠看着走到跟前的曲青荷问道。

    曲青荷支支吾吾,似乎没有开口的勇气。

    “最近我们诊所老有日本人光顾,她不想见到日本人。”陶若歌抢口说道。

    “哦……”陶嘉渠若有所思,半晌拉了拉火石的手臂,将火石引到亭子里,开门见山说道“张老弟,这位曲小姐安排到你那里,让她端菜递水做一名服务员如何?”说着轻声把曲青荷的遭遇一五一十说与火石听了。

    “没问题啊!”火石满口应允下来,“别说是您老吩咐的,就是我听到她的这般遭遇,也定然出手相助的!”

    “那就好,我只是说出了我的想法,具体意见还需要张老弟拿!”

    ……

    同一时间,鼓楼广场西南侧紧挨日本南京大使馆的木屋居二楼的四号包厢里,歌舞升平、莺歌燕舞,七八名客人济济一堂,已喝得东倒西歪,桌上的杯碟一片狼藉。

    日本驻南京大使馆总领事堀公一带着领事馆警察署副署长悌泽以及书记官宫下和船山在此设宴招待远道而来的客人——上海总领事馆的岩井英一、袁舒和上野明。

(收藏快快读书网m.kkdshu.com免费看小说)
上一章 目录 未完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