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章 返回书页 下一页
    见陈洛阳没有多解释的意思,练步一便也不追问。

    倒是之后很快有教众来向她禀报总坛那边的回信。

    魔后重新出山的消息,轰动整个红尘。

    古神教总教教主江懿既然没有闭关,手下人自然也要去汇报。

    江教主没有看望老朋友的打算,只吩咐密切关注黑水绝宫接下来的动向。

    不过,倒是流露出一个讯息。

    凌苍,确实已经亡故。

    但江懿没有说明具体详情。

    消息传回,让练步一略有些诧异。

    江教主所言,倒是印证了陈教主先前的判断。

    这两人看来都有独特的消息渠道,只是不知道这渠道是否同一条?

    练步一心下思索,但当前没有过多探究,也没有返回总坛面见江懿。

    她眼下的首要任务,还是配合陈洛阳,处理郑长老的问题。

    这是古神教当务之急。

    陈洛阳目送面前的女子离开,手指有一下没一下的轻轻敲击座椅扶手。

    黑水绝宫这番变化,有些出乎他预料之外。

    听到消息后,他脑海里第一个念头是,被自己在黑暗洞天里拍没了的凌苍,该不会变成女装大佬,假冒他师父魔后重生了吧?

    能以自身重生,当然是以自身重生为妙。

    但如果实在没有更好选择,天晓得凌苍会不会采取什么借尸还魂的法门?

    魔后当年陨落的细节,别说魔宫之外,就是魔宫内部也是谜团。

    说不定也有遗蜕留下来?

    黑棺神秘莫测,凌苍那页天书究竟蕴含怎样的力量意境,外界也一直无人知晓。

    是以听闻魔后重新出山掌权,陈洛阳头一个念头就是凌苍换了个马甲。

    这倒不是他陈某人经常换马甲充大佬习惯了,所以以己度人。

    实在是魔后重新现身的时机太过巧合。

    陈洛阳手指敲击座椅扶手的动作忽然停下。

    如果从另一方面来考虑问题呢?

    假如,这位上代魔宫宫主,魔后殿下,是真的呢?

    会这么想,主要是因为,那具黑棺,一直没回到凌苍手上。

    若非如此,在先天宫那里凌苍也不用等着找他陈洛阳的麻烦。

    当然,不能排除凌苍已经找到黑棺,但装作没找到,然后贼喊捉贼的可能。

    这里姑且先假设,那具黑棺他一直没能找回,那么黑棺此刻在哪里?

    这位魔后重新出山,会否跟这黑棺有关?

    如果这位魔后是真的,她现身的时间点这么巧,那凌苍恐怕是真死绝了。

    哪怕凌宫主有些复活重生的后手准备,恐怕也被纪宫主抹掉了吧?

    凌宫主的灭亡,促成纪宫主的回归?

    其中会否涉及一些封印类的问题?

    如果双方无关,凌苍未死,纪天琼现身的时间未免太巧合了。

    陈洛阳手指重新一下一下敲击座椅扶手,心中沉思。

    姑且继续按照这个思路思考下去,如果凌苍彻底死绝了,那说明黑暗洞天里,江懿可能留下一线生机。

    但是,依靠什么呢?

    陈洛阳陷入沉思。

    如果一定要在江懿同凌苍之间选一个活着,陈洛阳当然希望是凌苍。

    但如果那位魔后不是在唱空城计,而是真的拥有巨头级别的实力,那她是凌苍的可能性就不高了。

    黑暗洞天里魔尊遗蜕出手那一击,是彻底将两个巨头当场拍没了。

    威力比当初政阳城上叶天魔击杀西秦大帝可要凶残的多。

    西秦大帝李策借助“魂”字天书重生,也不可能立即恢复自己全盛时期的实力。

    凌苍远比当初西秦大帝更惨。

    哪怕他存着魔后的遗蜕借尸还魂都不成。

    魔尊一击,不仅仅是形体,凌苍神魂也一下子拍个灰飞烟灭。

    能侥幸逃出一线生天重聚神魂,也断然不可能立即催动魔后遗蜕重现一方巨头风采。

    只会落得陈洛阳此前催动不了魔尊遗蜕的相同窘况。

    因为相较于肉身来说,神魂太微弱了。

    倒是关于江懿,陈洛阳有个猜想。

    对方想要从血河老祖那里得到的战利品,有可能没能拿到。

    江教主把处理郑长老内乱的任务,交给陈副教主,其自身则返回总坛静修。

    这动作落在陈副教主眼里,仿佛就在说明,江教主得到了自己想要的东西,并且东西确实至关重要,迫不及待立刻消化。

    但现在陈某人已经知道,对方并不是在安稳潜心静修,而是悄悄溜去黑暗洞天。

    从这个角度来看,虽然成功围杀血河老祖,但江懿并没能成功拿到他想要的东西。

    溜去黑暗洞天,一方面是自认为觉察了所谓“魔尊”的真相,魔尊遗产动人心,另一方面会不会正是因为血

(收藏快快读书网m.kkdshu.com免费看小说)
上一章 目录 未完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