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章 返回书页 下一页
    王崇为了突破大衍,在接天关几近十年的光阴,几乎都把功夫下在了山海经上,天符书的修为就停滞了下来。

    此时又有些微突破,尽管进境不大,仍旧让他欣喜非常,暗暗忖道:“以阴阳天符剑的心法,炼开三十六道罡脉,应该也不须三五年的光景。待得突破大衍,我就下苦功,把几门玄天禁制,炼成本命法术。”

    正魔大派的大衍修士,往往可战金丹,就是因为本命法术厉害。

    王崇虽然东拼西凑,只收集了七门玄天禁法,但每一门都妙用无穷,他早就想修习。只是大多数的功夫,都耗费在了道法上,也就只能浅尝辄止。

    王崇把天符书的心法,运炼了一十三遍,正要收了功法,演天珠就送了一道凉意:我又感应到西风山雨图了。

    王崇惊讶的叫道:“你何时跟这件天府奇珍有了感应?”

    演天珠不答,却送了一道凉意:西风山雨图乃是一套,共计三十六卷,我们上次遇到的那一幅是主图……

    王崇惊讶道:“此宝跟阿罗教的灵图经有甚关系不成?”

    演天珠送了一道凉意:你手上的十二卷灵图,就是西风山雨图的一部分副图。此图为天府奇珍,就算道君之辈,也无法强行炼化,但却有一个取巧的手段……

    王崇心情复杂的问道:“是叫爸爸么?”

    演天珠送了一道凉意:正经些。

    王崇再也憋不住,反骂道:“谁不正经了?还是当初你教我的。”

    演天珠也不理他,送了一道凉意:若是找到其余三十五卷的副图,只要炼化一两张,就能稍微影响西风山雨图。若是能全数炼化,就能控制这件天府奇珍。

    王崇正暗忖道:“难道又要修行灵图经?”

    演天珠送了一道凉意:只是祭炼副图,有一个关键,就算按照灵图经祭炼,也是祭炼不成,只是能稍微操纵。此图须得三亲六故之法,先得了称呼,才能按部就班的祭炼。若是不得三亲六故之法,就算祭炼几十年,也是无用。

    王崇倒是深有体会,他当初叫了一声:奶奶!

    就让传灯魔侍吃了大亏,阿罗教能落在他手里,全赖这一句:奶奶!

    演天珠送出了一道凉意:你若是能把手上的十二卷副图炼成,我们可以去撞个运气。

    王崇想了想,心道:“这又算得什么?恰好我山海经还未有炼本命法术,就以灵图经为第一道好了。”

    王崇转化功力,他山海经修行更久,故而转化功力,反而更迅捷。一炷香的功夫,就重新恢复了大衍境的功力,更取出来灵图经,按照上面的法门,挑了一卷灵图。

    灵图经的每一种境界,便要修一种灵图,共有三十六种灵图,按有道路不通,只能择其九种而修。

    阿罗教的十二卷灵图,每一条道路都有残缺,只有一条稍微完整,就是传灯魔侍的老妪提灯图那一条道路,此一种道路,入门便是一卷童子煮茶图!

    灵图经以观相入道,虽然也被人推演为天罡法,但本质却是神法。王崇得了演天珠的指示机宜,并不以修行为目的,只要祭炼这卷灵图,可就轻松太多。

    只是一两个时辰,王崇就渐渐得其三味,神情略略恍惚,就来在一处宅院。

    几个小童正在茶房烧火煮茶,室外有一石桌,石桌上有一局残棋,却并无人。

    王崇按照三亲六故法,唤了一声:“童子们!”

    几个煮茶的童子,一起应了一声,王崇得了此卷灵图的气息,捏了法诀,喝了一声道:“收!”

    一卷灵图便自入手。

    王崇又复挑拣出来,此条道路的第二卷灵图,名为十犬猎妖图!

    王崇依法祭炼,不过片刻,果然心神入图,十条大犬正在荒野间疾驰。

    王崇按照三亲六故法,喝道:“睒星狼、雪爪卢、双花鹞、金翅猃、苍水虬、墨玉璃、茹黄豹、蓦空鹊、斑锦彪、苍猊。”

    这十条大犬就凑了过来,宛如见到旧日主人,挨挨擦擦,十分亲热。这十条大犬都是得到成精的灵兽,全身妖气都被洗练,只有一身正宗的灵气。

    王崇得了这一卷灵图的气息,又复花费了一些功夫,祭炼成功,把刚才的童子煮茶图一抛,两卷灵图就化合为一,图中的景致,亦复增加了十余倍。

    阿罗教的第一代教主,修行不得其法,传灯魔侍这一代,更是只知其然,不知其所以然,不能把灵图祭炼合一,只能单独运使一卷。

    王崇把第三第四卷灵图亦祭炼到了一处,待得要祭炼老妪提灯图时,某个不可描述部位,不由得就产生了轻微的情绪性疼痛。

    按照三亲六故法,这老妪应该成为——婆婆!乃是提灯的老仆。

    王崇胡乱称呼,提升了这卷图的位格,五卷灵图祭炼到了一处,大宅院之中,就多了一个“奶奶”,成了一家之主。

    尽管并不影响,他驾驭此宝,但却总有些不得己。

    演天珠似乎知道他的心思,送了一道又一道凉意:早让你听话

(收藏快快读书网m.kkdshu.com免费看小说)
上一章 目录 未完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