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章 返回书页 下一页
    王崇一跃而起,额头上涔涔汗下。

    一刻钟之后,他才有些迟疑的张开了手掌。

    一粒宛若透明的珠子,在掌心滴溜溜乱转。

    若是定睛观瞧,就会发现这粒珠子内自成天地,不但云蒸霞蔚,分有清浊,更有山川河流,万物众生,蔚为奇观。

    “演天珠!就是它帮我顶住了回仙镜的神通?”

    王崇出门魔门旁支天心观,为天心观开派数百年以来最出色的弟子,也是近百年来唯一修成天心观《五识魔卷》中多罗识和抵律识的弟子。

    天心观是魔门外道,但门中所传的《五识魔卷》却是天魔正宗,源自魔极宗的《天魔万化玄变经》,修炼的天魔五识神通奇妙无比。

    天魔五识神通中的多罗识修成,就能“气相千变;幻灭修为”,一身真气不但可以任意变幻性质,甚至能让功力在有无之间自如转化。抵律识修成,不但能“勾摄魂魄”,甚至可以“移识易意”,篡改自身记忆。

    天心观自开派祖师天心道人以降,数百年来,只有两人曾把天魔五识神通修成。

    一位即是天心道人,修成末那识,能:“沟通阴阳;逆返死生”!

    另外一位就是天心道人的四弟子伏驮上人,也即是王崇的师祖,修成了波夷识,能:“辨识诸物;解离质元”。

    王崇乃是天心观开派以来,第三位修成天魔识的天才,甚至还超越了两位祖师,是天心观第一个修成两种天魔识的弟子。

    王崇修成了五识神通的多罗识和抵律识,天心观上下欣喜若狂,几位长老密谋了数日,给他捏造了一个身份,辗转送入了峨眉派中,试图窃取峨眉派的上乘道法。

    所以,王崇此刻不在天心观,却在峨眉派的五灵仙府。

    天心观为他伪造的身份,乃是一名官宦人家的少爷,名叫唐惊羽。

    十岁之前,这位唐惊羽少爷衣食无忧,每日里除了在学堂聆听先生教诲,为日后科举努力,再无什么忧心之事儿。

    十岁头上,唐惊羽的父亲忽然染上了重病一命呜呼,继母就不怎么待见他,每日里找茬训斥,三天一顿胖揍,五天能吃上三四顿饭,还是猪狗一般的吃食,简直是活得“生不如死,宛如猪狗”。

    唐惊羽深深觉得自己这样下去未必能活到长大,趁着继母不注意逃出了家门。

    这位唐惊羽少爷毕竟年幼,逃出家门的时候,也忘了偷些银两。他身无长物,除了读书也没甚本事,只好做了小乞丐,浑浑噩噩的过了几个月。

    直到有一天,他遇上了一个道士,这名道士自称烟道人,说他资质不俗,可以跟他学道。

    这位唐惊羽少爷为了吃饱肚子,自然是乐于拜师,就跟着新拜的师父烟道人做了小道士。

    唐惊羽的师父烟道人颇有来历,却是天心观的一个记名弟子。

    天心观欲把王崇送入峨眉派,就找上了烟道人,让他把唐惊羽杀了,以王崇来代替,还传授烟道人一门害人害己之术,须得抽取生魂方能祭炼妖法作为奖赏。

    烟道人也不知究竟,还以为得了宗门看重,在天心观的故意误导下,出去捕捉童男童女,居然把峨眉派的一位才拜师的女弟子给捉了来,引得峨眉派的长老打上门来,把他当场给飞剑斩首,又用雷法给轰的魂飞魄散。

    王崇和烟道人的另外一位徒弟都还算乖巧,不敢反抗几位正道仙人,立时跪倒向峨眉派的剑仙哭诉,自己师兄弟也是被绑架了来,不是真的心思邪恶,愿意拜这等恶师,学习害人之法。

    峨眉派乃是正道门派,并不好滥杀无辜,几位峨眉派的长老问过两人身份,知道没法送回家中,一时不便处置,也就顺手把他们给带上了峨眉山。

    天心观的人就是仗着多罗识能变化真气,遮掩王崇的魔门功法,抵律识能够篡改记忆,不怕法术搜魂,峨眉派长老若是一时大意,就能让这个小弟子蒙混过关。若是被识破,损失一名弟子也就损失了,反正不伤天心观的根本,魔门中人本来也不在乎人命。

    王崇被带入五灵仙府的时候,仙府门外高悬的回仙镜忽然放出百丈金光把他照了一个通透。

    回仙镜乃是仙府奇珍,峨眉派镇派的第一法宝,妙用无穷,不但能照彻有无魔气侵染,还能照彻过去未来,前世今生,只不过催动这件仙府奇珍极为消耗法力,峨眉派诸位长老轻易也不会动用这件法宝。

    王崇当时就心头一凉,天心观的《五识魔卷》虽然妙用无穷,不怕被人查看根脚,甚至能抵得住峨眉派长老的法术搜魂,但却绝对抵挡不住回仙镜这种仙府奇珍。

    王崇本来以为自己肯定完蛋了,但也不知怎么,回仙镜的金光及身,他的掌中就多了一颗珠子,生幻出无穷变化,竟然抵住了回仙镜的大神通,只把唐惊羽的前尘照了出来。

    峨眉派诸位长老见他果然家境清白,身世凄惨,好几个人都生出了恻隐之心,便把他和烟道人的另外一名弟子暂时收留下来。

    王崇虽然已经在五灵仙府住了十余日,但每每想起那时那

(收藏快快读书网m.kkdshu.com免费看小说)
上一章 目录 未完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