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章 返回书页 下一页
    我伸手一指一道白光飞落凌飞的眉心,淡淡说道:“我本是魔门旁支天心观的弟子,但修为有成之后,却被六大正宗之一魔极宗收入门下,这是魔极宗的天魔舍利。你得了此物,就算是魔极宗的下一代掌教了。”

    凌飞大吃一惊,伸手一拂,眉心猛然显出一道竖痕,一粒白森森的骨珠在竖痕中显出,宛如一颗眼珠睥睨天下。

    我嘿然一笑说道:“天魔舍利是魔门五大至宝之一,来历神秘无比,历代魔极宗的掌教,长老,以及各位弟子,只要不是横死,都会在濒死前把毕生修为灌注到天魔舍利中,论起杀伐之力,天魔舍利为魔门第一。你把魔门五大魔君都得罪遍了,若没有此物,凭你小子闯下的各种大祸,为师去后,只怕无人能护得住你,就连你大师兄都不成,为师我已经用不到此物,就便宜你小子了。”

    凌飞迟疑半晌,这才溃然说道:“弟子谢过师尊。”一向惫赖的他居然微有哽咽,可见心情之激荡。

    我叮嘱完了这四大弟子之后,对剩下的四个弟子也就没什么耐心,对五弟子粱庸,六弟子朱红袖,七弟子龙吉吉说道:“你们这就回去太上魔宗吧!我这里已经用你们不着。本来你们便是我抢夺来的徒弟,如今我劫数临头,自身难保,你们哪里来,便哪里走!”

    粱庸,朱红袖,龙吉吉这三个女徒弟,其实并不算是我的真传弟子,她们三人原本是魔门六大正宗之一太上魔宗最出色的女弟子。

    太上魔宗跟我出身的魔极宗各执魔门之牛耳,坐拥万魔堂,更有魔门五大至宝之一的天魔离光尺镇压门派,所传《离恨天书》是魔门仅有的三卷能够晋升无上天魔的典籍,实力犹在我出身的魔极宗之上,远远压过了其余四宗。

    我成就魔君之后,闯入万魔堂,跟太上魔宗的九渊魔君赌斗了三场,把他最出色的三名女弟子赢了过来。

    我们本来约定连赌十场,结果九渊魔君输了三场之后,就宁肯把万魔堂输给我,也不肯再赌下去了。

    粱庸,朱红袖,龙吉吉虽然也得我指点,各自突破本身境界,但跟我感情却不算深厚,远不如我真正的四名真传弟子,说不定心里还特别恨我。

    若是我没有出事儿,她们自然只是魔极宗的弟子,再也翻不出天去,但我此时自身难保,这三个女徒弟留着也没什么用了。

    粱庸微微抬头一双美眸中不见半分感情,低声说道:“弟子预祝恩师破劫成魔,飞升三十三天!”

    她说完了这句话,一顿足就化为魔光冲霄,须臾就走的不见影踪。

    粱庸本来有个非常雅致的名字,叫做梁漱玉!容貌亦是绝艳,是魔门六大正宗有名的美人儿,更是九渊魔君的亲自挑选的大弟子。

    她在太上魔宗的地位就如我的大徒儿项情一般,天份资质才情也不下于项情,甚至就连性子也跟我大弟子项情十分相近,舍魔道之外,再无他物。

    梁庸被我抢到了魔极宗之后,就换了一个男性化的名字,平时更好以男装打扮,并故意把容颜用魔功变化的跟男子一般无二。这个女弟子从不曾反抗过我这个师尊,也绝无半分迎合,循规蹈矩,宛如泥雕木塑,但我知道她内心必然有一股傲气不曾被真个磨灭。

    这个五弟子临走的时候,终于展露了几分当年名唤梁漱玉,身为太上魔宗大弟子时候的绝代风范。

    朱红袖和龙吉吉互相对望了一眼,各自一咬银牙,亦恭祝我破劫成魔,便自驾驭遁光飞走,似乎片刻也不想停留。

    若是没有被我抢到魔极宗,她们本来也是太上魔宗最出色的弟子,未来未必没有晋升魔君,甚至接掌万魔堂的机会。

    她们两人看着项情一步一步晋升魔君,梁庸被压制得数十年修为止步不前,自身的前路也被断去,未来成就有其极限,若说是心头无恨,绝没人肯信。

    我目送这三位女弟子离开,最后才瞧着最小的徒儿应宁儿,嘿嘿一笑,说道:“你也回峨眉派吧!我跟你父亲斗了大半辈子,还把他的独生女儿抢夺来做徒弟,让你修炼了一身魔功,但始终在最关键上头输了他一招。他如今已经飞升三十三天,我却要面临十死无生的劫数,是他胜过我了。”

    应宁儿咬了咬牙,低低的说了一声:“弟子谢过恩师!”随手捏了一道早就藏在衣袖中的符箓,化为一道青光飞走。

    我抬头望了一会儿,待得再也见不到这个最小的徒弟,这才一挥衣袖,喝道:“你们也去罢!”项情,风太岁,萧观音和凌飞各自叩首百拜,步行了百余步以示恭谨,这才恋恋不舍的驾驭了遁光飞走。

    待得八名弟子尽数离去,我这才轻叹一声,随手一招,有三件法宝浮现绕身环飞。

    我在成为魔君之后,用巧取豪夺的手段先后把魔门五大至宝的中的两件得在了手里,那就是天魔舍利和演天珠。

    前者是魔极宗的镇派之宝,本该就由我执掌,后者得自乾坤道,是乾坤道的镇派之宝,只是乾坤宗没遮拦人物,抗拒不得我的魔威,保不住这件镇宗的宝物。

    我成就无上天魔之后,不用什么手段

(收藏快快读书网m.kkdshu.com免费看小说)
上一章 目录 未完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