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章 返回书页 下一页
    朱由检认为,正是因为辽东镇的巨大负担,才生生拖垮了堪称庞然大物的大明朝。

    倘若辽东军早早就平定女真之患,那么就不用频频加辽饷导致老百姓活不下去,老百姓能活下去,就不会形成声势浩大的流民军,没有了流民军,京城就不会被攻破,明朝也就不会在崇祯十七年就戛然而止了。

    辽东镇仿佛是趴在大明身上的一只巨大吸血虫,将大明从全国各地征收的粮饷吸纳一空,当大明国库空虚得可以跑马,自然离亡国也就不远了。

    如今辽东军早已被后金打得胆寒,为了掩饰自己的无能,辽东军大肆宣扬狗屁的“女真不满万,满万不可敌”,当谎言说了一千遍、一万遍,所有人都对这句谎言信之不疑,以致于这句谎言还当真成就了后金无敌之名。

    对于后金来说,再也没有比辽东军更可爱的猪对手了,他们不仅担当了后金运输大队长的角色,给后金运输盐铁粮食,还给后金大造声势,令得明明只是一股地方割据势力的后金,成为有分量逐鹿天下,和明朝平起平坐的大清国。

    朱由检明知辽东军的无能,哪里还会听从郭允厚的请求,从自己的内帑中掏出五十万两给辽东军糟蹋?

    想都不要想!

    他宁愿把这笔钱掏出来拨给东江镇,至少东江镇斩获的女真人头可比辽东军多多了。

    而且东江镇穷惯了,倘若自己掏出五十万两拨给东江军,那就是结结实实的雪中送炭,立马就会获得东江镇上至毛文龙下至军卒屯民的衷心拥戴,性价比无疑更高。

    想到这里,朱由检当机立断道:“辽东镇每年徒耗国库五百万两银子,却不能保境安民,大失朕望,朕决定从崇祯元年起,辽东镇粮饷降为四百万两,至于今年欠下的五十万两,不用拔付给他们了,他们连出城野战都不敢,还有脸跟朕闹饷?”

    看到朱由检如此草率便做出给辽东军消减粮饷的决定,郭允厚不得不硬着头皮劝道:“陛下,虽然辽东镇耗费钱粮不少,但是正因为有了铁一般的宁锦防线,才能保住辽西走廊和京畿地区的安全,京畿重地事关国朝安危,臣看这笔钱还是要花的。”

    宁锦防线?只不过是明朝版的马奇诺防线罢了,历史上后金于崇祯二年十月,饶过宁锦防线,取道蒙古,直逼京师,震动天下。

    朱由检明知道再多的粮饷也填不满辽东将门贪得无厌的胃口,所谓铁一般的宁锦防线又不能阻止后金南下,又怎么可能傻乎乎地继续充当冤大头!

    “如果仅仅只是保证京畿地区的安危,那就更不需要每年耗费五百万两粮饷了,反正他们根本就不敢跟女真野战,只会固守城池而已。仅仅只是固守城池,朕并没有要求他们去收复辽东故地,又何需每年五百万的粮饷?”

    郭允厚不无担忧的道:“可若是辽东将门闹将起来,故意放后金入关,岂不是大祸临头了?”

    朱由检轻笑道:“郭爱卿是户部尚书,想必对数学颇有造诣,爱卿不妨好好计算一番,是大明给予辽东将门的利益多,还是后金给予的利益多?”

    朱由检的问话犹如当头棒喝,一下就把郭允厚给点醒了。

    是啊,后金只是关外野民而已,崛起不过十年,全国财富加起来都还没有辽东将门多呢,又能给予辽东将门多大利益?

    而大明就算每年消减辽东将门一百万两白银,落在他们手里的仍然有四百万两,当今天下,又有谁能开出比大明更加丰厚的待遇呢?

    消减了一百万两的粮饷,辽东军最多只是闹一闹,难道他们还能打破自己旱涝保收的铁饭碗,放后金入关叩京不成?

    不可能的,赚钱的买卖抢着做,赔钱的买卖没人做,大明亡了对他们有百害而无一利,傻逼才投靠后金呢!

    “陛下英明!”

    此时这一句奉承之言,郭允厚喊起来倒是有些心悦诚服的味道了,朱由检的说辞无疑折服了他。

    ……

    郭允厚离开乾清宫之后,朱由检又召来魏忠贤,问道:“魏厂臣,朕问你,朕的内帑尚有多少存银?”

    魏忠贤回道:“回陛下,内帑尚有白银二百万两,黄金五万两。”

    “竟有这么多?”朱由检心中惊诧不已,没想到内帑竟给他这么大的一个惊喜,白银二百万,黄金五万,全都折合成银子,那就差不多有二百五十万两了。

    魏忠贤说道:“陛下,这其实并不算多,若不是先帝要修三大殿,内帑至少可遗留七百万两银子。”

    修三大殿?

    朱由检想起来了,后世天启帝被人抨击最狠的除了与客氏乱轮及不务正业外,修三大殿也是天启穷奢极欲的一大罪名,甚至有人拿天启修三大殿和慈禧老妖婆挪用北洋军费修颐和园相提并论。

    可实际上天启修三大殿的目的绝对不是用来给自己享受的,所谓三大殿,便是奉天殿、中极殿、建极殿,是皇帝行使权力或者举行盛典时用的宫殿。

    换言之,三大殿便是皇权和国家的象征,修得再好,皇帝也不在里边吃饭睡觉,也享受

(收藏快快读书网m.kkdshu.com免费看小说)
上一章 目录 未完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