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章 返回书页 下一页
    朝会结束之后,朱由检旗开得胜兴奋难耐,并没有第一时间返回寝宫,而是兴致盎然地在王体乾的带领下,游览整个紫禁城。

    说来有些丢人,朱由检在现代时,没有钱也没有闲,竟连大名鼎鼎的故宫都没游览过。

    不过这样也好,至少今天他第一次游览紫禁城时,还保持着新鲜感,看到什么美景都感到心旷神怡。

    而且想到整个紫禁城都是属于他的,心情那就更加美妙了。

    不知不觉,朱由检一行来到一座小山坡前,远远看去,朱由检朦朦胧胧中竟有几分熟悉,不由脱口问道:“此山何名?”

    王体乾如数家珍般娓娓道来:“回禀陛下,此山在三百年前的元代,只是个小山丘,名‘青山’。我朝兴建紫禁城时,曾在此堆放煤炭,故有‘煤山’俗称。永乐朝时,将开挖护城河的泥土堆积于此,砌成一座高大的土山,叫‘万岁山’,又称大内的‘镇山’。”

    朱由检摇了摇头道:“‘煤山’不吉利,‘万岁山’犯忌讳,‘镇山’太霸道,我看此山景色宜人,四季常青,不如就叫‘景山’吧。”

    王体乾奉承道:“陛下英明,臣回去必晓喻宦官、宫女,以后就称此山为‘景山’了。”

    朱由检颔首不语,其实王体乾没有介绍前,他就猜测眼前这座小山坡便是日后自挂东南枝的煤山了。

    遥想他在现代时梦见的那道吊在老歪脖子树上的凄凉身影,朱由检刚下朝时的意气风发已经无影无踪,取而代之的便是夹杂着一丝恐惧的凝重。

    “还有十七年,我还有十七年来改变这悲惨的命运!”朱由检握着拳头,提醒自己任何时候不能得意忘形,要抓紧时间,把握一切机会,改变自己的命运,亦改变大明的命运。

    “陛下想上山看看吗?此时正值盛夏,煤……景山上的景色还是不错的。”王体乾没有察觉到朱由检的异常,兴致勃勃的道。

    “不必了,回寝宫吧。”心情沉重的朱由检已经没了半点游兴,只想早点回宫,思考到底要怎么做,才能避免日后自挂东南枝的命运。

    ……

    通过这些天的观察,朱由检已经可以确认一件事,所谓的东林党、阉党,其实并不像后人想象的那般庞大,毕竟此时之中国还没有成熟的政党,东林党、阉党别说跟组织严密的红党相提并论,连贪腐如家常便饭的青天白日党都远远不如。

    所谓东林党,不过是魏忠贤、崔呈秀之流为了对付政见不合者,将他们打上东林党的标签,令得天启厌恶他们,进而将他们或杀或逐。

    所谓阉党,同样不是一开始就成为阉党的,天启朝党争最激烈时,东林党人左光斗当众放话曰:“若非同道,即为仇敌!”

    这话实在是太脑残太拉仇恨了,当此其时,东林党一党独大,传统的以地域区分势力的楚党、浙党、秦党、晋党、昆党全都被吓坏了,为了抱团求存,他们纷纷聚集于魏忠贤旗下,借助阉党势力,才能和东林党分庭抗礼。

    最后阉党在天启这位拉偏架的裁判支持下,战而胜之,于天启中后期,几乎将所有东林党人逐出朝堂。

    朱由检认为,内阁首辅黄立极,阁臣施凤来、张瑞图、李国普等人,并不是唯魏忠贤之命是从的阉党,而是和魏忠贤合作的同盟。

    可历史上的崇祯却一股脑儿把他们定为阉党,然后将他们驱逐出朝堂,请出东林大佬韩爌担任内阁首辅,并让东林党人占据朝堂大多数席位,形成“众正盈朝”之势。

    然后在东林党人的忽悠下,崇祯为了一个“仁君”的虚名,废弃矿监税、工商税、海贸税,以致于国库空虚,不得不对农民加田税加三饷,导致民变愈演愈烈,最后沦为亡国之君。

    “决不能让东林党上位,黄立极、施凤来等阁臣虽非名臣,节操也不怎么样,但他们至少能服从朕的命令,愿意为国家效力,朕必须支持他们,让他们把位置给占住了。”

    朱由检当然知道,在明末这个比烂的时代里,东林党的道德品质是远比阉党高洁的,但东林党罪大恶极的一点便是治国无能,大用他们,自挂东南枝就指日可待了。

    而所谓阉党的文官们,道德品质比东林党差多了,李闯打进北京城,最先投靠李闯的便是阉党的文官们。

    但是阉党文官虽烂,好歹他们还能有效地治理国家呀,所以朱由检很快就做出决断,所谓使功不如使过,黄立极、施凤来等阁臣都是有污点的大臣,他们被东林党打为阉党,想必心中肯定是惴惴不安的,深怕东林党上位之后对他们反攻倒算。

    如此一来,他们只能团结在朱由检周围,牢牢抱住朱由检的金大腿,才能保住一家老小的身家性命,甚至继续掌握朝政大权。

    而朱由检有了黄立极、施凤来等阁臣的支持,便可假借他们的名义行改革之实,建工厂,兴教育,强科技,练新军,收商税,开海贸,摊丁入亩,官绅一体纳粮……,一步一步,把大明朝从深渊里拉回来,并走上工业革命之路,与当时正处于航海大时代的西方白畜们争锋。

   

(收藏快快读书网m.kkdshu.com免费看小说)
上一章 目录 未完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