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章 返回书页 下一页
    天启七年,八月十一日。

    历经三天的浑浑噩噩,朱尤简终于接受现实,自己当真穿越了时空,成为史上最为人同情的皇帝,也是史上第一倒霉的皇帝——朱由检。

    遥想三天之前,朱尤简一朝穿越为朱由检,内心无疑是崩溃的。

    穿成谁不好啊?怎么偏偏就穿了朱由检!

    哪怕是穿成绿帽王李自成,杀人王张献忠,那也比倒霉鬼朱由检强多了!

    朱由检到底有多倒霉?

    且不说内有史上规模最大的农民起义之患,外有辽东后金崛起威胁边疆,单单是从他登基之日起便没完没了的天灾,就足可称其为衰神了。

    看看史书上有文字记载的天灾吧!

    崇祯元年七月壬午,杭、嘉、绍三府海啸,坏民居数万间,溺数万人,海宁、萧山尤甚;夏,畿辅旱,赤地千里;九月丁卯,京师地震。

    崇祯二年十一月庚子,火药局灾;陕西大旱,流民揭竿而起。

    崇祯三年三月戊戌,火药局灾。八月癸酉,头道关灾,火器轰击无余;九月戊戌,南京地震;山东大水。

    崇祯四年五月,襄垣雨雹,大如伏牛盈丈,小如拳,毙人畜甚众;六月丙申,大雨雹;六月,山东大水;六月乙丑,临洮、巩昌地震,坏庐舍,损民畜。

    崇祯五年四月丁酉,南京、四川地震;六月壬申,大雨,河决孟津口,横浸数百里;八月,又雨,冲损庆陵;九月,顺天二十七县霪雨害稼;杭、嘉、湖三府自八月至十月七旬不雨;十月丁卯,山西地震。十一月甲寅,云南地震;淮、扬诸府饥,流殍载道。

    崇祯六年……

    崇祯七年……

    一直到朱由检自挂东南枝为大明王朝殉葬的崇祯十七年,每年不是北方有大旱,就是南方发大水,期间还夹杂着各种地震、冰雹、海啸、台风……

    这些天灾,不说放在王朝统治行将崩坏的明末,就是放在中国历史上最为繁盛的朝代,也足以给统治者带来伤筋动骨的重创,一着不慎,强如强汉盛唐都有倾覆之危。

    除了天灾,还有人祸,朱家天下绵延至今两百余年,土地兼并实已达到封建王朝的巅峰。

    时至今日,国朝明面上有户口6000万人,然而加上各种隐户、黑户、奴婢,人口实际数量当在1.5亿-2亿之间。

    将近两亿人口,相比国朝开国之初自然是暴涨了好几倍,但土地面积却少了好几百万平方公里。

    永乐初年,大明丢了土地肥美的关西、河套;宣德三年,大明又在文臣的忽悠下,把稻谷可一年三熟的交趾给放弃了;天启二年,广宁大战我大明被后金所败,退守山海关,东北全境丢失殆尽。

    人口暴涨土地锐减,大明人均耕地数量自然少得可怜,再加上从不缴税的皇亲国戚、官僚士绅,所有赋税徭役都压在升斗小民身上,“贫者无立锥之地,富者阡陌连田”,这在当时绝不是夸张的形容词,而是毋庸置疑的事实。

    时至今日,大明犹如癌症病人晚期,别说是根本没有接受过帝王术教育,长于深宫妇人之手的朱由检,就算把历史上公认为千古一帝的秦始皇、汉武帝、唐太宗搁到这来,也很难力挽狂澜。

    朱尤简也是有鉴于我大明的积重难返,这才分外拒绝成为朱由检,始终不肯接受现实。

    然而就在这浑浑噩噩的三天里,朱尤简总是想起他前世几十年来一直做的怪梦。

    在梦里少年锦时的他在兄嫂护荫下衣食无忧逍遥自在,直到兄长一朝驾崩,少年从兄长手里接过万里江山,从此宵衣旰食,朝乾夕惕,20余岁便白了少年头,皱纹如沟壑纵横。

    可即使兢兢业业勤政十七年,少年熬成了中年,却依然无法挽回王朝崩灭、家破人亡的命运,梦中画面最后定格在一棵生长在煤山的歪脖老树上。

    多少次午夜梦回,多少次一觉醒来泪水打湿了枕巾……

    至此,朱尤简总算是明白了一件事:他朱尤简,和朱由检之间,许是前世今生的关系。

    “也罢!从今往后,我朱尤简便是朱由检,祖宗留下的万里江山,我自一力承担!”

    ……

    “来人,给孤更衣,孤要用膳!”

    想起了身上承担的万钧江山,朱尤简……嗯,从现在开始叫朱由检了,朱由检一改三日来的无精打采、浑浑噩噩,眼露精光,朗声向门外守护的侍女吩咐道。

    “吱呀!”

    这时,房门传来了响声,然后一阵急冲冲的脚步声伴着香风闯了进来。

    “殿下,你终于肯进膳了么?我叫膳房煮了一锅燕窝莲子粥,还热着呢。”随着一道关怀中夹杂着惊喜的声音传来,一位美丽端庄的宫装女子跃入朱由检的眼帘。

    此女正是朱由检的结发妻子,今日的信王妃,异日的周皇后。

    信王妃年方十七,与朱由检同岁,长相大方美丽,仪容得体,皮肤洁白如玉,堪称国色。

    《崇祯宫词》记载她:皇后颜如玉,不事涂泽;

(收藏快快读书网m.kkdshu.com免费看小说)
上一章 目录 未完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