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章 返回书页 下一页
    虽然林丹汗无法置信,可号称天下无敌的蒙古骑兵被明军骑兵爆锤却是实实在在,正在眼前发生着的事实。

    所有鞑子都想不到,这个世界上竟然有如此犀利的骑兵,在个人武力和兵力悬殊的情况下,竟然还能以弱胜强,且还是以碾压的态势,将蒙古骑兵锤爆,这实在太不可思议了!

    仅仅是第一次接触而已,七千鞑子就损失了近一千五百骑,明军的胸甲骑兵如同摧枯拉朽一般,将鞑子撞得七零八落。

    须知道,蒙古骑兵在过去的四百多年间,可是一直以无敌天下著称的,即使是蒸蒸日上的建奴,也是拉拢了蒙古的科尔沁部,这才得以和林丹汗的对抗中,取得压倒性的优势。

    可如今,骑兵实力向来孱弱的明人,居然也能在原野之上正面压倒蒙古骑兵,这让蒙古骑兵的信心和骄傲,瞬间崩塌!

    ……

    辛乡堡城头,几乎所有人都沉浸在胸甲骑兵爆锤蒙古骑兵的暴力美学画面中,无法自拔。

    唯有孙承宗这个在武事上浸淫了半辈子的老行家感慨万分的道:“陛下,若是胸甲骑兵可以在明军中推广,我大明从此再无惧草原人矣!”

    “嗯。”朱由检点点头道:“胸甲骑兵虽非我大明独有,但纵观东方世界,确实唯我大明才有条件装备,实乃对付草原异族的一大利器。”

    胸甲骑兵起始于十六世纪,直到第一次世界大战机关枪的横空出世才让胸甲骑兵不得不退出历史舞台,在战场上辉煌了三四百年。

    孙承宗还想再问问胸甲骑兵的情况,但朱由检此时却无暇多说,对传令兵道:“传令四千骑兵,跟上勇卫营,追杀鞑子,扩大战果,争取把林丹汗留下来。”

    战场之上,战机往往转瞬即逝,既然胸甲骑兵已经将鞑子骑兵锤开了一个巨大的缺口,那么后面的四千骑兵也不能一直作壁上观,错失彻底歼灭敌人的良机。

    命令很快传达到战场上,明军骑兵统领当即高举指挥刀,大吼道:“全军冲锋,杀光鞑子,活捉林丹汗!”

    “杀光鞑子,活捉林丹汗!”在胸甲骑兵的激励下,后面的四千骑兵亦高声呐喊起来,追随着勇卫营开辟的道路,席卷而来。

    ……

    勇卫营的胸甲骑兵们,在对冲之前尚有几分疑虑,认为他们才训练了半年时间,未必是蒙古骑兵的对手。

    可直接交手之后才发现,所谓无敌天下的蒙古骑兵,只是纸糊的老虎而已,一戳就破!

    到了此时此刻,勇卫营的胸甲骑兵们已经完全打出信心来了,他们无需使出多么高深莫测的刀法,只是保持密集的阵型,将眼前的鞑子一一斩落马下就行了。

    胸甲骑兵一往无前,狂飙突进,在他们的后方,鞑子残尸七零八落,鲜血将整片大地染红了,甚至出现了由上至下流淌的溪流,最终在一些低洼地里汇聚成了一潭潭的血河。

    在他们的前方,昔日口口相传,曾经吊打整个世界的蒙古骑兵,已经失去了往昔的光彩,在势不可挡的胸甲骑兵面前,瑟瑟发抖。

    他们不明白,在对冲之前,他们明明是明军骑兵的七倍,可是发生接触的时候,为什么自己身边的同伴越来越少,而对面的明军骑兵却如此之多。

    当一个鞑子凭借着高超的骑术连续躲开明军骑兵的马刀,最后依然被第四个迎面而来的明军骑兵一刀枭首。

    当他的首级飞上天空的时候,可以看到他眼中仍然保留了不可置信的神色,他至死也不明白,明明自己这边人更多,自己为什么会落到以寡敌众的境地!

    这个鞑子骑兵的遭遇,并非单独存在的孤例,而是战场上极为普遍的情况,在跟明军骑兵交手的时候,几乎所有鞑子骑兵皆惊骇欲绝地发现,自己竟然在以寡敌众。

    而这,正是胸甲骑兵的可怕之处!

    拿破仑战争时期的英国名将威灵顿曾说:“我们的一个骑兵中队可以抵得过法国的两个,但四个中队便不及他们的四个,数量越多越比不上。”

    当时英国骑兵向来以马匹精良和个人技艺高超闻名欧洲,但上升到一定规模层级反而不如法军的胸甲骑兵,这正源于双方骑兵控制力的差距。

    当时的法军的胸甲骑兵,整个队列被大量的军官和士官牢牢控制,分为前排指挥、中队主体和队列官行列三个部分。中队主体的四个部分又各有军官控制前排,两翼还有各自的士官保证侧翼的控制。以阵型为笼,以军官、士官为锁,有效防止了作战中士兵的涣散和逃逸。

    勇卫营的胸甲骑兵建制,大抵照搬法国胸甲骑兵的编制,以大量军官、士官充塞在骑兵队伍中,是以在和蒙古骑兵的对冲中,勇卫营始终能保持严密的阵型和局部人数上的优势。

    诚然,鞑子骑兵人数更多,兵力七倍倍杀明军,但是对面的明军骑兵队形非常的密集,几乎是肩并肩冲上来的,而鞑子一方的骑兵之间的间隔却是非常的宽,而且前后脱节未能形成波浪式的冲击,于是便导致鞑子骑兵冲上去的时候,陷入了短时间内以寡敌众的情况。

   

(收藏快快读书网m.kkdshu.com免费看小说)
上一章 目录 未完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