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章 返回书页 下一页
    周六下午。

    高二8班。

    各科老师都留了些作业,而开学不过一周,数理化的作业都很简单,语文与英语的量则很少。

    理科的那些试卷题目,温晓光基本一边打瞌睡,一边就用笔勾划完了。

    你永远也不知道真正的学神是怎么做题的,

    这么说吧,在做题目时,

    学渣:查公式

    学霸:记公式

    学神:推公式。

    最后一个更厉害,

    学沫:造公式。

    对他们来说没有解不出来的题,如果有,那就创造一个公式解出来。

    倒是杨时中老爷子倒是布置了一个有意思的作业,放假了嘛,他让学生们别他么光看电视,可以去看一看书。

    按照套路来说,这种作业就相当于没有布置。

    即使让上交一篇读后感,那也不过是抄一篇了事。

    无数个语文老师布置过这样的作业,看一本书,写一点读后感,但鲜有学生去对待这类作业。

    这一周,杨时中推荐的是沈从文的《边城》,这当然没什么问题,当年某刊将20世纪的中文作了排行,第一名是鲁迅的《呐喊》,他老人家赫赫有名,自是没什么意外。

    而排在第二的,便是《边城》。

    温晓光把考研真题的事弄上了网,这时候需要的就是等待,如果他真的17岁,必然毛毛躁躁,坐立不安。

    有些兴奋,也会有些紧张。

    因为谁也不知道到底会有多少人会最后付钱。

    但长大了不少的他知道,该动的时候要果断,熬夜也要把事情尽快完成,

    该静的时候也得静,该稳的时候更不能乱,谁也不是天生都处变不惊,职业杀手第一次见血也会捂嘴嘤嘤嘤。

    如果这么点小事就心绪不稳,想来以后稍遇变故便慌的自己是谁都不知道了。

    这种时候,磨磨性子,在这个下午把一本书看进去,这也是一种财富。

    从某种程度上来说,是比350块更值钱的财富。

    至于那些议论里的贫困,更是无关的吵闹。

    于是下午,他到杨老师那里把这本书借了过来。

    他不喜欢把书都对方在桌上,如果不够放,直接就用纸垫一下,放在后面靠墙的地上。

    桌子本来就不大,一本书,两条胳膊差不多了。

    边城所讲是30年代的川湘交界的边城小镇中的故事,描绘了当地特有的风土人情,并借船家少女翠翠的爱情悲剧来表达一些美好与不美好。

    书中树立的少女清纯照沅水,手挽清流,身倚吊脚楼,微风略古树,举首皆龙舟,处处令人神往。

    “由四川过湖南去,靠东有一条官路。这官路将近湘西边境,到了一个地方名叫“茶峒”的小山城时,有一条小溪,溪边有一座白色小塔,塔下住了一户单独的人家。这人家只一个老人,一个女孩子,一只黄狗。”

    ……

    当他十七八岁的时候其实读不进去,那会儿白话普及不久,沈从文的文字稍有拗口,且故事也不如网络一般激荡人肾,

    不过现在读来,却更享受文字中的冲淡自然,细细咀嚼有香也有苦,

    一时看了进去,便忘了时间。

    8班的教室里,偶有声响,后排角落里的帅气少年人在阳光下安静读书的模样仿佛有种让人迷醉的香气,

    那些投射过来的少女目光,一道比一道意涵明显。

    戴唯毅甚至有些觉得不可思议,“这书很好看嘛?”

    温晓光说:“不算好看,但味道很香。”

    “很香……”他想了想,“跟炸鸡柳比呢?”

    斜眼瞅了一下他的卷子,数学填空题,这空一道那空一道的,“你是不是题都会做?”

    戴唯毅:“……”

    你没事就扎人心干什么!!

    “不会,感觉来不及了,本来晚上还想回家看火影呢,”

    温晓光说:“火影大人教你做题嘛?”

    “不是,最近疾风传出来了,鸣人长大了,特别好看。”

    哎,温晓光忽然想到一个重生的坏处,这十年,所有好看的电影、动漫、电视剧他都看过了,

    以后十年,他将没有追剧的乐趣。

    话说回来,重生一次,这也没了,那也没了,真想仰天长叹,除了知道未来经济走势,自己还剩个啥?!

    我,还,剩,个,啥?!

    算了,看书吧。

    教室前排,路永华坐班。

    自习时候当然需要班主任,每个月多发好几十块钱呢,不干活的啊?

    路老师在上面倒腾手机、批改作业,

    好几天了,他都发现了这点,

    温晓光上交的数学作业,填空题就是非常简洁的答案,数字写的都很好看,问答题自‘解’而下,没什么多余的步骤,就算有些难一点

(收藏快快读书网m.kkdshu.com免费看小说)
上一章 目录 未完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