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章 返回书页 下一页
    迟宴苦笑,他非常清楚师兄最厌恶的是哪种人,当年就算提到小师叔,也不会有半点好颜色,赶紧转了话题,说道“我本以为今日诸峰会问起碧湖峰的事情。”

    元骑鲸冷笑说道“掌门师弟不让问,谁人敢问?”

    迟宴有些不安说道“就算不问,总还是要给个答案。”

    元骑鲸说道“就说雷师弟在朝歌城被不老林与冥部联手偷袭,受了些伤,正在调养。”

    迟宴沉默着点了点头。

    他自然知道这并非真实情况。

    碧湖峰峰主雷破云疯了。

    当他从天光峰送到上德峰来的时候,就已经疯了。

    元骑鲸走到洞府最深处,来到井前。

    上德峰顶距离地面不知几千丈,就算山壁里蕴着些水,也不可能抽起。

    这里居然有口井,真是极怪异的事情。

    井口很黑,不知道究竟有多深。

    整座青山宗,只有真正的大人物们才知道,这口深井直接通往地底的剑狱。

    那座剑狱里关押着谁都不愿意面对的妖魔,还有那些背叛者。

    一道极其凄厉的声音从黑暗的井底响了起来。

    声音起处应该极为遥远,听着有些含混,但其间隐藏着的怨毒与疯狂之意却是无比清楚。

    “就算没有一,那二呢!”

    那喊声幽怨至极,如鬼泣一般,令闻者心生畏怯。

    迟宴晋入游野境界多年,可称剑仙,但听着这道喊声,脸色依然变得有些苍白。

    也可能是因为,不久之前剑狱最深处的这个疯子,还是青山宗地位极高的碧湖峰峰主?

    他问道“到底该怎么办?总不能一直把雷师叔关着,他总是喊着那句话,也不明白是何意思,如何去查?”

    “为什么不能一直关着?不管他为什么会发疯,也不管他当时出手的时候是不是真的疯了,但敢对掌门不敬,便有被关的道理。”

    元骑鲸看着井底,听着那道凄厉的喊声,脸色很难看。

    “没有一,二呢!”

    “没有一,二呢!”

    迟宴听不懂这句话。

    整座青山宗都没有几个人能听懂这句话。

    他听得懂。

    他甚至知道,可能就是因为这句话,雷破云才会发疯。

    可如果是掌门让他发疯,为何不干脆让他去死?死人才永远不会说话,不管是真话还是疯话。

    掌门为什么还要把他送到上德峰?难道真是因为上天有好生之德?还是……

    你想用这个疯子来试探我什么?

    ……

    ……

    井九摸了摸微微发热的手镯,走进了那座幽静的小楼。

    这座小楼在南松亭后,由山路行七里,忽然出现在眼前,仿佛一道屏障,隔绝了两个世界。

    他知道手镯为何会发热,因为它前几代主人的画像,如今便在这座小楼里。

    这座小楼供奉着青山宗历代掌门以及重要人物的画像。

    两忘峰代表青山宗对外征战,是抛洒热血最多的一座山峰,历代峰主自然有资格被称为重要人物。

    不过修道者寿数绵长,就算两忘峰主大部分的结局都是战死,小楼里拢共也只有七幅画像。

    依照手镯的意愿,井九把那七幅画像都看了遍,至于更显眼处的那些历代祖师像,他却没有去看。

    长廊走到最后,他停在了一幅画像前,那幅画像看着还有些新,应该挂上去没有什么年头。

    是景阳真人的画像。

    井九静静看着画像里那张似真如幻的脸,看了很长时间,说道“我都快忘了你长什么样。”

    走出小楼,便离开了凡世,来到了青山宗内门。

    井九抬头望去,只见青山诸峰皆隐,只剩下九座山峰立在天穹之下。

    云层在峰间并不流动,静悬如伞亦如盖,最薄处仿佛一张纸,景物美丽至极。

    吕师在楼外等着他,见他若有所思的模样,不由微笑,心想终于看见这少年有些反应了。

    然后他想起自己当年初入内门见到九峰时,也是如此怔然,不禁心生感慨。

    这些年他始终无法进入游野境,寿元有限,前景无明,只好离开九峰去外门做了个授业仙师。

    若不是机缘巧合听到那段话,在云集镇周边耐心寻找,终于在那个小山村里看到柳十岁和井九,或者他今后的生命便会一直在南松亭里度过。哪会像现在,他因为立下功劳被赐上等丹药,更能回到上德峰继续修行,说不得还真有突破游野境的那天。

    “井师弟,你在想什么?”吕师微笑说道。

    只要进入内门,便会以师兄弟相称,因为都是第三代弟子,至于具体师承,则是承剑大会之后的事情,当然,你也需要被某座峰上的师长看中才行。

    吕师出身上德峰,自然希望井九以后能够去上德峰修行。

    井九说道

(收藏快快读书网m.kkdshu.com免费看小说)
上一章 目录 未完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