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章 返回书页 下一页
    书房,

    王轲重新换了身正装,这是必须要做的。

    正常医院里的白大褂可能一开始是为了追求整洁干净的需要,其实久而久之的,也就形成了一种医生和病患双方之间的依赖纽带,病患看见穿白大褂的医生,往往能感觉到一种心安。

    否则你去看病时,看见给自己看病的医生烫着杀马特黄毛,破洞牛仔裤,打着耳钉,你还能放心让他给自己瞧病么?

    心理医生则是更需要注重这些细节,他们对自己客户的治疗,往往是从和客户见的第一面时就开始了。

    半张脸坐在先前府君坐过的位置上,翘着腿,手里把玩着王轲放在办公桌上的钢笔。

    王轲坐下来后,伸手扶了扶自己的镜框,开口道:

    “我们开始吧,能说说您最近遇到的问题么?”

    “我有点迷茫。”

    呵呵,最近迷茫的人,有点多啊……

    “能具体地说说么,哪方面的迷茫?”

    “就是不知道自己该去做什么,明天,后天,大后天,那时的我应该做什么,我这里是一点感觉都没有。”

    “你孤单么?”

    “我觉得,我应该早就习惯孤单了。”

    “很多人都会这般觉得,事实上,这只不过是他们给自己进行的自我催眠。”

    “是么?”

    “大部分情况,是这样子的,而且这种情况,在一些服刑犯人身上出现得更多一些。

    因为一直被圈定在小范围的区域里,无论是物理空间上的活动范围还是对外资讯上的活动范围都被极大的压缩过了;

    这是正常人很难承受的压抑感,但理性又告诉他们,短时间内,他们是没办法脱离这种现状的,所以,感性上,就开始进行自我催眠。

    这其实是一种身心上对自己的自我保护措施,要知道,人,其实是这个世界上适应能力最强的一个物种。”

    “服刑犯?你能看出来,我被关了很久?”

    半张脸饶有兴趣地问道。

    “我曾接触过不少在押服刑人员以及刑满释放后的人员,他们的一些特征,在你身上,我得到了相似的反馈。”

    “他们的情况,都和我一样么?”

    “在服刑人员,往往会表现出一种极强的不适应性,情绪往往会变得极为敏感,而服刑结束的人员,他们在花费了很长时间终于形成了一种能够在监狱里生活下去的模式和自我保护机制后,忽然又离开了那个环境,自然而然地会对社会生活造成一种自我内心的极大不确定性,也就是,您口中所说的迷茫。”

    “哦。”

    “您看过《肖申克的救赎》么,里面的老布在出狱后,于小旅馆里,选择了自杀,这是一种对外界‘池塘’极为不习惯的和排斥的极端表达。

    当然了,您大可不必在意这个问题,毕竟老布在监狱里待了五十年,可以说,监狱的生活,已经算是他的绝大部分人生了。

    他不认为自己一直生活在监狱里,反而,出狱,对于他来说,才算是一种真正的——入狱。”

    王轲下意识地去找自己的钢笔,却发现在半张脸的手上,王轲只能拿起桌上的一支圆珠笔,问道:

    “请问,您的监禁生活,持续了多久?”

    “具体的,记不得太清楚了,一两千年吧。”

    “………”王轲。

    “怎么了?”

    “没怎么,还真有点长。”

    “还行吧,正如你先前所说的那样,可能当我已经习惯了之后,就不觉得那阵子到底有多痛苦了。”

    王轲拿出纸巾,轻轻地擦了擦自己额角上的汗。

    “抱歉,我开一下空调,夏天还是太热了。”

    王轲起身去开了空调,然后又走出去,倒了两杯茶进来,一杯递给了半张脸。

    “所以,您现在是想解决这种迷茫的状态,是么?”

    半张脸摇摇头,“迷茫不迷茫什么的,我真的不是很在意,或者说,其实我对接下来到底该怎么活,也没什么好紧张的。”

    “嗯?”

    “这几千年来,我一直在思考一个问题,那就是,我为什么会存在。”

    “这更像是哲学上的问题。”

    “不是,有些人思考这个,是无病呻y,但我不同,我是真的切身实地地感受到了。”

    “我洗耳恭听。”

    “你是怎么出生的?”半张脸问王轲。

    “你是父母所生的,对吧,你的父母也会一直陪伴着你…………”

    “我是个孤儿。”

    “哦,按照礼貌的话,我现在是不是应该对你说声抱歉。”

    “是的。”

    “那不客气。”

    “谢谢。”

    “大部分人,这辈子,只遵循一条线生活着的,但也有一些特例,比如我,我是两条线,而且后者比前者,要重得多得多。

    当我慢慢

(收藏快快读书网m.kkdshu.com免费看小说)
上一章 目录 未完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