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章 返回书页 下一页
    绑架的事情,甘霸也做得熟门熟路了,如今也是专业的。

    只是这回绑腾溪阁的张庆,却还是有一些意外,那就是张庆进出都一直带着小厮,虽然算得什么高手护卫,却也很是麻烦,因为来去带着的小厮还不止一个,至少三四个之多。

    倒也并非甘霸打不过他们,而是这张庆身份不一般,若是真这么强抢了去,田况必然立马就能收到消息,做出许多应对。

    而今对于田况来说,甘正没有去上班。若是接着张庆又被人强绑去了,他便是再傻也知道有人在调查某些事情。

    田况都不用猜,也知道动手的人是甘奇。

    所以甘霸并未下手,而是又回来找甘奇定夺。

    绑架的事情,甘奇做过两次,一次是绑半夜喝醉了的文德彰,那直接就是绑架杀人,如今这桩悬案依旧还在开封府挂着。

    还有一个就是绑甘正,这两个人都比较好下手,哪怕是文德彰,毫无防备,常常喝酒喝到半夜。

    而今这个张庆,就有些麻烦了,并不多出门,要么在店里,要么回家,或者出去见一些什么人,身边一直带着几个小厮。这汴梁城内,实在不好下手。

    甘奇也为难起来,此时却并不急着让甘霸动手,而是先出去见皇城司的押官李明。

    有些事情,得与李明见面之后,再来做决定。

    不过倒是也吩咐了甘霸一些事情,那就是去打探一下张庆的家庭情况。

    甘奇已然完全把规则抛诸脑后,如今就是要放手一搏。

    甘奇这般的行事方法,与这大宋朝是有些格格不入的,这种事情,若是放在春秋战国,汉唐的某些时代,很是正常。那时候的政治争夺,就是刺刀见红的,说要动手,那就要杀人全家。

    这种故事,在史书里太多太多。

    但是到得这大宋朝,朝廷的政治斗争,已经慢慢进入了一个规则里面,再如何尔虞我诈,陷害也好,黑手也罢,都是打嘴仗,再也不见真正拔刀相向的场景了。哪怕是皇位争夺这种最惨烈的竞争,也没有真正刺刀见红的。

    宋朝,真正纯粹的文人掌权了,连政治生态都发生了变化。与历史上任何朝代都不一样了。甚至上到皇位争夺,下到官场倾轧,都不死人了。

    当然,这对所有的官员来说也是有好处的,这也是所有文人官员乐见其成的,也是大家的共识。为什么会有这样的共识呢?因为谁也不想因为官场倾轧与政治争夺而丢命。当官的人,谁又知道自己的未来呢?谁又能保证自己一辈子不犯错?一辈子不站错队?

    所以不杀士大夫这种共识,是受到拥护的。大家争也这么争,夺也这么夺,大家互相“说好”,谁也别要谁的命,我输了,最多让我不当官了回家去,你好我好大家好。

    甘奇似乎跳脱了这个范畴之内,提头搏命之时,就得豁得出去,只看结果,不看过程,不与那些人玩文人的游戏套路。

    甘奇,似乎成了这大宋文人中的一直饿狼猛虎,成了大宋官场的另类,绑架杀人,毫不手软。

    李明与甘奇见面了,听得甘奇说的一些话语,震惊非常。

    今日可不是甘奇单独见李明,陪坐的还有一人,那就是京畿天武军将领庞敢。就是那个随着狄青出征的京畿禁军庞敢,他是甘奇故意叫来的。

    因为庞敢曾经在甘奇口中听到了一些事情,听到了韩琦这个名字,如今庞敢也就上了甘奇这条船,下不去了。对于庞敢而言,韩琦说他破家灭门的仇人。

    庞敢与李明,两人关系也不一般,两人昔日是同僚,武将世家,打小就互相熟识,一起从军中混起来的。甘奇还是通过李明认识的庞敢,球赛之事。

    三人落座,听着甘奇一个人说。甘奇是要李明帮他做一件大事。

    李明听得是心虚不已,要做是事情超出了他的认知范围。庞敢却一直在旁边说服着李明。

    李明心有忧虑,说道“甘先生,庞兄,此事……事关重大,事关前途啊……若是不成,我这官就当到头了,那可是枢密院相公啊……”

    甘奇直接一语“对,那是枢密院相公,你可真正想过自己将来的前途?此事若是办成,官家往后必然把你倚为心腹,来日说不定你也能弄个枢密副使当当。若是一辈子就在这皇城司里混,一辈子也就是个六品。”

    李明答道“甘先生,在下知晓一些圣心,但是……但是真若动手做了此事,怕是连韩相公也得罪了,往后……”

    “韩相公?李押官,官家为何设了这皇城司?如今皇城司又是什么职责?皇城司又是对何人负责的?”甘奇问得一语。

    “甘先生,皇城司自然是对官家负责的,我等皇城司,也皆是皇家之亲信。但是如今文官势大,满朝文武,皆要仰仗文人鼻息……唉……”李明还是心中害怕,因为这大宋朝,文人是惹不起的。

    庞敢说得一语“李明,你如今怎么就这么怂呢?”

    “非是我怂,昔日你我之父,为了咱们能在军中混个职位,花费了多少心思?求了多少

(收藏快快读书网m.kkdshu.com免费看小说)
上一章 目录 未完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