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章 返回书页 下一页
    “毒药?”乔安越听越觉得不对劲,慎重的问外公,“毒药的种类多不胜数,您指的是哪一种?”

    “毒性越剧烈越好,最好是那种……人一喝下去,立刻就会死的毒药……”泰尔老头幽幽答道。

    乔安心头那丝不祥的预感越强烈,故作镇定的摇了摇头:“外公,我可不会调配那样剧烈的毒药,你好好休息,别胡思乱想。”

    “不,我的孩子,你在撒谎!”泰尔老头突然激动起来,嘶哑着吼道:“乔安,现在只有你能帮我摆脱这毫无意义的,纯粹的痛苦……这很简单,只需要小小一瓶毒药!”

    “不,您不能——”乔安试图安慰情绪激动的外公,却被他打断话茬。

    “是啊,我不能……如果我还有足够的力气自行结束生命,又何必求人帮忙。”老头惨笑着摇了摇头,“瞧我活了一大把年纪,临到末了连条狗都不如,多可悲啊。”

    “外公,不是那样的……”乔安哽咽得说不下去了。他这辈子最不擅长的就是安慰人,更何况需要安慰的是他在这个世界上唯一的亲人。

    “好孩子,别难过,都是我的错,我的错……”看到外孙焦急落泪,泰尔老头面露不忍,怅然呢喃,“乔安……你说,人活着是为了什么?”

    乔安擦擦红肿的眼睛,竭力开动脑筋想为外公提供一个合情合理的答案,尽管这个问题真的很难。

    “人活着,或许是为了追求幸福吧。”

    “很好,人活着是为了追求幸福是吧?”

    “那你看看我,看看我现在的样子,难道还有什么幸福可言!”

    “我很清楚自己已经活到头了,我一点也不害怕疾病,只恨这病还不够猛烈,无法使我尽快安息,只能躺在床上无休止的苟延残喘,忍受无聊与痛苦,别说幸福,就连做人的最后一点尊严都被剥夺了!”

    一阵剧烈的咳嗽,打断老人愤慨地话语。

    不堪重负的胸膛急剧起伏,仿佛一具行将破裂的风箱,出上气不接下气的嘶嘶声。

    乔安只是听到这艰难的喘息声,就不得不承认外公如今的处境当真是生不如死。

    泰尔老头平复了一下呼吸,握着外孙的手,皱纹堆叠的眼角微微湿润,满脸恳切。

    “乔安,我的孩子,如果你真的爱我,就让我痛痛快快的一死了之……摆脱病痛的折磨,对我来说就是这辈子最后的幸福了。”

    泪水模糊了乔安的眼睛,尽管他的理智完全认同外公的抉择,情感层面却接受不了,只能以苍白的语言做出无力的劝慰。

    “外公,您可不能这么想,只要活着就还有希望,您一定会好起来的……”

    泰尔老头苦笑着摇摇头,嗓音凄凉却又透出一丝看破红尘的淡然。

    “我老了,孩子,要杀死我的不只是病痛,还有衰老……病或许有得治,人寿却由天定,再怎么不甘心也没用。”

    “孩子,总有一天你也会衰老,也会抱病不起,也会变得像我这样每多活一分钟就会多遭一分钟的罪。”

    “到那时候,你也会渴望把结束生命的主动权,掌握在自己手里,带着最后一丝尊严合眼……”

    “我的孩子,你现在理解不了这些,因为你还太年轻。”

    “乔安,当我也像你这么年轻的时候,我梦想成为一位盖世英雄,我甚至无数次幻想过自己的死期,设想自己为正义事业慷慨就义,死得无比光荣。”

    “然而我老了,真的老了,不再奢望死的像个英雄,事实上我所乞求的只是不要死得太难看,像条衰狗……”

    “乔安,外公这辈子只求你这一回,现在只有你能帮我实现这个最后的心愿了……”

    泰尔老头说到末了,也禁不住哽咽起来,每一句乞求都浸透苦楚,使乔安既心疼又为难。

    设身处地想想,假如此刻躺在病床上的人是他自己,明知道已经没有康复的希望,那还真不如服用毒药结束自己的生命,免得在病榻上苟延残喘白白受罪。

    然而同样的事情放在自己唯一的亲人身上,乔安就不忍屈从于理性的判断。

    哪怕外公的病已经治不好,哪怕他多活一分钟就要多受一分钟的折磨,乔安还是宁愿他维持现状,直到他老人家寿终正寝。

    这种想法诚然符合人之常情,然而深究下去却又是那样的无情。

    勉强一位病入膏肓的老人多活几天,对他本人能有什么好处?

    说到底只不过是满足自己对亲人的留恋,通过照顾病危的外公证明自己已经尽到孝心,从而减轻内心的负疚感,并且在外人心目中博得一个“孝顺”的美名。

    是的,乔安不得不承认,自己不愿为外公调配毒药,违背外公的意愿,强行剥夺他结束自己生命的权利,其实根本不是为了外公好,只是在满足自己的虚荣心,以亲情为名行卑劣自私之事。

    然而那又如何?

    是人都有人性,人性总有软弱的一面。

    乔安向来觉得自己足够坚强,足够理性,直到

(收藏快快读书网m.kkdshu.com免费看小说)
上一章 目录 未完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