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章 返回书页 下一页
    一张泛黄的纸张被粒子流包裹,漂浮不定,太诡异了,而后极速坠落下来!

    楚风心神剧震,这究竟有何遗秘?他居然有似曾相识之感。

    一刹那,他想到了其中的根由,明白了为什么会有熟悉感,他曾经真实的经历过相近的事。

    那是在小阴间,他离开前,曾横渡混沌进入残破宇宙,在毗邻阳间之地发现一座木城,亦曾得见一张泛黄的纸。

    那形态、那积淀的斑驳岁月气息等,都与眼前的纸太接近了,疑似同源!

    当年,在那片地带,光阴碎片飞舞,一张纸飞出来,天地崩开,若无石罐庇护,那个时候的他必然霎时解体,立崩为尘埃。

    现在回思,虽然有些久远了,但模糊的往事依旧渐渐浮现,不再那么朦胧。

    那座木城,曾留有一个人的浓重痕迹!

    一剑寒光闪耀而过,斩断天上地下,横断万古,那片木城区域有九号口中的那个人的气息与能量残余物。

    想来,泛黄的纸张自然是那个一剑横断古今的人所留!

    而今天,白衣女子风华绝代,竟攫取上苍本源,熔炼万道于一炉,凝聚出一张相似的纸片,这是何意?

    纸张都是同一个人所留吗?

    楚风震惊了,这是多么可怕而又惊人的事!

    若为真,简直不敢想象,数个纪元前留下信笺,融于天地大道碎片中,等待后来者去捕捉与阅读。

    那个人究竟要告诉后来者什么?

    这些事超出了想象,涉及到的层次太高了。

    楚风寒毛倒竖,他没有想到,早在来阳间前他就已接触到某些诡异与隐秘,只是当初理解不了。

    九号曾说,小阴间的宇宙,他所在的地球,有可能是某些人在借地重演旧事,当听到这则可怕的推测时,楚风曾经震撼与惊悚。

    现在看来,一切都有可能!

    不然的话,何以在小阴间毗邻的混沌外那残破宇宙间留下那些神异!?

    “是一个人所留的信笺吗?”楚风低语,他真的有些不敢相信。

    或许,是他的想法过于单一了。

    他仔细思忖,两张泛黄的纸如各有源头,并非出自同一人之手,那就更加的蕴意深长了。

    “有可能!”

    楚风目光灿灿,超级火眼金睛像是可以看穿虚空,透视上苍光阴,想要见证当年旧事!

    他觉得,这若非出自同一人之手,那更会惊人,古老的魂河畔沉寂岁月中,时有天帝进攻。所谓地府,古老到惊世骇俗,远非他所见到的炼狱中的轮回路那么简单,他所经历的不过是后来的支路,更还有主路,早在所谓的帝落时代前!

    还有四极浮土间,天难葬者,时光炉要焚烧谁?

    以地球演绎旧事,而那又究竟是怎样的旧事?

    ……

    一时间,楚风的心乱了,短暂的瞬间他想到了太多,无数的画面从脑海中一闪而过,像是要连成一条线,可是关键时刻,又被灰蒙蒙的雾霭所覆盖。

    雾霭中,那是灰色物质在翻腾,那是诡异的气息在涌动,这一刻他又想到“小灰灰”,当年他被灰雾侵蚀,这其中更有不可描述之厄。

    至今想来,阳间的某些超级存在还曾与灰色物质所在的异域交过手,值得他深思,应该去寻找。

    楚风心绪乱了,想到了太多,不过所有这些其实都是在电光石火间发生的。

    眼前的事实是,白衣女子化成例子流,道祖物质激荡,裹着泛黄的纸张回归了,没入早先那片地带。

    “那页泛黄的纸张上写了什么?”楚风很想知道。

    其实,当年他曾无比接近,甚至捕捉到过那神秘的信笺。

    确切的说是,他以石罐接收到了那张纸消失前的符号讯息等!

    可惜,他不能洞彻,无法在那一刻领悟到心中,境界决定了他无法破译,所有这些想来还烙印在石罐上。

    白衣女子化成的粒子流返回,显化在那里,不断轰鸣,剧震不已,那是一种能量形态的涅槃吗?

    无论如何,楚风总觉得不对劲,到了后来,那页纸张也化成了诸多符号,同那粒子流共振,显化出奇异而恐怖的异象。

    轰!

    楚风身畔,石罐发出鸣音,晶莹绚烂,流光溢彩,它竟然也跟着晃动起来,陷入在奇异的脉动中。

    他震惊的发现,当年在木城所捕获的那页纸张模糊的浮现出来了一角,隐约间他竟看到了朦胧的字迹。

    居然再现?!

    不认识,那些字体太神秘,宛若每一个字都煌煌大道,璀璨而神圣,压制了世间万物!

    不过,他却感受到了某种波动,虽然不认识那些字,但某种蕴意就通过大道的形式发出宏音,让他聆听到,并理解了。

    “上苍之上……还有……”

    什么情况?楚风震惊了,他真实听到了某种声音,宛若黄钟大吕,醍醐灌顶,冲击他的心与神。

 

(收藏快快读书网m.kkdshu.com免费看小说)
上一章 目录 未完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