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章 返回书页 下一页
    落魄山祖师堂一落成,霁色峰其余建筑就要跟上,这是题中应有之义。

    对此朱敛早有草稿,从霁色峰山脚牌坊开始,依次往上,这条中轴线上,大小建筑三十余座,既有宫观特色,也有园林风采,就连那匾额、楹联该写什么,也有细致描述,殿阁厅堂之外的余屋,尤其见功力,郑大风和魏檗也帮着出谋划策,不过最终如何,当然还是需要陈平安这位落魄山山主来做决定。

    陈平安当初从藕花福地带来的那部《营造法式》,得自南苑国京城工部库藏,陈平安极为推崇,连同北亭国境内那座仙府遗址的一大摞临摹图纸,一并送给朱敛。陈平安对于祖师堂诸多附属建筑,只有一个小要求,就是可以有一座仿造宋雨烧前辈山庄的一座山水亭,可以取名知春亭或是龙亭,除此之外,陈平安没有更多奢望。

    结果朱敛拿着那本《营造法式》之后,笑容玩味,陈平安这才记起一事,想起这是藕花福地历史上某国朝廷颁布的范书,朱敛哈哈大笑,说此书编撰,他当年确实是出过些力的,书上十之二三的建造法规,藻井、斗拱在内等规制,其实都是出自他的手笔。

    陈平安便笑问为何落魄山主峰半腰那些府邸,瞧不出半点《法式》痕迹,建造得很平庸,朱敛回答得理直气壮,当时家底薄,巧妇难为无米之炊,何况少爷住在竹楼,其余人等,有个落脚地儿就该感恩戴德,不然真要她朱敛亲手操办,要吃掉好些银子,打造得豪府大宅气派,没必要。

    如今祖师堂领衔的一众建筑,是落魄山的脸面所在,自然不在此列,必须由他朱敛亲历其为,不会交由庸碌匠人糟蹋霁色峰的风景。

    用朱敛的话说,就说没钱的时候,就该想着怎么攒钱,没钱本身就该脸红,若是再有腰缠十文振衣响的作态,更是白白给人瞧不起,可有了钱的时候,如何花钱,也要讲究些。

    陈平安觉得极有道理,不过仍是板着脸忍住笑,嘴上说着以后别再自作主张了,怎么可以委屈了自己人,岂不是寒了众将士的心。

    就连裴钱都觉得师父那会儿的言语神色,可跟真诚半点不沾边。

    裴钱还觉得老厨子随后一副恨不得以死谢罪的模样,远远不如自己水到渠成,自然而然。

    观礼的客人们,自然都已经离开落魄山,作为落魄山记名供的奉披麻宗杜文思与庞兰溪,也都乘坐自家渡船,返回骸骨滩。

    陈平安送了庞兰溪两幅草书字帖,是早年以几壶仙家酒酿,与梅釉国小县城一位年轻县尉买来的,让庞兰溪转赠他的太爷爷。

    卢白象也带着元宝元来这对姐弟,返回旧朱荧王朝边境。

    陈平安送了两位祖师堂嫡传子弟,一人一副北俱芦洲三郎庙精心铸造的兵家宝甲。

    种秋带着曹晴朗开始在莲藕福地游历四方,走完之后,就会重返落魄山,再走一走宝瓶洲。

    为曹晴朗送行的时候,陈平安除了送给这位学生,那件耗费许多神仙钱才修缮如初的春草法袍,还送了曹晴朗许多自己一路雕刻而成的竹简,以及一句话。

    “书上学理,书外做人。”

    竹楼外,学生作揖拜别先生,先生作揖还礼学生。

    隋右边已经下山,去往书简湖真境宗,哪怕顶着野修周肥身份的宗主姜尚真就在落魄山,从头到尾,隋右边也没与他聊什么。关于玉圭宗的生死恩怨,隋右边更是没有与人多提。先前在落魄山,每天深居简出,只有一次出门,就是将灰蒙山、黄湖山在内的落魄山藩属山头逛了一遍,这才心情略好一些,好像是选中了某处,有了些打算。

    陈平安原本还想要问一问那把痴心剑的下落,是与人生死厮杀,不小心打碎了,还是给人抢走了,好歹有个说法不是?

    可惜隋右边自己不开口,陈平安便没好意思问。

    魏羡带着裴钱去了莲藕福地,说是要让裴钱知道,魏羡他家里到底有没有金扁担。

    裴钱便问这位南苑国开国皇帝,若是到了皇宫,你家里没有金扁担该如何,魏羡说那就送你一根,裴钱当时瞪大眼睛,抬起双手,竖起两根大拇指,哦豁,老魏如今不愧是当了武宣郎的大官哩,豪气嘞,不如无论赌输赌赢,都送我一根金扁担吧。魏羡笑呵呵。

    身为真境宗一宗之主,本该是最为忙碌的一个,姜尚真却一直死皮赖脸待在了落魄山没走,还在主峰半山腰挑中了某座府邸,朱敛说暂时没空闲的宅子了,每一座宅子都有主人,实在不行,他就硬着头皮,专门为周供奉打造一座。姜尚真便提议干脆多建些仙家府邸,落魄山反正别的不多,就是闲置地盘多,不但是主峰半腰,空荡荡的主峰后山,也一并打造起来,灰蒙山在内,所有山主名下的山头,都别空着,所有开销,他周肥掏腰包,朱敛搓手笑着说这不是特别特别的妥当啊,姜尚真大手一挥,直接给了朱敛一大把颗谷雨钱,说这是供奉的担当,极其妥当。

    朱敛一手手掌托着谷雨钱,仔细数过,说十五颗,是单数,不如还给周供奉一颗?

    然后干站在那里,也没见什么动静。

    姜

(收藏快快读书网m.kkdshu.com免费看小说)
上一章 目录 未完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