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章 返回书页 下一页
    对云澈的追杀令又一次在东神域铺天盖地的传开,随之快速的蔓延至西神域与南神域。

    如今,三方神域无人不知道云澈成为了魔人,而且犯下了不可饶恕的滔天罪恶,并且因其身负邪神神力,若不早日诛杀,未来必会造成极大的威胁。

    一时间,太过强烈的动静,几乎在告诉着神界所有人,如今诛杀魔人云澈,是胜过其他一切的头等大事。

    至于他究竟犯下了怎样的滔天大罪……似乎并没有哪个王界提及。

    而魔帝归世,云澈救世的消息,更是一个字都没有被传出……一个字都没有。

    不仅王界,在清楚看到众王界的态度后,那些知晓真相的上位星界都不需要被提醒,全部老老实实的选择了沉默。

    因为现在能决定命运的已不再是劫渊和云澈,而是王界!

    而众王界中,追杀力度最大的是宙天神界,短短一天时间,宙天神帝亲自发出了整整六次宙天之音……破坏绯红通道时他大损精血,和沐玄音交手时被断了半只手,随后又被云澈以月挽星回重创,但他却丝毫没有要疗养的意思,不但亲自下令安排,在稍闻蛛丝马迹后,也都会亲自赶赴……似乎必须亲眼目睹云澈的灭亡才会真正安心。

    他开出的奖赏也格外夸张,提供线索者将给予大量神晶,而辅助或亲手生擒、击杀云澈的人,将永久成为宙天神界的弟子。

    哪怕是出身再平凡,地位再低之人,若是能帮助生擒或诛杀云澈,便可一夜成为王界之人。

    这个诱惑,无疑如天之大,引得无数玄者为之癫狂……尤其是下位星界和中位星界的玄者,更是疯了一般的四处找寻,做着一夜踏上王界的美梦。

    似乎都已完全忘了……得到玄神大会封神第一的云澈,曾是所有下位星界和中位星界的骄傲。

    宙天神帝誓杀云澈的行动与决心,坚决到了让所有人都为之惊讶的程度。

    不过,宙天神帝从未将那个可怕的预言告诉任何人,也禁止天机三老将之公开。

    诛杀云澈……在接下来很长很长的一段时间里,都将是在神界土地响起次数最多的四个字。

    ……

    ……

    遥远的东方,一个贫瘠荒芜,几乎不见生灵的下界星球。

    一个男子蜷坐在干枯的大地上,他的白衣遍染猩血,血迹早已干涸,但他毫无所觉……他的怀中,紧抱着一个雪衣女子,只是,雪衣上象征着吟雪界最崇高身份的冰凰铭纹,已被完全染成了血色。

    他紧紧的抱着女子,眼神空洞,一动不动,如没有生命的雕塑,如一幅悲凉凄伤的画。

    这个世界荒芜而安静,没有人会打扰他们。时间无声流转,不知已过去了多久,或许几个时辰,或许几天,或许几年……

    直到,一阵枯风吹起,在这幅凄冷的画卷上铺开层层沙尘。

    禾菱现出身影,她轻轻跪在云澈身侧,手儿伸出,但即将碰触到他的衣角时,却又缓缓收回。

    这些天发生的所有一切,她都清清楚楚的看着眼中,他从一个救世的英雄,人人赞颂的神子,在完成救世之后,却一夜之间被夺去所有,还成为被举界追杀的魔人……

    何其的讽刺,何其的悲凉。

    她是距离云澈灵魂最近的人,那种痛苦、灰暗、绝望……只是碰触到那么一点点,都会让她灵魂撕裂般的剧痛。

    在木灵的世界里,这个世界始终都是残酷的。

    尤其是禾菱……她的父母、她的族人一一死于其他种族的贪婪,就连她最后的亲人,也是最后的希望寄托禾霖,也永远离开,她都未能见他最后一面。

    她本以为,世上已不可能再有比这更残酷,更绝望的事。但……

    “主人,”她轻轻的出声:“让师尊好好休息吧。”

    “……”云澈毫无反应。

    禾菱不再话,安静的陪伴在他的身边。

    当年,神曦不止一次的对她,云澈是一个很特别的人。其他玄者若是有着云澈的天赋和际遇,定会滋生越来越强大的渴望与野心。但他却不是,在轮回禁地的那段时间,她从他身上感受最多的,便是牵挂。

    他对情义的看重,胜过对玄道权势的追

    求……而且是远远胜过。

    哪怕他已在神界扬名,却没有哪怕一丁点舍弃下界的心念,对王界抛出的橄榄枝都全部拒绝……因为他的家在下界,他不会留下。

    而哪怕他到来神界,也不是为了追求更高位面,而仅仅是要找到他心中牵挂的那个人。

    是的,哪怕成为救世神子,哪怕与各大神帝平等相交,对他而言最重要的,依旧是他的家人,他的妻女,他的红颜……

    却也是因此,天杀星神甘为他化身邪婴,甘与他永归下界;沐玄音甘为他舍弃吟雪界,甘为他以身相殒……

    但是,这不是他想要的回报……

    与云澈性命相连的这些年,禾菱所看到的云澈,正是神曦口中所描绘的那个人。


(收藏快快读书网m.kkdshu.com免费看小说)
上一章 目录 未完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