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章 返回书页 下一页
    中午饭说起来应该算作相互饯别,两个人骑车去城东下羊肉馆子,一气儿造了40多块。借着自己“去边疆有风险”这个由头,韩青禹把方方面面,细枝末节的事情都铺垫、交代了一遍,圆住了,以免穿帮。

    最后,这一顿饭吃了足有两个多钟头,再加上饭后帮忙拾弄了一下即将空置的老屋,拣了几件家里用得着的东西,和大黑伞一起拿绳子绑在车大杠上带走,韩青禹起程回家已经是三点半还多。

    他走的时候,瘟鸡飞也骑了车出来,说是这一别没准就得两三年见不着面……送一段。

    “好了,到这滚吧。去了部队记得好好干。”

    出县城没多远,韩青禹停车回头,摆手说道。

    “好嘞……那就,分头滚了啊,各自努力混人样。”

    温继飞一脚撑地,甩尾调头。

    韩青禹转回头,蹬车起步,骑出去大概还不到二十米。

    “嘟!”

    一声汽车喇叭响,短促而尖锐,几乎就在耳边,猛地吓人一哆嗦。同时,身后也能很近地感觉到车轮的滚动,石子在车轮下“辟坡”作响。

    韩青禹转头看了一眼吉普车车窗……扭车把,往马路边上让了让。

    “嘟!”又一声。

    吉普车再次靠过来。

    “……”收起跟汽车赛一段的傻X心思,韩青禹再次往旁边让了让,一直让到了路沿上,同时稍加力气蹬了两步。

    结果还是一样,吉普车再次鸣笛,不依不饶一个加速带漂移,直接甩车头斜切过来,把他卡停在了路沿上。

    车窗摇下来了。

    劳简独自一人,坐在驾驶座上,扭头冲韩青禹笑着。是那种有恃无恐,恶作剧后自以为有趣的,玩味的笑……

    要不是怕死,韩青禹真想照脸直接一拳过去。

    “意外吗?”劳简笑着问道。他今天一身普通干部打扮,有模有样,不怪韩青禹之前没认出来。

    “你,是在盯着我么?怕我乱说话……”

    说起来,万一他是从早上开始就跟着我了……那我先前躲林子里乱跑乱跳的时候……我还是太不谨慎了!

    韩青禹心虚、慌乱,但是面上控制住了,说:“你放心,我知道事情严重,不会说出去的。”

    说完,他还谨慎地前后看了看。

    看前,近处没人。

    看后……“妈的。”

    温继飞人在不到百米外停住了,横着车子正眯眼朝这边看。“别过来啊,傻X。”韩青禹在心里着急无力地喊着。

    目前而言,在韩青禹的眼里,劳简基本就等同于一只随时会把人带去炼狱的无常。

    “也不算特意盯着你”,劳简回头看一眼县城方向,说,“只不过这县城拢共就这么点大,凑巧了,就跟了一小段。”

    他说话同时,在韩青禹的视线里,温继飞正蹬着车,飞快地往这边赶来。

    人当然也在劳简的视线里。

    “是我同学,我什么都没跟他说。”韩青禹连忙转回来跟劳简解释。

    劳简轻笑着点了点头。

    “吱~”“什么事啊?”瘟鸡飞到了,一个急刹,后轮抬起然后打横落地停住,人很着急但是依然面上带笑,指了指车轮说:“我看这……也没别着啊。”

    在他的认知里,韩青禹家可不认识什么干部,而吉普车这连番举动,明显都带着挑衅意味。

    劳简仔细看看他,故意沉着脸说:“一点私事,与你无关。”

    “哦”,估摸着肯定不是好事了,温继飞笑了一下,继续说:“有关的。具体什么情况?说一下,事情我扛了。”

    你扛?你扛你大爷还是大娘啊!扛扛扛!韩青禹在心里大骂。

    瘟鸡飞这社会人的毛病是在学校养成的。这年头学校里学生喜欢搞帮派江湖,韩青禹作为一个乡下穷小子,不想牵涉其中,自然难免遇到些麻烦。而温继飞大概因为家里有个有钱,手眼通天的爹,属于特别能惹事,特别不怕事的主,尤其喜欢乱给人扛事。

    好几次,韩青禹或班里的另外几个同学,自己明明都还没跟人打起来,他一来帮忙,就……打起来了。

    而且他的实际战斗力,根本没韩青禹能打。

    “你扛?这事你怕是扛不了吧”,劳简眼睛一眯,很难说其中有没有故意试探的意思,继续道,“知道你这位同学马上要去干嘛吗?”

    温继飞理所当然道:“当兵啊,去边疆。”

    劳简笑了,点点头。

    韩青禹见机连忙接上,说:“快别瞎掺和了,我当兵这事,还是劳……劳叔叔,帮的忙。”

    他说完这句话当时心里感觉超级憋屈,可是没办法。

    “啊…误会了啊?!……啪。”

    温继飞当场立正,敬了个军礼。

    “首长好。”

    然后突然探头谄媚地笑起来,“首长,你们是哪个部队的啊?话说这巧的,我正好也要去当兵了。那

(收藏快快读书网m.kkdshu.com免费看小说)
上一章 目录 未完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