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章 返回书页 下一页
    出身阿方斯家族,一个为了长生不惜丧尽一切,变态、为恶的家族,肖恩很惜命,所以他直到现在才搏命。

    生命源能倾泻,骑士剑红光漾动如同炽热的熔岩,地面上的草叶在他剑刃下枯卷。

    今晚原本必杀的局面渐渐发生变化,生死胜负的天平正在逐渐向另一边倾斜,这很难解释……肖恩开始相信一件事,他之前的拿到的资料信息说

    韩青禹的战力会变化,无法理解的变化,越战越强。

    所以他不敢再拖了。

    这个对手很强,同时顽强而且狡猾。尽管他现在看起来,不,是他刚才看起来就已经像是强弩之末。

    周身八道伤口,左肩骨重创,一身的血,韩青禹右手持刀,左手空着,连站立都有些踉跄了。

    此时蓝色星光柱剑安静地插在侧边草地上,他人和肖恩对立,三者之间的位置,差不多是一个三角形。

    韩青禹和星光柱剑之间的联系是这样的,在一定距离内,他可以让柱剑飞向自己,也可以让自己飞向柱剑,这个过程的速度可以快到极致。

    但是他没有办法隔空指挥柱剑袭杀向别的方向。

    联系只存在于两点之间,就好像是两块可以被主动控制的磁铁,你过来,或我过去。一切战斗方式的变化都由此衍生。

    但是,脱手柱剑威力会下降,多数情况下对肖恩的威胁并不那么致命。

    “这条阿方斯家族的狗,应该只差一线就到超级了。”

    这么想着,韩青禹看着肖恩剑上熔岩般的红光,莫名走神了一下。想起来同属次一序列那个死打铁的江愁曾经跟他说过的锻造工艺

    死铁难熔,在有人持续灌注源能的情况下几近不可熔。但是当它已经处于熔铁状态,及时以源能包裹,又反而可以多维持一些时间,那个时间,死铁柔韧。

    这就是死铁武器塑形、精炼和灌注源能的关键时间。江愁锻造工艺的独特技巧也与此相关,他本身是高手。

    所以,“这个肖恩……好像很适合去打铁啊。”韩青禹在心里感慨了一句。

    “砰!”温继飞突然开了一枪。

    18子弹从草叶间而来,穿行夜幕,精确砸在肖恩剑上……连死铁都不是的粗大子弹在触及剑刃的一瞬间无声消融。

    他在帮韩青禹试那把剑现在的状态。

    肖恩眉头皱了皱。

    月色草原,一丝热风拂过。

    “颂!”磅礴的源能爆发,肖恩双手持骑士长剑斜指右下,卷动土石奔杀而来。

    “颂!”金属块无声消融,生命源能溢出的一瞬间,韩青禹源能鼓荡,正面迎击。

    他不能站着,实力本就落在下风,站着会失去冲击力。

    正面对冲的同时,蓝色星光柱剑势若流光,从侧面向他飞射而来,因为他在快速前进,柱剑飞行的方向也在跟着诡异的跳跃变化。

    而后的战斗画面。

    无比华丽。

    如果温继飞有心情欣赏的话。

    相距40米,韩青禹右手死铁直刀脱手,映月流光划出一道弧线,袭向肖恩左侧太阳穴。

    肖恩自右下而上挥剑,斩飞直刀,改左侧边双手持剑,脚下一步未停继续前冲。

    30米,韩青禹奔跑中伸手接住星光柱剑,接剑一瞬间,直接甩向肖恩面门,同时人向侧面移动,接回战刀。

    距离横向拉开近百米。

    战刀入手温度爆炸,韩青禹忙以源能包裹。

    “当!”

    肖恩自上而下斩击星光柱剑。柱剑在他身前下坠……身前!

    “欻!”韩青禹右手刀反握横平,在瞬息间从百米外杀到他身前,如同一道虚影,挥刀横斩肖恩咽喉。

    肖恩立剑,“当”挡住,顺势横斩。

    韩青禹战刀下压,身形以一个难以理解的角度直接向上腾起。他腾空了,腾空的一刹……地面柱剑跟随而来,自下而上向肖恩颚下冲来。

    “铿!”骑士剑长,回斩不及,肖恩用剑柄将柱剑砸落。

    就这一瞬间。

    “轰!”韩青禹双手持刀从空中砸落,如一颗流星坠地。

    刚已经被抹去刀刃的死铁直刀的肖恩肩侧划出一道伤口。

    已经两处受伤了,同时生命源能不断消耗,肖恩一声暴怒,他明明实力占优,却完全没有主动权,被打得手忙脚乱……

    反身一剑将韩青禹向后向上劈飞出去,肖恩顺势让过从身后而来的蓝色星光柱剑。

    韩青禹人在空中接剑。

    “轰!”这一次笔直砸下来的是柱剑。

    “轰!”以柱剑为引,人跟着砸下来。

    肖恩斩飞柱剑,仓皇避过韩青禹的斩击,再找他……他人已随被斩飞的柱剑身在数十米外。

    “不能再这样下去了。”肖恩无法理解韩青禹的续航能力,但是事实,就是他一直在被动挨打,根本没有正面对轰的机会。

    他的实力优势

(收藏快快读书网m.kkdshu.com免费看小说)
上一章 目录 未完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