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章 返回书页 下一页
    只见这名青杉少女的身后还站着一名女侍卫,她二人听得武维义这一通胡言乱语。女侍卫对他怒目而视,在青衫女子的跟前抢前一步厉声呵斥道:

    “大胆狗奴,尽是说些什么乱七八糟的胡话,莫不是在公主面前装疯卖傻?看来不对你用些私刑你是绝不会招的!”

    只见那女侍卫大声唤来了在此处私牢看守的两名守卫,正要开口与他们商议对武维义动刑之事,只见锦织公主却对他们挥了挥手,将他们制止住了,并和声说道:

    “不可,此处虽是本宫府中的私牢,但如今府中上下也都充斥着兄长的眼线耳目。若是因动用私刑而闹出了大动静,岂不是要打草惊蛇?”

    那名女侍卫听公主如此说道,转念一想确是有些道理,便连连点头言道:

    “嗯......公主说得极是,那该如何是好?”

    锦织公主上前,仔细的将他的打扮打量了一番。只见此时的武维义穿着一件残破的衬衫,袖口都已撕扯开来,露出双臂,而下身则同样是一件破破烂烂的休闲西裤,裤子上破洞破了好几处,而两条裤腿也一样被扯了一大截。见此人如此怪异的模样,公主便颇为疑惑的问道:

    “本宫乃蜀国的锦织公主——杜宇,本宫自认为见过的形形色色人物也不算少数,各种各样古怪离奇的事务也是碰了不少。但是......像你这副模样打扮的我倒还是真的头一次见。你究竟是谁?快快从实招来!若是再敢胡言乱语,莫怪本宫不客气!”

    武维义一看这“锦织公主”已经面露杀机,他还哪敢再乱说。不过,虽然嘴上不再说话,但低下头去心下寻思开了:

    “看样子这里并不是阴曹地府,而且我如今腿脚依旧活动自如,倒是全然不似鬼魅之身……既然我没死,那这里又究竟是哪里?我记得当时在陵墓的那口方鼎之中,那个不曾蒙面的怪人曾说他自己的神识被什么“九州神鼎”的磁场所缚,不但可以千年不死,而且还可以知古通今。而那时我也是真真切切是感知到了那股强大的磁场就在我的身边环绕,难道说......我的神识也被那口方鼎所束缚了。又或者是,我的神识已经错乱到了其他的时间节点?……对了,广义相对论中曾提到过超大质量的引力波可以引起时空涟漪,难道说磁场强大到了一定程度一样也会引起时空涟漪?”

    武维义开始利用他所能知道的一切知识去试图强行解释目前在他身上发生的这一切的原理。他为了能够确定他所揣度的是否正确,武维义在脑海中开始迅速的检索起“杜宇”,“锦织公主”这些词眼来。

    “锦织公主?为何这名字我是从未听说过……但要说这‘杜宇’......‘蜀国’……有倒是有那么一个,但......但是那只是个神话传说中的人物啊!根据《华阳国志》的相关记载,杜宇乃是古蜀国开明王朝的开国之君。既为一国之主,那自然应该是个男人才对,又怎么还会是个公主?”

    武维义想到此处,便在脑海中生出一个想法来。他首先应当要先确定,如今他所处的时代是否与他所猜测的一致,是古蜀时期。于是,他站起身来,又一本正经的向那锦织公主问道:

    “敢问......这位公主,此地可是先祖蚕丛,鱼凫所创立的蜀国?”

    锦织公主一听,在这憋等了老半天,却只等来这一句问话。脸上这便露出了些许不满。但是为了能够理清事情原委,却也只是没好气的与他回道:

    “大胆的贼奴,竟敢直呼我辈先祖名讳,你究竟是有几颗脑袋?竟敢如此放肆!”

    被这公主如此一说,武维义虽是早已有了心理准备,但不免还是被这件事给震惊到了:

    “没想到以前电视里写的那些穿越,居然是真的存在。以前只当这些东西尽是些瞎扯淡的东西,想我当初对这些什么‘穿越’,‘架空’之类的,只觉得都是些宵小之辈对历史的无知意淫罢了。但是,不曾想到,现如今我自己竟也穿越到了这里,真真的是种讽刺了。”

    武维义此时习惯性的用右手食指想去架一下鼻梁上的眼镜架,却发现他的眼镜居然不见了踪影,虽然没了眼镜,但一双裸眼的视力却是出奇的好。而且,原先他那羸弱的身子骨,如今也结实硬朗了许多,只感觉浑身有着使不完的劲。

    此时,武维义已经确定了他所穿越的时间地点,便是春秋时期的古蜀国。但这古蜀国在历史上可是一个出了名的史学谜团。归根究底,还是因为其记载都是些语焉不详的故事,甚至有些地方还自相矛盾。因此,如今具体的时间点,却依然是不得而知的。

    虽说是具体年代不得而知但是有一点是毋庸置疑的,那就是像如今他这般境地的“罪奴”,不管是在何时何地,性命可是如草芥一般。只用公卿大夫随口说一声,杀了便就直接杀了。因此若是自己一个不小心走错一步,说错一句,没准就会立马人头落地。想到这里,他不由得脊背发凉,神情也立马收敛了起来,只是小心应付道:

    “这......这位公主,我并不是你们这的人,我也不知为何会出现在这里

(收藏快快读书网m.kkdshu.com免费看小说)
上一章 目录 未完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