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章 返回书页 下一页
    “大人!如今山下已是来了动静!估计那些夜郎来的匪人可能即刻便是要往山上攻来!……望大人是早做准备!”

    就当仰阿莎是以巫蛊之术又将那墨翟是给迷惑住,却听得身后竟是来了探马,是来汇报山下的敌情!

    仰阿莎闻得此报,自是有些措手不及,生怕是会被其他人给辨识出来!……不过,这仰阿莎倒也是机敏过人,惊慌之中竟是急中生智,又给她想出了一个办法来……

    只见这仰阿莎索性是一不做二不休,竟以巫蛊之术操纵起了墨翟来,将他是背身朝着来人。并且又是操持着他是开口与来人回道

    “好!……有劳了!”

    “墨翟”此言说罢,只见那名传信之人是“诺”了一声便退了下去……仰阿莎见那人已是走远,不禁是长舒了一口,暗自庆幸方才多亏了自己是“足智多谋”,这才没被来人所识破。

    但是,据得此人来报,如今山下的那些匪寇如今已是蠢蠢欲动,或许转眼间便是要攻上山来。这却也是让仰阿莎顿时又没了主意!

    于是她思前想后,想来为今之计却也只有是尽量将那黑炭是给弄醒再说……毕竟,若是想要对付山下那群歹人,如今却也唯有靠这黑在此处统筹着才行!

    因此,仰阿莎便立即是腰间取下了净水袋子,并是给墨翟灌服了下去……而后,只得是从旁等着墨翟能够快一些苏醒过来……

    但是,令仰阿莎万万没有想到是,方才她却是好似当真是玩得有些过火了!……或许是方才一时情急,下手太重,竟是将那所携来的“香粉”是散得太多!以致于如今虽已是过得许久,却是依旧完全见不着这墨翟是要醒过来的迹象!

    “完了完了!这下可该当如何是好!……也都怪这块黑炭没用!……我虽是催噬粉用得确是多了一些,但这块黑炭却也不应该是拖得这么久却还醒不过来啊!……万一此时山下歹人来攻,却叫阿莎该如何是好?!……”

    正当仰阿莎是在那里六神无主之时,更糟糕的情况却亦是接踵而至……此时,只闻得山下是传来了一阵象鸣之声!而且,显然这数声象鸣是颇为齐整雄浑,其声势也颇为浩大。所有人闻得此声,都知道定是山下的歹人要进山来了……

    眼见仰阿莎在那已是急成了火坑里的虱子一般,但这墨翟却依旧保持着一副呆若木鸡的模样是矗立在那不肯醒来。而仰阿莎见得此状却亦是丝毫没有办法可想……

    ……

    再说山下那些来自夜郎乍部的羌人,话说是前番吃了大亏之后,于寨外是一连休整了数日。而后他们也是从各路渠道中是探明了情报,原来之所以那些僰人先前能够是将他们的这些个夜郎精锐是打个大败亏输,全是仰仗着自朱提关赶来的能人。

    而他们此番带来的那十几头战象,也正是被那能人所算计,于追杀僰人溃军之际,竟是误踩了竹制陷阱,以致于是令它们皆伤到了蹄垫。

    因此他们当时亦是无可奈何,只得是暂且消停了几日。待得战象的脚伤皆是痊愈了之后,这才是要倾全力前来攻寨拔营……却不曾想这一次,竟是又让他们给扑了个空!待他们举兵攻来时,这一处的僰族母寨却早已是人去寨空了……

    而后,为了是能探出那些僰人究竟是去了何处,待他们是进驻了僰寨之后,便又是往四处派出了数队斥候前去探查。而这一番探查,却又是耽搁了数日……

    “报!……报告仲酋大人,方才探子已经探明,如今那些僰人正盘踞于此处的后山之上!……”

    “哦?!就在此处的后山之上?……哈哈哈!真是天助我也!这些僰崽子,逃去往哪里不行,却偏偏是自寻死路,是要困据于此处后山之上!哈哈哈……当真是天助我也!”

    却见此说话之人,身材高壮,须发粗矿,又是穿着一身的兽皮衣带,一眼看去便知是个粗蛮野人一般。要说此人乃是何人?原来,此人正是夜郎乍部三酋之一的仲酋,乍部豪酋摩雅邪的二弟——摩雅笮(ze)!

    作为摩雅邪身边最为得力的亲信,此番围剿僰寨便是以他为首领的!……只听得这摩雅笮得知了那些僰人是非但没有跑远,如今竟还是将自己给自困于山上,不禁甚是张狂的在那大笑了起来!

    “二哥!却也莫要是小瞧了这些僰人,前番小弟我领人前来攻寨,那些僰人可也算得上是骁勇。而且……那三个外邦之人,更是令人难以对付!”

    只见那摩雅笮的身边,此时却还站着一人,其样貌打扮皆与那摩雅笮是极为相似。原来,此人便是前几日率人前来端寨的头领,同样也是四大酋之一的摩雅邪三弟——摩雅邛(qiong)!

    “唉!……三弟不必惊慌!前番失利,非是你之过错……全赖那些僰人狡诈,竟是一路上伏下了许多陷阱,是令我们的象骑是吃尽了苦头!……这才没能是派来支援于你,以致于三弟是攻寨受挫!……而现如今,我等皆已是将那象骑的脚趾给裹上了兽皮厚垫!此番任凭他们再是故技重施,我等却又有何惧哉?!”

    只听得二哥是一边侃侃而谈,一

(收藏快快读书网m.kkdshu.com免费看小说)
上一章 目录 未完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