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章 返回书页 下一页
    初战告捷,众人便又是来到了寨中的祭天台,却见此时的天台之上却已是摆满了各式祭祀所用的贡品及牺牲。唯有当时是绑缚着墨翟的那根木桩,却已是空空如也了。

    “对了!……与我们一同前来的那名小兄弟,如今却是何在?”

    只听柯尔震西是如此问,九黎尤女却依旧似是有些遮遮掩掩的与他答道:

    “哦……你们的那个小兄弟如今身子还太过羸弱,本姑已是唤了仆人……让她们是好生照料那位小兄弟。诸位可尽管放心!”

    也不知道是何种缘故,柯尔震西听得她如此说,只觉这九黎尤女与方才那般的凶恶神色相比,竟是完全判若两人!

    然而,如今毕竟是他们先有恩于僰寨,因此柯迩震西倒也不没觉得此事是有何蹊跷,便只是点头示意了一番。

    而柯迩遐义,于此时却也是突然挂念起了他那宝贝女儿仰阿莎来。

    方才于冗乱之际,只听得他的夫人是在那怒言其女仰阿莎是为人所害,以致于是至今昏迷未醒!当时却也不及是追问缘由。因此,柯迩遐义便是赶紧是与他夫人问道:

    “夫人,阿莎如今却又如何了?!”

    那九黎尤女听得夫君是如此寻问,却是不知又是为何,只听得她言语之中却好似是有些愧意来:

    “哦……阿莎她如今已是无妨了!……方才便已是苏醒了过来,身体已是无有大碍!”

    柯迩遐义听得阿莎已是无恙,便是不禁会心一笑,便不禁是连声说道:

    “好!好!那就好!……那昨天夜里她究竟是遇了何事?!竟是会被伤成那副模样?”

    柯迩遐义原本此言问得也是无心,但是九黎尤女听他又是在大众面前是继续追问下来,知道也是实情隐瞒不住,便是只得虚声回答道:

    “哎!……本姑也是方才才从阿莎的口中知晓……原来昨天晚上那丫头竟是又独自上了后山去玩……而昨天夜里,伴着一声惊雷过后,那后山之上便是无端端的烧着了一场大火!……却是险些令那丫头是丧了性命!亏得是那位小兄弟奋不顾身,施以全力相救,这才是将那她给救了出来!……”

    待她是说到此处,却见她又是叹息了一口,并是继续言道:

    “若要说此事……却又是尤女不分青红皂白,便只将那小兄弟亦是当成了歹人相待……如今,是非已明,本姑在此便给兄公及诸位是赔个不是!……还望兄公是莫要将尤女之过给耿怀于心……”

    只见那九黎尤女是一边说着,一边是单手斜横胸前,与柯迩震西和武维义他们是深深的鞠了一躬。

    柯迩震西好歹也是个一族之长,却又如何会是这般小气。只见他是微微一笑,又是颇为随意的摆手言道:

    “呵呵!……无妨无妨!……正所谓是不打不相识!弟妇既亦为一族之长,于外人是多些心眼也是理所当然的!……兄

    ”

    武维义见得此状,虽是一句话也没听明白,但是于此番礼节却也是看得清楚明白,便是二话不说,立即推手鞠躬回了一揖。

    而在此时,柯迩遐义则是凝望着后山尚那一块已是略显颓秃的山坡,却又是在那颇为忐忑的说道:

    “哎!……不曾想,竟是这般的巧合!……神山是于昨晚受得此灾,而今日我僰寨便是经历了此等大劫!这岂非是天意要惩我僰族?!”

    九黎尤女听得此言,也是深深的哀叹了一声,也在那里是喃喃自言道:

    “哎!……兴许真是我族之人触怒了火神,这才是致使我族要受得此灭绝之灾!……”

    柯迩震西听他二人是在那里如此哀声载道的一番言语,凭他多年的执首经验,深知他二人如今作为一族之首,若依旧是像如今这般的势头,若再是传染给了他们的其他族人。只怕是还未待那些夜郎匪人卷土重来,此处便是要不战自乱了!

    于是,柯迩震西便是提上一气,便朝他们是一阵厉声呵斥道:

    “噶!……你二人如今是在这里说些什么胡话!……本豪走南闯北,山林之火也是见得多了!像如今此处的山间野火,于各处可谓皆为常事!难道着一场火便是应了你们所谓的火神发怒?!……更何况,此火亦未蔓至你们寨中,也未曾伤得你们半分汗毛。不过是烧了你们后山几棵树木罢了。你们二人又何必是在这里耸人听闻,徒增恐惧?”

    柯迩遐义与他的夫人九黎尤女听得大兄是如此言道,却是面面相觑,不知该如何与他搭话。

    武维义听得他们是在那里正说得起劲。他虽是一句都听不懂,但是眼看他们一会会手指着后山,又一会会是在那唉声叹气,因此武维义见此情形,却也是能将他们的谈话内容给猜个八九不离十。

    但见他们此时不思如何御敌,居然还在那无休止的商议着后山的大火。武维义立在一旁却也是不禁替他们感到着急!于是,武维义便是在柯尔震西身后,又是轻拍了他的肩膀三下。

    柯尔震西感到震动,便是扭过头去,见到原来是武维义如今有话要说:



(收藏快快读书网m.kkdshu.com免费看小说)
上一章 目录 未完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