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章 返回书页 下一页
    一顿饭,吃的很快。

    方纵和那些士兵一样,仿佛饿死鬼,锁定着时间,疯狂的进食。

    食物被狼吞虎咽,吞下肚中,转化成人体需要的各种能量,就算出自顶尖大厨的手,以食物的精致和美味,也不能让他们停留半点时间细细品尝。

    “香!”

    方纵放下筷子。

    十二位将军被打下了马,十分狼狈,看见方纵和士卒们一样吃饭,竟然也吃了起来。

    方纵落筷,他们也停下了手,互相对视一眼,高声道:“谢大将军赏!”

    “我等,谢,大将军,赏!”

    上万兵卒齐声呼喝。

    方纵长身站起,周身亮起繁星。

    “不谢!”

    他随手说着,繁星的光芒就涌动起来,化作充满爆炸性的幕布,把周围的十丈方圆死死包裹。

    士卒们看不见方纵,更看不见方纵脚下的海睦月,顿时骚乱,但是这种骚乱,在十二位将军的压制下,很快平息了下来。

    而在幕布之中,方纵低头,轻轻的‘咦’了一声。

    三年修行,从无到有,他已经学会了面对人山人海而面不改色,就算攻击一国大运,弄出火山、海啸,无数的性命在他眼前变成虚无,他能忍住内心的各种情绪,轻轻的笑上一声。

    此时的方纵,早就可以看清一些人,包括海睦月这种奸雄的表情和表情之下掩藏的心肠!

    “你在笑?”

    方纵轻声问。

    海睦月慢慢的站起来,整理衣服。

    在上万大军的注视下,他身为铁笔国的大冢宰,甚至,还是个想要称王的男人,被方纵踩在脚下,却没有半点觉得委屈的表情。方纵吃饭的时候,他从始至终,一直打量着方纵的表情。

    “您可以和士卒们一起吃饭,面对美食,却好像普通的士卒面对干粮一样,飞快吃完。”

    海睦月低低的道:“想必这位前辈,您和晚辈的父亲不一样。晚辈的父亲贵为摘星大尊,但是他已经失去了继续前进的胆魄……您知道吗?晚辈没有修行的天赋,但一直听着母亲说:父亲是个英雄,父亲是个豪杰!晚辈也一直以为,就算晚辈的母亲死了,晚辈将来也会寿元耗尽的死去,父亲仍然会砥足前行,有朝一日,一定会成为传说中,八荒十六府中最厉害的强者。他可以生死人肉白骨,他可以复活母亲,复活我!他可以无所不能!”

    “哦,然后呢?”方纵问。

    海睦月咬牙反问:“前辈您这次来,是来杀晚辈的吧?”

    “不一定。”

    “那就是按照晚辈的举动,决定是不是杀了晚辈。如果晚辈对沉星谷没有了半点敬仰之心,父亲就觉得晚辈要拿到铁笔国,要征伐三星级门派全部的疆域,然后要灭杀……沉星谷!前辈,父亲不了解我,所以他让您来,也把您和晚辈的命连在了一起,晚辈死,他杀您,晚辈不死,他给您荣华富贵、无数功法还有滔天权柄!前辈,晚辈说错了吗?”

    “没说错。”

    方纵一点也没有感觉意外的样子。

    不管是地球,还是大世界,甚至是所有的小世界。

    做父亲的,总是自认为了解自己的儿子,却不知道当儿子的,哪有不了解自己的父亲的?

    父亲只是养育、照顾孩子,做孩子的,却是从小到大,学着、敬仰着,也批判着自己的父亲啊……

    “所以呢?”方纵又问。

    “晚辈求死!”

    海睦月作揖到底,铿锵道:“以晚辈一命,振作父亲的雄心。晚辈求死,望前辈成全,晚辈已经准备好足够的理由,可以让晚辈一死,也可以让前辈得到父亲给予的全部奖赏,不会有性命之忧!”

    方纵:“……”

    这,真是个好儿子呀。

    他以为自己看清了蚍蜉的心思,准备给海睦月一次狠的,照着自己的性子来。

    没想到和蚍蜉那个做父亲的比起来,海睦月这个做儿子的,给他的惊喜更大。

    方纵抓住海睦月的肩膀,笑问道:“你准备完善了?”

    “是!”

    “不好意思,我还是喜欢照自己的方式来。”

    ………………

    三天后,铁笔国国库。

    海睦月带着将领、大臣,跟在铁笔国国君的身后,呆呆的看着空荡荡的国库。

    “海睦月!”

    国君是个十二三岁的少年,畏惧海睦月,这时候,也怒不可遏。

    海睦月还在发呆。

    稍后,一张脸满是浓浓的苦水儿,摇头道:“这……君上……微臣,微臣也没想到会是这个样子呀!”

    掌管国库的,是海睦月的人。

    就在昨晚,方纵说去国库看看,海睦月觉得:方纵这是要捞好处了,也没怎么介意。可没想到,只是半晚上的工夫,方纵不见了,国库……也空了。

    总计八十万三千六百七十二块灵石,是铁笔国积攒的,民众

(收藏快快读书网m.kkdshu.com免费看小说)
上一章 目录 未完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