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章 返回书页 下一页
    李秀宁一身戎装,英姿飒爽,浑身上下都止不住那股四溢的英气,手提红缨长枪策马而来。

    在远远的见到了白少棠,秦川和候希白三人的身影之后,她身后的士兵立即停止了前进的动作,她则是抖了抖手上的缰绳,策马奔来。跟随在李秀宁身后的则是一名蓄着胡须的中年男子,也骑着马匹跟在后面。

    “……”

    白少棠的眼神有些奇怪,目光在李秀宁的身上停留了半晌,在心中对李秀宁这幅英气模样的赞叹之后,他最大的注意力还是放在了那远处安静的呆在那里保持着安静的骑兵。

    是的。

    骑兵。

    这群骑兵身披标准的玄甲,整个都保持着安静,不仅是人无声,连胯下的马匹也只有呼吸声入耳。

    看着清一色的制式装备,在看看整个都表现出绝对精锐气质的骑兵,白少棠便知道这群士兵应该是属于李阀的玄甲军,确切的说是属于李世民的玄甲军,是属于李世民自己的亲军。

    其性质……

    一想到寇仲和徐子陵两人培养出来的禁卫军,这双方的气质相差的有些远,白少棠觉得这个形容比较得先压制一下。

    不过玄甲军在此,那么就代表着李世民也来了。

    而且也代表着瓦岗寨一战给了李阀极大的震动,李秀宁带着玄甲军只怕也有接应之疑,而且看着数目应该只是玄甲军中的一部分。

    说实话,白少棠非常想见一见现在的李世民,看看现在的李世民与曾经的那个李世民到底有什么不同。

    随后——

    白少棠的目光这才落在了那跟随在李秀宁身后的中年男子。

    以他对李秀宁的了解,能够让李秀宁在意看重的人都不会差,而且看那中年男子身上同样披着玄甲,似乎是这一部分玄甲军的首领,难道是李世民的心腹大将?李世民现在还有多少心腹大将?

    除去被自己挖角,确切的说除去那些还好好的呆在张须陀那里为大隋出力的将军们,那么李世民的心腹大将并没有多少。

    李阀之所以在后期急速壮大,说实话他们接手了大隋一大部分的政治遗产。

    在原来的故事中,可以说张须陀死去之后,手下将领与军队有着大部分最后都归入了李阀。

    “秦姑娘,侯公子,二位可还安好?瓦岗站一役让我实在是很担心两位的安危。”人还未到,李秀宁那柔和的嗓音便闯入了三人的耳畔,声音带着颤劲,语气真诚无比,李秀宁目光先是在秦川和候希白两人身上停留了一下,随后目光又在白少棠的身上扫了一眼之后,这才接着询问道:“不知这位公子是?”李秀宁的目光在白少棠那头灰白的头发上停了半晌,在看看对方那略显忧伤的眼神,很明显这其中有着她不知道的故事。

    而且这身为慈航静斋的传人秦川为何又戴上了轻纱?

    红拂女的安危有怎么样?

    李秀宁的心中有着太多的疑惑,但在这一刻她却将这些问题都压制在了最心底,而是真正的关心起眼前几人的安危来。毕竟在她的情报中,这几人应该是被杨倓的军队给追杀的狼狈至极,更是在得到瓦岗寨失败的那一刻,二兄李世民便已经派出了人去将自己的人接回来。

    眼下。

    很明显。

    二兄李世民派去的人并没有接到秦川等人,反而是她李秀宁先接到了。

    “见过三小姐!”

    骑在马背上,秦川抬手抱拳,虽然有着轻纱遮面,让人看不清脸上的真正表情,但从那口吻和眼神中还是表露出了自己的愧疚:“只是红拂姑娘……落到了燕王的禁卫军手上。”

    “在下无法救下她。”

    说道这里,秦川微微的低了低头。

    同样。

    一旁的候希白也是无奈的叹了一声,红拂女也是一个难得一见的美人儿,可惜当时战况太乱太过危及,让人无法去救下对方。

    毕竟在当时有着一个更加可怕的女人镇压住了几乎所有的人。

    目光微移。

    白少棠以眼角的余光瞥了一眼秦川,在路上这段逃亡的时间里,他可以说算是受到了秦川不断的试探,便知道这个师妃暄的师妹是一个戒备和警惕心极高的少女,而且以她的性格只怕她在内心深处还会嫌弃红拂女的做法,并不会太过将这个侍女放在心上。

    语言,语气以及那眼神变化,作为有着影帝奖杯的男人,白少棠自是看得出秦川在表演。

    之所以能够看出,那是因为白少棠的演技要比秦川更好。

    其水平,足以提名影后。

    但,也仅仅是提名而已,还是比不过本我月倾池。

    听到这话,李秀宁的面色也稍显悲哀,红拂女毕竟是她一直以来的贴身侍女,从某种意义上算是她的姐妹。

    此次红拂女失败陷入重围,所带来的后果要比想象中的更大。

    落在了杨倓的手上,只怕……

    李阀之前一直保持的沉默,使用的广积粮缓称王的套路只

(收藏快快读书网m.kkdshu.com免费看小说)
上一章 目录 未完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