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章 返回书页 下一页
    明明是会议中段的休息时间,但大伙仍在嗡嗡的议论着,对于这样的质疑,李想心里不由得有点火:“阮天耀阁下,之前洛伦不是一直都在陈述,他过去三年的经历吗?”

    “李想老师,关于他的陈述,我们都能听出来,里面不乏隐瞒,还夹带着谎言。”阮天耀作为当值校董,他的鼻子有着鹰钩的弧度,当他微微侧头去笑,那这笑容就显得分外的冰冷。

    李想不由得也有点哑然,但他很快就提高音量去反驳:“对于任何一个遭遇家庭剧变的孩子,面对世界的人情冷暖,他也习惯对世界有所保留,这是可以谅解,不是这样吗?”

    阮天耀耸耸肩,也没立即回应。不少人也纷纷停下议论,将目光投向李想。

    李想继续道:“大家请不要忘记,洛伦可曾经是繁星之光,要不是联邦不鼓励拔苗助长,恐怕他早已经完成各种学位,成为一个我们也需要仰视的造物主了吧?诸位也不要忘了,尽管有制度的压制,他还是在不同的年龄层跳了三级,提前来到高三……”

    他挥了挥手臂,再用力握拳:“可现在大家想干什么?将曾经一个时代公认的天才,拒绝在一中的门外?”

    看到一些领导都在点头,李想心里稍稍一稳,阮天耀却已经淡淡说:“李想老师,你自己也能发现关键词了,那就是曾经!是啊,我得承认,曾经的洛伦确实惊才绝艳!可那是过去式。我们作为一中的领导者,考虑的应该是现在和未来,更应该重视的是品德与心性。”

    另一个中年的女领导插入道:“听说当年洛伦是因为家庭原因,才不得不选择休学,外出打工,去偿还家庭的债务?”

    阮天耀转头回应:“正是如此,而他打工最活跃的地点,是上林花市,夜晚的上林花市。”夜晚二字,阮天耀咬字分外清晰。白天,那个地方是花市,夜晚,那里是黑市。

    众人不禁都皱起了眉,对于那个有名的地下黑市,人们的印象普遍较差,更何况他们是阳光下的教育精英,天然就仇视黑暗中的造物交易。

    女领导为之皱眉:“阮天耀阁下,这只是传闻,还是你亲眼目睹?”

    面对质疑,阮天耀微笑应对:“田枫女士,我能理解你惜才的心情……”

    他显然早有准备,从身后的公文包里,取出了一小叠卡片,传递向圆桌的两边,又专门递了几张给田枫,口中解释:“洛伦在黑市的代号叫猎鹰,他的主要产品就是这种木元素类的树种卡片。”

    众人再一次皱眉,在造物主的世界,树种卡片的架构师,往往都被视为低端工种,它通常需要耗费大量的时间去架构,最后产出的却是类似的产品,洛伦为了钱去从事这样一个工种,那到底耗费了他多少精力,他曾经的天赋和才气,又被消耗剩多少呢?

    最重点的还是,那是黑市的产品,令人厌恶的黑市!

    那是一个灰色的世界,从不缺乏罪恶的泥泞,你曾深陷其中,如何证明自己洁身自好?你无法自证青莲,可以出淤泥而不染,那就回到阮天耀之前提到的关键问题上,品德与心性。

    一张张卡片被激活,一棵棵美奂美伦的树在圆桌各处的虚空上徐徐漂浮,那位叫田枫的女领导,缓缓转动着眼前的树木投影,一时间沉默不语。

    有一张卡片也传递了李想的手上,他的脸色有点难看,抚摸着卡片的边缘,也激活了面前的卡片,投影出的红鳞桐颇具气势,昂然而立……但这样的卡片做得再好,一旦没有品牌商标,没有造物编号,那只能是黑市的产物。

    李想心里暗暗叹气,阮天耀曾经是最看好洛伦的校董啊,现在却成了洛伦复学的最大阻碍。

    阮天耀眼中也跃上几分黯然,可语气依然平静:“是否需要将洛伦重新唤进来,对质这是不是他的黑市作品?另外,听说这三年,他还参与过不少次地下位面的非法造物,嘿,那可是不少邪恶造物主的最爱……”

    “……”

    外面长廊,一阵秋风拂过,吹乱了洛伦的刘海,也吹落了窗外的枫叶。

    洛伦望着那片片落叶荡下,想起自己休学三年的种种经历,不由得苦涩一笑,那些落叶就像一片片破碎的画面,全部飘落进了流年。

    这时候,电话响了。

    洛伦一看来电,不无期待的接起,然而很快,这次通话就结束了。

    这是仲裁会的来电,关于洛伦对于苏茜事故的赔偿上诉,进行回复。

    结果让洛伦沮丧,上诉失败,维持原判,他还是得赔偿百分之二十的医疗费。

    这时,手机屏幕上弹出了今天新闻的头条,“上林花市”的字眼着实刺眼,洛伦将它拉到面前的虚空中,迅速浏览,昨夜上林黑市的位面崩溃,因为大量造物主的阵亡,已经引起相关部门的高度关注……

    洛伦皱着眉,又打开一条条相关的新闻,毫无疑问,黑市已经成为热点,眼前一格格的新闻界面,全是关于黑市的负面消息。

    他飞快将重点相关浏览一遍,不由得一阵苦涩,昨晚的事件,比想象中还要严重。

  

(收藏快快读书网m.kkdshu.com免费看小说)
上一章 目录 未完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