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章 返回书页 下一页
    悲伤,慌乱,人心不定,这就是子安县现在的现状,刚刚经历了鬼修带来的灾难,紧接着就连子安县的县尊,统管整个县城的人物都死了,这让那些普通的百姓如何不人心惶惶。

    而在这个时候,能够站出来安抚人心的,也就只有子安县的长吏和武备了,当万归山带着士兵回到子安县,看着在街道上不断的守备军,子安县城的老百姓,这才感觉到了一丝安全感。

    子安县衙之内,此刻早已挂上了白帆缟素,一口棺椁也安放在这里,在这里面躺着的,正是子安县县尊的尸体。

    “莫河,青梅道长还未归来,县尊大人的身后事,这几日只能先劳烦你了,我已经派人给县尊大人的宗族送去消息,想必在这几日之内,就会有县尊大人族内之人,将县尊大人的尸身带回族内安葬。”安守成脸上一脸的疲惫之色,对着站在一旁的莫河说道。

    当他昨日听到县尊大人的噩耗之时,安守成就非常的明白,自己接下来就要忙碌起来了,作为子安县的长吏,这个时候自己必须要保证子安县不能再出其他乱子,所以从昨日回来,一直忙到现在,几乎是滴水未进,现在他也感觉到非常的疲惫。

    “安大人放心吧,这几日我会守护好县尊大人的尸身,等待县尊大人的宗族来人。”同样在县衙之中没有离开的莫河,听到安守成的吩咐,没有丝毫犹豫的便点头答应了。

    其实也不需要他做什么,只是县衙这边人手不足,县尊的灵堂总要有人看守,他这个小道士再合适不过了。

    在皇朝之中,一般统领一地的县尊、府尊之职,都不会安排本地人担任,这是为了避免官员利用职务之便,为本地亲族大开方便之门,从而在自己执政之地一手遮天。

    这种事情在皇朝统治之中发生的并不多,但也的确有那么几个例子,所以往往有一地的父母官死去,他的尸体可能会在县衙之中存放数十日之久,被他的本族带回去安葬。

    安守成对莫河交代了之后,也没有多留,急匆匆的就走了出去,还有一大堆的事情等着他处理,现在他可闲不下来。

    在安守成走后,县尊的灵堂之前,就只剩下了莫河独自一人。

    看着眼前安静的灵堂,莫河突然有些同情县尊,县尊的灵魂,赵玉清在昨日被那个黑色的铁链勾走了,现在也不知道是否安全,哪怕将县尊安葬了,可能……!

    想到了这里,莫河心情又变得有些低落了。

    起身走到一个蒲团前,盘腿坐在其上,莫河缓缓的闭上了双眼,进入到了打坐修炼的状态。

    现在闲来无事,正好把今天的早课补上,因为一大堆事情的耽误,莫河今天的早课还没有做呢。

    体内的灵力按照一个固定的轨迹运转,在识海之中,莫河可以看到,一片无边的汪洋之中,一棵大树孤零零的生长水中央,看起来有些突兀又和谐,就仿佛整片汪洋的滋养,就孕育出了这么一颗植被,也同样因为它的存在,让这片汪洋多了一丝生机。

    这幅画面现在还有些虚幻,看起来并不那么的真实,不过比起刚开始来说,现在已经好多了,正在不断由虚转实。

    接下来一连七天的时间,莫河几乎都呆在灵堂之中,除了偶尔有人送饭进来之外,没有任何人来打扰莫河,给了莫河一个安静的修炼环境。

    而至于县尊的尸身,莫河只需要稍微注意一点,用灵力防止尸身腐烂就可,其他也没有什么需要他做的。

    等到了第七天的时候,在灵堂之外,终于来了一伙人,走在最前面的是安守成,后面还有几个一看就是外乡人的。

    “各位,县尊大人的尸身就在里面,请各位随我进来!”

    “终于来了!”灵堂之内,当莫河听到外面传来安守成的声音,他便知道自己的任务结束了,于是便从蒲团上站起来,目光望向了门口。

    很快,安守成便带着几个人进入了灵堂,先对着莫河点了点头,然后领着他身后的几人,给县尊大人的灵堂上了一炷香,然后才对众人介绍莫河道。

    “这位是青梅观的莫河道长,这几日一直视他为县尊大人守灵。”

    听到安守成的介绍,跟随他一同而来的几人,立刻上前对着莫河行了一个躬身礼,其中比较年长的那位开口道:“多谢莫河道长费心了!”

    看到对方向自己行礼,莫河也赶忙回了一礼,同时打量着眼前这几人。

    这几人身上的穿着打扮都非常的不错,而且其中有几个气度不凡,刚才对自己说话的那位,更是隐隐有一种上位者的气势。

    “看来县尊的亲族很不一般啊!”莫河看着眼前这群人,心中默默的想到。

    简单交流了几句,接下来便是交接县尊大人的尸身,其中自然有一套这个世界的仪式,步骤比较简单,青梅道长也教过莫河,因为这一套仪式,对于客死他乡的那些人基本上都是适用,只不过对于不同身份的人,在一些物品的规格上会有所不同。

    在整个仪式完成之后,县尊大人的亲族之中,领头的那位走上前来,递给莫河

(收藏快快读书网m.kkdshu.com免费看小说)
上一章 目录 未完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