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章 返回书页 下一页
    子安县那边出了事,现在如果赶过去,那自己安危难测,这让莫河心中升起一丝犹豫。

    不过很快,莫河就再一次迈动了脚步,向着子安县城的方向而去。

    莫河心中隐隐觉得,笼罩县城上空的那一团黑雾,绝对和子安县出现的那些鬼修有关,想到那些死去的孩童,莫河就恨不得将这些鬼修一一击杀。

    至于子安县那边可能存在的危险,莫河心中虽然有些担心,但是他愿意冒这个险,自己来到这个世界,迟早是要面对那些危险的,毕竟自己不可能像一个缩头乌龟一样,永远躲在一个角落里修炼。

    当莫河来到子安县城前的时候,正准备进入,却发现笼罩着子安县的那一层黑雾,这时竟然在缓缓消散,而从子安县城之内,隐约间竟然传出朗朗的书声,然后有一道金光,刺破了头顶的黑暗,从子安县上空的黑云之中射了出去。

    莫河赶忙进入子安县城内,立刻便看到了子安县的县尊,正在和一个神魂境界的鬼修交手。

    只见县尊的身上,此时笼罩着一层金光,恍如太阳一般耀眼,一手执印、一手执笔,正在天空之中写下了一行字。

    “苍茫天地,浩荡乾坤,煌煌大日,灼灼其华,修吾战戈,著吾残甲,了吾残躯,守吾其家!”

    ……

    这是这个世界的一篇诗词,文采并不如何出众,但年代已经非常久远了,收录在这个世界的《诗典》中,并不如何的出名,但是此刻由县尊写出,莫河却感觉到了一种慷慨赴死的豪情。

    而从子安县城的许多大户人家的家中,也传来朗朗的书声,正在诵读着由县尊写出的这篇诗文。

    莫河从县尊身上那一层金光之中,仿佛感觉到了一种万民的意志,一股众志成城之威。

    在这股威势之下,对面前朝的县尊如何是对手,身上那一层森森的鬼气,不断被县尊身上的金光消融。

    而除了前朝县尊之外的其他鬼修,此时情况要更惨一些,在他们扑向那些子安县的百姓的时候,就惹怒了子安县本地的士族豪门。

    虽然这些只能在县里的士族豪门,属于整个皇朝的士族之中最低等的一个层面,但在这个拥有超凡力量的世界,他们这些传承已久的家族,也是有着自己的底蕴的,多多少少懂得一些修炼方面的东西。

    这就是为什么子安县的豪门富户,几乎不会邀请青梅道长去他们家中的原因,也就是因为望月山上的那两颗青梅树,才让青梅道长和这些本地的豪门富户有了交情,彻底融入到了子安县的这个集体之中。

    看着身边不远处,这形体有些涣散的鬼修,依然戾气不改,奋力向着街边的一个瑟瑟发抖的小商贩扑去,莫河一路上积攒的怒火终于找到了一个发泄的地方。

    莫河手中掐动法诀,在身前凝聚出一根木刺,然后另外一只却快速的搭在了木刺上,手掌快速的划过,就见这根木刺上,立刻多出了几张驱邪符。

    之前莫河和鬼修交过手,知道自己现在所掌握的术法,能够对付鬼修的不多,反而不如这最普通的驱邪符来的实用一些,于是他便想出了这么个办法。

    会灵机一动,想出这个办法,还多亏了当初来青梅观找茬的王峰和赵虎二人,也正因为见识了他们用符的手段,这才点醒了莫河,不管术法、符箓或者法器,终究是由人来使用的,同样的东西,在不同的人的手中,能够展现出的价值却不同。

    “去!”体内灵力催动下,莫河身前的这根木刺向前飞出,瞬息间便刺向了那个鬼修。

    而此时那名鬼修虽然已经发现了莫河的动作,但是却根本来不及躲,加上现在正是他虚弱的时候,只能眼睁睁的看着木子临身,不过对方却也没有太担心。

    “还好,只是一个小毛孩子偷袭,他的这种法术对我根本没有什么作用。”心中刚刚升起这样的念头,这名鬼修就突然一惊,他发现这道木刺在刺过自己身躯的刹那,竟然伤害到了自己的鬼体。

    “怎么可……!”最后的话音没有出口,这名鬼修的身躯,便化作黑烟消散了。

    鬼修原本就是人死后的灵魂修炼,现在再死一次之后,算是彻底的灰飞烟灭了,连投胎的机会也没有了。

    兴冲冲的冲进子安县城,结果情况根本没有像自己想象中那样发展,反而是自己这边落入了下风,这位前朝的县尊,即便是遇到这样的情形,现在依旧是处变不惊。

    “一群无良士家子,当初皇朝危难,请你们伸手援助,一个个却怎么都不肯,如今投靠了新的皇朝,现在却一个个出来表现,本官当初临死之前,真应该拉着你们一起陪葬,不过现在也不晚!”这位前朝的县尊看着下方那些子安县豪门大户,脸上露出愤恨之色,随即又出现了一抹诡异的笑容。

    “一道幽冥帖,请君入冥土,和我一起走一趟吧!”就在他脸上露出这么诡异笑容的同时,在他的手中非常突兀的出现了一样东西,看起来像是一张请帖,但是颜色却是漆黑之色,给人一种不祥之感。

    而看到这张漆黑色请帖的县尊,

(收藏快快读书网m.kkdshu.com免费看小说)
上一章 目录 未完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