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章 返回书页 下一页
    顾诚的话很不客气,好像是吃定了他们两派的人一般,这让钟林和董魁的面色都是一黑。

    他们已经许久都没有看到这么嚣张的年轻人了。

    钟林冷笑了一声,站出来道:“先让老夫先来吧。

    年轻人都气盛,虽然修行一途是达者为先,不看年岁,但老夫这么多年的米,可不是白吃的!”

    顾诚掏了掏耳朵,无所谓的拔出血渊剑,走出去站在了长乐帮的大堂中央。

    因为是斗法,双方一攻一守只出一招,所以并没有去外面的演武场。

    “动手吧。”顾诚淡淡道。

    斗法当中先发制人其实是占据优势的。

    先行出手可以有更多准备的时间,而对方并不知道你究竟会用什么手段,被动应对总要比主动出手更困难。

    钟林冷哼一声,双手捏着印决,一缕缕的血色丝线从他十指当中迸发,探入他那宽大的衣袖当中。

    一阵金铁交织的铿锵声响起,一个个关节金属被血线所拉扯出来,排列组合,最后竟然形成了一个半人高的金属人偶,身后血线交织,好似牵丝戏一般。

    锵!

    金属人偶的双臂、手肘、膝盖等关节部位,纷纷弹出了锋锐的利刃,看上去无比的森冷。

    “看样子顾大人用的是剑?那不知道你一柄剑能否挡得住我这八柄剑!”

    道玄宗擅长的是各种左道秘术,号称道玄三十六秘术,实际上真正有杀伤力的,能够拿得上台面的不超过十门,眼下这钟林所施展魔傀血偶便是其中之一。

    在血线的操控下,魔傀血偶的身躯扭曲成了一个极其诡异的弧度,甚至还在半空中不停变幻着,但不论怎么变幻,那魔傀血偶身上的利刃,总有一半对着顾城。

    长出了一口气,下一刻顾诚的右手瞬间替换成了黑僵臂,血渊剑之上蓦的绽放出了一抹幽暗的冥火来。

    跟之前顾诚以黑僵臂施展一字炎阳剑不同,这一次所绽放出的冥火幽暗不定,不是虚无的气劲,而是仿佛真的有阴烛冥火在燃烧着,甚至就连周围的光线都被吸入其中,每一次冥火跳动,都好似隐藏在幽暗中的鬼神张开了双目。

    烛阴剑式,鬼神张目!

    这还不算完,在出剑的一瞬间,顾诚于脑海中勾勒歃血符文,体内的鲜血骤然沸腾,一抹幽深的血芒紧贴在剑锋之上,带来极致的煞气深寒。

    “嗤!”

    好像烧红了的刀子插入了牛油当中,极致的顺滑流畅。

    魔傀血偶在顾诚那一剑之下,彻底被斩成了两截,所有的牵丝血线在歃血的力量之下纷纷被其吸收,正好弥补了顾诚之前动用那一瞬间歃血所带来的消耗。

    “花里花哨的,装什么大尾巴狼?”

    顾诚收剑后撤,这几乎是他力量极致的一剑,同时也带给他一种极致舒爽感,那是一种念头通达的感觉。

    这跟昨日他杀了五脏道人有关。

    前世的谨小慎微和这一世被暗算针对的遭遇总是让顾诚的心中有着一丝阻碍和郁气,或许是那个已经被暗害的‘顾诚’所留下的一丝不甘。

    而随着五脏道人的身死,那一丝郁气也终于消散。

    拳头和刀剑是他安身立命的根本,顾诚追寻力量权势,不是想掌控别人的命运,而是想要掌控自己的命运。

    心态上的某些变化甚至影响到了他修行上的进步。

    虽然眼下顾诚的实力境界没有半分提升,但他出手时的精气神却是已经有了明显的变化。

    而此时钟林望着自己那已经至零破碎的魔傀血偶,目光呆滞,面色涨得通红,一脸憋屈之色。

    顾诚那一剑的强大锋锐的确是超乎他的想象,他那用精钢所打造,并且用秘法所炼制的魔傀血偶竟然在那一剑面前好似豆腐一般被切开,自己的牵丝血线也被一股奇异的力量所吸收。

    但若是正面对战,他敢保证顾诚绝对没办法长时间动用这种力量,而他却还有数种秘术没动用呢。

    不过此时是斗法,一招之下,输了便是输了,他若是还胡搅蛮缠不服气,那丢的可是整个道玄宗的脸。

    “老夫认栽了!”

    钟林冷哼了一声退了回去。

    这时董魁忽然道:“我青山剑宗这一局由我麾下的门客黑石道人出手,顾大人可同意?”

    顾诚耸耸肩:“无所谓,在下来者不拒。”

    顾诚对自己的实力很有信心,也可以说是很有逼数。

    黑僵臂和歃血等秘术可以保证顾诚拥有极其强大的爆发力,斗法这种对拼方式虽然看似是境界稍弱的顾诚吃亏,但其实是对他最有利的。

    那黑石道人站出来,用略显阴沉的声音道:“顾大人,秘术无眼,动用了可就收不回去了,你可要小心啊。”

    之前在五脏庙鬼的影像当中顾诚看到过这黑石道人出手。

    对方好像是掌握着一种好像是阴影一般的秘术,能够将这种阴影实体化。

    但此时黑石

(收藏快快读书网m.kkdshu.com免费看小说)
上一章 目录 未完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