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章 返回书页 下一页
    小野猫也终于吃了个心满意足,长长的舒了一口气,打了个饱嗝,然后扭头看向那只一直不愿意让它喊爸爸的猞猁。

    猞猁在月光下静静趴着,看上去好像是累极了的样子。

    向来爱干净爱整洁的它,此刻看起来有些脏乱,一些毛发忤逆的凸起,一些草果子顽固的粘在上面,还有一些干燥的灰尘牢牢吸附其中。

    到底干了些什么?

    黑足猫趴在地上歪着脑袋,远远看着猞猁。

    猞猁睡着的神情像极了爸爸。

    爸爸以前也总是这样睡在它身边,眼睛眯着,但隔一会儿,就会忽然睁开一条缝隙,确定身旁的异响只是风声或者是完全威胁不到它们的小动物之后,又会慢慢闭上眼睛。

    猞猁现在的样子,当真像极了爸爸。刚刚它的眼睛还悄悄的睁开一条缝隙,然后又缓缓闭上。

    黑足猫吃饱肚子之后,感觉自己的身体稍微恢复了一些,已经可以慢慢匍匐爬动。

    它看了看天上那个像极了圆圆小水潭的大月亮,天空一片湛青,四周寂静无声,夜晚宁静而肃穆。

    这样的情境,让它生出一个自己似乎应该为猞猁做点什么事情的念头来。

    如果是以前,它可能会去抓很多大蜘蛛或者其他的大虫子回来给猞猁吃,但今天,身负重伤的它显然没法这么做。

    所以,帮猞猁梳理一下毛发吧。这是它现在唯一能做的事情。

    忍着疼痛,它慢慢爬到猞猁旁边。

    可还没等它将自己的舌头触碰到猞猁的大脑袋,猞猁的一双眼睛便立时睁开。

    看到近在眼前的小野猫,猞猁又闭上眼睛,问道:“难道一只鸡还不够你吃吗?你还想吃我的脑袋不成?”

    额......

    真是个不解风情的家伙!

    小野猫把身子往后挪了挪,将自己与猞猁拉开一些距离,一脸稚气的说道:“我想帮你梳理你的毛发。”

    “嗯?”猞猁还是闭着眼睛,“就你现在的样子?”

    语气充满了怀疑。

    那意思很明显,就你现在的样子,连我的背都爬不上,你要怎么帮我梳理毛发?

    “对啊。”小野猫也是个二愣子,它一脸肯定的说道,“为了感谢你的大肥鸡,让我帮你吧。”

    “别。”猞猁翻了个身,“我可没有这种让小不点帮我梳理毛发的癖好。”

    我特么又没有恋同(tong)皮(pi)。

    “可是,我总要为你做点什么。”黑足猫瞄准时机,忽然身体向前,用自己的舌头在猞猁的脑袋上狠狠舔了一下。

    猞猁一个激灵坐起身,满脸不可思议的看着小野猫,眼睛里有一丢丢小愤怒。

    看到猞猁的反应这么大,小野猫也被吓了一跳,完全不知道自己哪里做错了。

    “以后不许再这么做。”猞猁叫道,声音有些大,也有些生气。

    它生气,是因为在它的记忆中,只有自己的父母才那样亲昵的帮自己梳理过毛发。你一个跟我没有任何血缘关系的小家伙,就算跟我关系再好,也永远不许破坏我记忆里的美好。

    父母留给它的,估计也就剩下那些遥远的记忆了。

    小野猫不解又委屈,完全不知道自己这么做怎么就做错了。

    帮同伴梳理毛发,这不是猫科动物最基本的交流方式吗?

    当猫咪刚出生时,猫妈妈会通过给幼猫梳理毛发来加强情感联系,而幼猫在社会化学习过程中也会学到这一点,于是它们就在日常生活中给与自己朝夕相处的猫咪整理毛发。

    整理毛发的行为不仅可以帮助猫咪清除身上的死毛、隐藏在毛发中的跳蚤等,还能巩固猫咪之间的关系。

    帮同伴清理毛发,这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了,为什么猞猁会反应这么大?

    小野猫完全不能理解猞猁的反应,只是一脸无辜的看着它,问道:“你怎么了?”

    猞猁怕是也意识到自己的态度有些不对,便柔和了语气,说道:“我不是你认识的其他猫,在没有得到我的允许之前,不要对我做那样的事情。”

    “可是,帮助同伴梳理毛发,这本来就是咱们各种猫之间的交流方式啊。”

    “我们已经不是普通的猫了。”猞猁道,“我们的思想与智慧都在不断提高,我们甚至还学会了人类的语言。所以,别在用普通猫的脑子去想问题。”

    “就算我们已经不是普通的猫了,但我们还是在吃肉啊,这一点一直没变。”小野猫睁着圆溜溜的大眼睛,用一种渴望的眼神看着猞猁。

    它渴望的不仅仅是一个盟友,它更渴望一个‘家’。如果这个家没有妈妈,至少有个爸爸。

    就像每一个走丢的孤独小孩那样,它在无助的渴望一个亲人。

    猞猁并不是不知道小野猫一直想喊自己做爸爸的想法,小野猫说过很多次,但每一次,猞猁总是告诉它,咱们没有血缘关系。

    “我们吃肉这点是没变。”

(收藏快快读书网m.kkdshu.com免费看小说)
上一章 目录 未完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