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章 返回书页 下一页
    “训练家的旅程是一场无尽的探险,冒险中的坚韧不拔和决不放弃是最为珍贵的回忆,也对我们了解宝可梦与自然起到了最关键的作用,它诠释着人类与宝可梦、人类与大自然的各种关系,这是在缓慢生活中的青春少年式成长。”

    曾因频繁涉险而重伤导致全身塞满金属骨板、骨钉、金属架,拍个x光看起来就像只钢系宝可梦的著名宝可梦探险家、对战金字塔首脑——神代,曾在《征服高山》中这样写道。

    探险精神是激励着训练家前进的最强动力,与宝可梦之间的感情就是在一场场未知的冒险中所逐渐深厚,而真夜面前的世界初始之树,具有着极多冒险要素。

    对训练家来说,世界初始之树是每个人都憧憬探索,却又无人能触及的圣域。

    如果没有由王室历代保存的地图,根本没有人能够找到这里。

    真夜曾在山底试过让喷火龙直接飞上去,但飞着飞着就迷失了方向,整个世界初始之树好似有一股神秘的力量笼罩,想要登顶只能通过自己的力量。

    他没有学着原著的小智一行人从内部进发,而是选择了以爬山的方式从外部登顶。

    从外面爬山总不会有什么奇奇怪怪的免疫系统吧?

    现在真夜已经爬到了五千米左右,但是,对世界初始之树来说,这只是起点。

    目测高度超越八千米,这座有着树状外形的小山,和珠穆朗玛峰类似。

    说来也有意思,藏语中“珠穆”是“女神”的意思,“朗玛”是“母象”的意思,珠穆朗玛峰的整体意思为“大地之母”,与“世界初始之树”有着异曲同工之妙。

    “路越来越陡了,脚下全是屑石和岩缝!”

    真夜的表情还算轻松,上次爬这么高是在白银山,一路上不仅得爬山,还得与四天王对战,消耗的体力精力都不是常人能够接受的。

    他不时对着洛托姆的镜头说话,“虽说也能用乘骑宝可梦代步,但世界初始之树是对训练家的考验,训练家是天生的冒险者,安逸会让冒险失去意义,即使是高山也不能阻挡脚步。”

    直播间不少观众感叹着,训练家不强,普通训练家根本不是强大宝可梦的对手,但他们之间却能相处融洽,甚至反过来指挥强大的宝可梦。

    原因就在于训练家自身没有强大的力量,却有一颗坚韧的心。

    世界初始之树上的自然环境异常复杂,到了5000米以上后,有数不清的陡坡和峭壁,甚至还有岩崩、滚石现象。

    真夜只要随意往一堆碎石上踢一脚,就会有哗啦啦一大片石屑滚下去。

    而且这里气象变化无常,一小时内都能感受到明确的温度变化,大风冰雪极为恶劣,就算飞行宝可梦能找到方向,顺利飞上去的可能性也很低。

    堪称“比雕也无法逾越的山峰”。

    等到六千米左右的时候,由于体力消耗过大,真夜开始觉得身体有些不舒服,一不小心踩在碎石上,脚步踉跄,差点摔倒。

    沙奈朵从精灵球里跳出,扶了他一把。

    皮卡丘不敢随便出来,主要是害怕那为数不多的落脚点塌了。

    真夜刚缓口气,忽然眼神一凝,沙奈朵念力爆发。

    洛托姆吓了一跳,直播间观众也疑惑,然后镜头转过去,只见一只圆溜溜的红色宝可梦出现在三米外的位置,在沙奈朵的念力下驻足不前。

    “这个高度开始有宝可梦出没。”

    真夜将宝可梦的画面放大,对着镜头道:“这是一只圆法师,虫系宝可梦,一般情况不会在在低温环境下生存,但它却做到了,想必早已习惯了这里的环境。”

    这就是宝可梦对环境的适应性,哪怕一只虫系宝可梦都能逐渐适应低温,阿罗拉形态的宝可梦就是对其最好的证明,也只有拥有着这样适应能力,宝可梦才能够适应诸天万界。

    观众中忽然连着刷出弹幕。

    “看那双眼睛!”

    “园法师的眼睛是这样的吗?”

    “我的天,好漂亮!”

    “它的眼里有星星!”

    镜头拉近,这只圆法师还挺萌的,尤其前面那两只圆溜溜的大眼睛,宛如点缀着星辰,好似能看见宇宙。

    真夜摇摇头,对着镜头解说道:“并非如此,这只与蟋蟀类似的圆法师,其实是瞎的,眼睛里星辰一样的东西,其实是坏死的眼底组织,美好背后的事实很残酷。”

    真夜其实对圆法师两对卷卷的触角更感兴趣,他实在想不出为什么圆法师进化成音箱蟀后,触角就会变成胡子。

    他正打算让沙奈朵将圆法师放走,却收到了蓝染的兑换申请。

    虚圈养殖场规模稳步扩张,蓝染是个大客户。

    “瞎眼,蟋蟀...东仙,我给你找了只不错的宝可梦。”蓝染眯着眼,这次直播他一分钟都不想错过,他听鬼斯讲了很多宝可梦世界千年前的事情,越听越觉得有意思。

    世界初始之树、千年前的传说与战争,实在太让人期待

(收藏快快读书网m.kkdshu.com免费看小说)
上一章 目录 未完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