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章 返回书页 下一页
    在黄立极离宫的时候,已经晋升为司礼监掌印太监,已经是宫里大太监的王承恩,此刻出现在停尸房。

    这是司礼监的一处偏房,本不是用来停尸,是魏忠贤在的时候,特别留用的。

    现在,这里躺着李实的尸体。

    王承恩面无表情的站在李实尸体前,听着仵作的话。

    仵作低头向王承恩,十分恭谨又谨慎的道:“公公,李实看似是上吊自杀的,其实上吊之前已经被下了迷药,他怎么死的,他自己都不知道。”

    王承恩眼神微变,慢慢的说道:“你验查清楚了?”

    仵作道:“清楚了,他身上还有些於伤,应该是被人强灌下去的。”

    王承恩面上有丝丝凝重,心里开始想着到底是谁做的。

    宫里虽然被曹化淳清洗过一次,但魏忠贤掌控皇宫太久,谁也不知道里面还有多少他的人。是担心暴露,还是李实知道什么人的把柄,被人灭口?

    不管怎么说,这个人在宫里应该有些地位,不然做不到将李实无声无息的灭口。

    会是谁?

    王承恩心里思索,好半晌,他也想不到会是谁,与仵作道:“这件事,只有你我二人知道,要是再有第三人,你就会是这具尸体。”

    仵作脸色一变,连忙道:“公公放心,打死我也不会多嘴半句!”

    王承恩又看了眼李实的尸体,转身回转乾清宫。

    到了乾清宫,王承恩不敢隐瞒,将事情与朱由检说了。

    朱由检似乎一点都不意外,语气淡淡道:“现在还不是时候,等明年再说。”

    王承恩退到一边,不再多言。

    黄立极出了宫,在府邸见了冯铨,周应秋等人,半个时辰,这些人出来,穿好官服,开始进入各自的衙门。

    这些大人物终于上班了,朝野官员总算是松了口气。

    要是持续闹下去,不说国政,就是皇帝震怒,肯定要有无数人倒霉,朝野本就人心惶惶,忧惧恐怖,要是再出事,不知道多少人要吓破胆。

    黄立极随后召见了北直隶巡抚卓迈,命他将‘崔呈秀案’整理好,上交,由三司会审。

    卓迈巴不得扔了这个烫手山芋,当即就整理卷宗,送到了都察院,结果接收的人并不是都察院左都御史曹于汴,而是右副都御使周清荔!

    这个看似正常的交接,让卓迈头皮发麻,连夜辞官,第二天一早就收拾好东西,准备回乡了。

    随着黄立极服软,诸位大人们回朝,这场百官罢朝的闹剧,匆匆结束。

    这也让朝野十分心惊,宫里的这位十六岁的小皇帝,手段还真是厉害!

    天启七年,十二月十一。

    周清荔从都察院回来,脸上黝黑,看不出什么表情,但熟悉他的人都知道,他的表情很是凝重。

    周方与周正陪着他,在后厅吃饭。

    周方忍了半天,还是问道:“爹,又出什么事情了吗?”

    周清荔本就没什么胃口,被周方一问,放下筷子,看着两个儿子道:“现在魏忠贤,崔呈秀的案子都在我手里。”

    周方自然知道,神色也担忧,道:“是有人给爹施压了?”

    周清荔眉头似乎一直皱着,道:“魏忠贤,崔呈秀涉及的人太多,有确凿的证据,但都是朝廷大员,我无权调查,也不能做什么。”

    周正倒是会意过来,这两人牵扯到整个朝廷大员,就没谁干净的,要是真的查,非把朝廷犁一遍不可。

    “皇上是什么态度?”周正问道。

    周清荔看了周正一眼,道:“皇上态度有些匪测,一边让我抓紧调查,却不允我扩大范围,也不允许我结案,一边又表现的漠不关心……”

    周正若有深意的道:“皇上对魏忠贤厌恶至极,宫里那些事情,他肯定心里有数。”

    周正记得,清算‘魏忠贤逆案’一直持续到崇祯二年末,显然,明年的崇祯皇帝还在隐忍,等待机会。

    周清荔似乎也早有所料,道:“刚才在宫里,有消息说,皇上准备遴选阁臣。”

    这就对了。

    周正暗道,朱由检还没有掌握朝局,手里没几个人,等他握住朝局,有足够的人手,就会对阉党发起全面的清算。

    魏忠贤贪污弄权,朱由检就不能忍,何况魏忠贤还想着篡朱家的江山做吕不韦,这岂是朱由检能忍得了的?

    周方想着朝野那些大人物,心里一动,道:“爹,莫非是东林那些人又要回来了?”

    周清荔瞥了他一眼,道:“东林逆案没有翻过来之前,他们是无法入阁的,我听说,是来宗道,施鳯来等人。”

    周正听着暗自摇头,这几人其实也是阉党,但痕迹不那么明显,与黄立极等人关系疏远,显然朱由检是想要一个过渡,并不是他中意的人。

    周清荔说完,又看向周方,道:“你在大理寺谨慎一点,实在不行就告假。”

    现在的朝野混沌一片,杀机四伏,周方的性

(收藏快快读书网m.kkdshu.com免费看小说)
上一章 目录 未完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