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章 返回书页 下一页
    这对于喜欢将食物都做熟了吃的广州人来说,简直就是胡闹的表现。

    在他们看来,将食物做熟了是一方面,做的精细好吃又是另外一个方面了。

    而见识过了山东比脸还大的打卤面的大碗了之后,再来瞧瞧茶楼里还没有个拳头大的小点心篓子,这他娘的都要一样的价钱,这群广东佬怎么能这么的不要脸呢!!

    再然后,在这里呆满了不过一个月了之后,初邵军就变成了……真香……

    他的舌头在被广东的靓汤给洗涤下了一层鲜咸的油壳儿了之后,那是彻底的接受了属于粤系的美食。

    今天,有钱了的初邵军要请兄弟们去吃的就是广州最大也是最繁华的茶楼之一,成珠楼。

    这个最初起于私家菜,后因自家的财大气粗而单单分出来做的茶楼,现如今因着乱世已经被易手了七八回了。

    可是这茶楼中的厨子却不曾有丁点的流失,还是将原本大户人家私厨的方子给很好的保存了下来。

    当中有一道招牌菜名为小凤饼,可是响彻整个广东省内的名小吃。

    旁人再怎么模仿,源头都是出自于这个东主楼的。

    因为这就是那位伍家的富商富商的一个小丫鬟小厨娘,情急之下自己创造出来的菜肴。

    那你说这满大街的小凤饼,最正宗的还能是哪家?

    反正有钱没钱了的初邵军,最喜欢去的地方就是东主楼了。

    除了这个原因之外,还有一个是,它跟一般的茶楼不同。

    因为这茶楼不单单只是门口那一两层的小买卖,而是专门拿出来了一栋楼,就是为了做吃食的。

    除了单纯过来吃饭的人之外,还可以去楼里的粤剧小场中看戏,听曲,喝茶,打围,顺带手的还能将生意给谈出来。

    说句实在话,一位广州人从床上起来,让他走进这茶楼里边,呆上一天再出来,也是一点正事儿都不会被耽误的。

    现在初邵军带着大家就来到了这茶楼里边,其实大家都明白,说是请客实际上却是为了感谢。

    这一年多,就依照这少爷花钱的本事,那三十块钱加上一个月二十出头的补助,怕是还没上战场,就先要饿死在学校里边。

    别说宿舍里的人了,就是学校里的教官私底下也总要想办法贴补他一下。

    今天说是请客,实际上却是为了还钱。

    这不初邵军,还没等菜上来就把钱袋扔到了桌上。

    “来来来,都自己取就自己取我借了大家多少钱,你们就自己看着拿吧。”

    宿舍里年龄最大的那个就是广州本地人,他瞧着甚是遗憾,应到:“哎呦?这是怎么了?抢了山头了?”

    初邵军盘盘头:“没,跟家里人和解了,他们终是拗不过我,妥协了。”

    “这不,家里怕我没钱,就把这两年该我的都给寄过来了。”

    “来来来,快过来拿钱。”

    说完初邵军就把这论包装的现大洋拆了开来直接铺在了吃茶的桌上。

    而能被初邵军叫过来的人,自然都不是忸怩的,他们嘻嘻哈哈了一阵之后就把各自借给出的钱都拿了回来。

    随后就开口到:“行了,说说来意吧,你小子无利不起早,这一顿可不只是请我们吃茶的吧?”

    初邵军嘿嘿一乐:“自然,我是来问消息的。”

    他指了指北边儿的方向:“多久可以开始?”

    众人神色一凌:“未到时候,还需要一两年的光景。”

    “你一个学实战指挥的,怎么还盼着打仗不是??”

    “弟弟,听哥哥一声劝,趁着这些时日赶紧攒点人脉功劳,待到真打起来的时候也就轮不到你直接上战场了。”

    “你家是不是独苗,但也是富贵人家,何苦跟那些泥腿子一样,用姓名搏个前程呢?”

    初邵军皱眉,他能是傻的吗,他要的只是那个时间罢了。

    这几位大哥,家就是本地人,学的也是机密后勤这种文职的科目,军事素养没见多高,但是小道消息绝对是相当灵通的。

    初邵军的朋友可不是谁都能当的,除了真正生死与共的人,剩下的绝对都是有用的。

    这不这一顿饭出初邵军就得到了他想要的消息。

    这顿饭吃的宾主尽欢,初邵军有钱人家的少爷的身份也最终被确定了下来。

    无他,就在他们吃的最开心的时候,却见楼上雅间里走出一单蚕丝细褂颇有派头的中年人,乃是驻广州办事处的主管。

    但凡是晋北货的商家就没有不知道这位姓初的主管的。

    初家商行在这一片的口碑,那可真是呱呱叫好。

    他们商行只做批发,不管零售。诸多行脚商人,小商贩们听说初家又补了新的北货时,就会从广东各地远道而来,赶过来瞧瞧又有什么利好可以赚。

    他们家出的,可不止是行脚小商能看的上的货物。

    珍贵的药材,华丽的皮毛,还有独属于北方

(收藏快快读书网m.kkdshu.com免费看小说)
上一章 目录 未完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