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章 返回书页 下一页
    秦至庸一直在研究“活死人”是什么样的状态?

    王重阳的书,秦至庸读过,可惜的是,参悟不够透彻,心境没有达到足够的境界,终归是体会不到。

    现在,东方不败也在追求真正的“活死人”境界。秦至庸颇有点吾道不孤的感觉。

    想要找到一个知心朋友不容易,想要找个志同道合的人,更难。

    古来圣贤皆寂寞。

    心灵境界越高,接触的知识面儿越广,能找到“道友”的概率就越小。

    和东方不败论道,实在是令人喜悦的事情。

    二人相互讨论了各自对“活死人”境界的猜测。

    可惜,也只是猜测。毕竟他们的心境,都还没有达到真正的“活死人”境界。

    心灵境界,只可意会不可言传。领悟了就是领悟了,没有领悟,就是没有领悟。否则,说再多,都没有意义。

    秦至庸和东方不败的这一棋局,足足下了三天的时间。

    以二人的精力和体能,三天不吃不喝,不眠不休,不过相当于普通人没有睡午觉,影响不大。

    但是对弈,则消耗掉了他们太多的心神和体力。

    秦至庸看着棋盘,手中捏着一枚棋子,再也落不下去。

    “我输了。”秦至庸抬头说道,“东方教主的棋力,比我想象的还要强。”

    东方不败说道:“秦大人过奖了。我不过是胜了你半子而已。我下的定式,是许多国手共同创出来的,是众人的智慧。秦大人的算计能力,才是真正的令我震撼。”

    秦至庸下棋,有着强烈的数术风格,东方不败早就主意到了。

    秦至庸说道:“不知教主用的定式叫什么名字?”

    通过一盘围棋对弈,秦至庸不说把东方不败的性格和武功了解透彻,但是也把她的底细摸得七七八八。当然,东方不败同样对秦至庸的脾性有了很深的了解。

    东方不败说道:“天地大同。”

    秦至庸盯着棋盘,说道:“天地大同?好一个天地大同式。”

    棋盘上的黑白棋子,相互交错,你中有我,我中有你,融为一体。

    天地大同式的包容性,非常强。

    秦至庸采取守势,东方不败就用攻势。如果秦至庸采取攻势,那么东方不败的天地大同式,就会采取守势。

    这种棋局,符合道家的阴阳之道。好像无论秦至庸怎么算计,最后都要输半个子儿。

    掌握了天地大同定式,好似就立于不败之地。

    厉害,厉害。

    秦至庸说道:“天地大同,不正是儒家的至高理想吗?输给教主,输给天地大同定式,秦某心服口服。”

    秦至庸不在乎输赢,但是这次,他是真的心服口服。

    天地大同定式,那种包容天地的气魄,实在是太精妙。自己的算计再深,在天地大同定式面前,总是显得有些小家子气。

    东方不败收了棋盘,说道:“正道武林为了辟邪剑谱,风起云涌,暗藏波涛。余沧海想要辟邪剑法,第一个冒出头来,被秦大人你盯上,死的憋屈。秦大人就对辟邪剑谱不好奇吗?”

    秦至庸点头道:“当然好奇。辟邪剑谱的剑招,我见过,没什么稀奇,就一个特点,快。天下武功,无坚不破,唯快不破。无论什么武功招式,快到了极致,自然就立于不败之地。可是想要支撑这种发挥到了极致的速度,驾驭剑术的极限,需要特殊的内功法门和强健的体魄。辟邪剑谱上面的内功,竟然能让人短时间内功力倍增,实在是神奇。”

    “秦某是读书人,是朝廷官员,要恪守律法和心中的公正。能偷,能抢。直到现在,我都还没有见到辟邪剑谱的真面目。”

    东方不败说道:“秦大人,你是个君子。葵花宝典和辟邪剑谱同出一脉,你要是想看,我可以把葵花宝典给你参悟。”

    秦至庸问道:“我真的能看吗?”

    东方不败说道:“当然可以。”

    东方不败脱下了红色的长袍。

    她穿着白色的中衣,显得格外圣洁,秦至庸在她的身上见到了唐紫尘的气质。

    东方不败把长袍递给秦至庸,说道:“葵花宝典的功法,被我绣在了衣服上,我一直穿在身上,十多年来,衣不离身。以前,我把葵花宝典当成宝,现在我才知道,其实葵花宝典对我来说,已经没有用了。”

    葵花宝典,相当于是渡东方不败到彼岸的船,人上岸了,船自然就没用了。

    秦至庸说道:“多谢。”

    秦至庸一目十行,很快看完了葵花宝典的内容。

    东方不败说道:“这门功法,很有意思吧?”

    秦至庸点头道:“有意思。阴阳颠倒,剑走偏锋,最短的时间,把功力提升到极致。就是后患比较大。但是其中的武学理念,还是有值得借鉴的地方。”

    其实,葵花宝典已经不止是颠倒体内的阴阳二气,而是彻底改变身体的内分泌和激素。

    功法

(收藏快快读书网m.kkdshu.com免费看小说)
上一章 目录 未完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