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章 返回书页 下一页
    岳峰最近差事办得顺风满帆,但是烦心的事情也接踵而至,首先王启那边最近闹情绪,据说和家里彻底闹翻了,他是一门心思的要去西北从军,要到沙场上建功立业去。

    王启的父亲王丘山把他完全没有办法,便哭丧着脸来求岳峰,希望岳峰能够帮他一二,这个富态的胖子,看上去窝囊,其实难缠得很,拽着岳峰便是嚎头大哭,把自己老王家的事情吐槽得凄惨无比,岳峰被他缠得毫无办法……

    而关于西北从军的事情,岳峰也经过了多番打探,最后从侯思止那边打探到,宫里陛下有意是安排薛怀义为大总管出兵西征,对付突厥,王启逮的应该就是这个机会。

    至于武则天为什么忽然要安排薛怀义为大总管西征,其实这背后又有说道,侯思止那张脸看上去无比的猥琐阴沉,他压低声音,用一种近乎夜枭的声音对岳峰道:

    “宫里很多事情兜不住了,张昌宗这位爷啊,手段实在是高,不知他用了什么手段,把他的弟弟张易之也弄进宫了,陛下对其兄也十分宠爱。有了张氏兄弟这对年轻的璧人,陛下已经不爱白马寺了!

    可白马寺的薛大师却又还剃头挑子一头热,瞧眼下这情形,这个盖子恐怕要捂不住,陛下何许人也?她老人家可要体面呢!这不,薛师再留恐怕不成呢!”

    侯思止说完这席话,像夜枭一样“嘎,嘎”笑起来,岳峰真是笑也不是,不笑也不妥,场面真是尴尬得很。

    不过岳峰也弄明白了,这一次王启是铁了要跟薛怀义去建功立业去了,谁挡也不管用,而薛怀义呢,估摸着也是铁打的要出去领兵去了,因为武则天担心后院起火,事情板上钉钉。

    面对这个局面,岳峰只有对王丘山道:“王员外,这事儿您求我有些强人所难了,您不知道,我以前是王将军的下属,王将军提拔了我,要不然我哪里有今天?您说这种情况下,将军要打仗,我这个做下属的怎么劝?我一劝必然挨骂,将军一怒,我着实战战兢兢,害怕得紧,所以这件事我真的爱莫能助啊!”

    王丘山面对岳峰这个回答,他竟然也不能言语,回到家里之后生闷气呢!这不好久去找杨炯了么?他把杨炯叫过来,劈头盖脸臭骂了一顿。

    杨炯也在洛阳县衙里面呢,他还是主薄,他和岳峰的关系那不用说,自然是差到了极点,岳峰在洛阳县刚刚走马上任时候,杨炯还想了很多办法想着要让岳峰好看,至少要让岳峰没办法在县衙里立足呢!

    只是结果很难堪,凭杨炯的那点政治智慧和岳峰完全不在一个层面上,现在他姓杨的在洛阳县衙成了一个跑腿打杂的角色,洛阳县人人出风头,就没有他杨炯什么事儿,他心中憋着气呢,王丘山这样劈头盖脸的骂他,他哪里受得了,当即两人就干起来了。

    王丘山道:“杨炯,老实说我以前还让你三分,看你瞧瞧你现在这模样,你在洛阳县衙里面还算个什么东西?你连那些穿皂衣的衙役们都不如,他们走出去都比你有面子呢!

    我如果是你,早就拿块豆腐撞死了,还有脸继续混下去?”

    王丘山一扫以前的软弱,今天是拿杨炯出气来了呢,杨炯气得浑身发抖,王丘山道:“姓杨的,你别这样看着我,实话告诉你,这一次我王家的脸丢大发了!就是你们洛阳令岳峰搞的所谓洛阳整肃,我王家堂堂的五姓七望之族,现在在京城的门楣几乎要垮掉一半。我王家的门楣都要丢了,我还在意什么?我什么都不在意了呢!”

    杨炯本来要发飙生气的,一听王丘山这么说,他的火也发不出去了了,他想想自己在洛阳的表现也着实太差了,洛阳县衙连魏生明那样和岳峰有旧冤的人现在都混得风生水起了,走出去也都倍儿有面子了,唯独他杨炯依旧郁郁不得志,几乎是被忽略的存在。

    杨炯心中真是又惭愧又气愤,和王丘山的话他也不说了,而是转身就走,气鼓鼓的直奔洛阳县衙,一个人闷在廨舍中反复思忖。

    他发自内心的后悔,后悔不该和岳峰交恶,岳峰现在越混越好,他哪怕只是稍微和岳峰缓和一点关系,或者说他的脾气稍微柔软一些,也不至于落到今天这等地步了!

    他越想越自责,他想到自己当年高中进士的时候,那是多么的春风得意,可惜后面得罪了人被贬斥,经历了众多的磨难之后又遇到了暗宗,被暗宗悉心培养再回京城。

    他经历了这么多事儿,他自诩自己思虑成熟了很多,可现在看来他还差得远呢!

    “一事无成,真是一事无成啊!我杨炯将来死了,有什么脸面去见杨家的列祖列宗?”杨炯真有一股自我了结的冲动。

    “杨大人,杨大人!县尊大人请您过去呢!”冷不丁,廨舍外面传来了衙役的叫唤。

    杨炯愣了一下,如果放在以前,他肯定会冷笑一声,甚至会出言冷嘲热讽几句,可是今天他却道:“好,告诉县尊大人,杨某马上过去!”

    岳峰的廨舍,杨炯进门一眼就看到了他,岳峰穿着绿袍,是县衙里面唯一穿七品官服的头号人物。

    杨炯和他四目对视,他干笑一声,虽然他

(收藏快快读书网m.kkdshu.com免费看小说)
上一章 目录 未完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