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章 返回书页 下一页
    医药管理部门的批文来的很快,几乎是老领导前脚刚走,后脚就来了。

    批文里所认可还不只是临床试验的第一期,甚至直接认可了整个药品,认为其安全与疗效均已达到可以面世的级别。

    这是史上最快的临床实验,也是史上最快的新药研发。

    也只有直接攻克绝症的无敌新药,能当场拯救无数人性命的东西,才可能被这样一路绿灯的放行。

    因为,那些做决定的人,同样也会有各自的亲朋好友正嗷嗷待哺。

    早一天让这药问世,就早一天脱离危险的境地。

    每一个癌症病人在每一天夜晚入睡之前,都会有同一个忧虑。

    一夜过去,我还能不能看到明天的太阳。

    舆论似一百个种子被他洒下,从各行各业落向了全国各地,形成了一股不可忽视的凶猛浪潮,以势不可挡的冲击力和影响力掀起了全民热潮。

    癌症,真的被攻克了。

    从此以后,癌症再也不是绝症。

    一百个鲜活的例子,摆在了所有人面前。

    事实胜于雄辩!

    以这些人的社会地位,这些人的家境与背景,他们没有必要撒谎,他们这样不遗余力的为秦良站台,只有一个原因:那就是这药有用!

    他们的命被救活了。

    所以他们才愿意毫无保留的成为秦良的摇旗者。

    这一下,烟草管理部门、药监局现任的领导们和烟草公司里的诸多中高层领导,感到怕了。

    他们真的怕了。

    秦良这人最大的特点,就是混不吝的蛮不讲理。

    他既然说过戒烟烟不解除禁售,他就不卖药,他有钱也不赚,那他就一定会说到做到。

    本来这是件双赢的事情,因为癌症被彻底攻克后,吸烟最大的弊端与危险本就迎刃而解了。

    戒烟烟、抗癌药两者可以相辅相成。

    有财力的人可以逍遥自在的抽,往死里抽,反正不怕癌症。

    既快活似神仙,又逍遥自在无忧无虑,那可多爽。

    秦良完全可以主动找他们谈判,稍微低一低头。

    那么大家以后好好的一起合作赚钱,不就行了吗?

    但偏偏秦良就死不让步,要让他们先低头,先承认了自己的错误,然后他才再会考虑卖出特效抗癌药。

    舆论的呼声越来越强烈。

    无数人在网络上呼吁,抨击那些为了赚钱而罔顾百姓健康的大罪人,本来人家秦总做的就是功在当代利在千秋的丰功伟业,却被你们这些用软刀子杀人的恶徒穿了小鞋。

    你们卖的是烟,喝的是人血,你们就是活在所有人墓碑头上的刽子手。

    你们不但要遗臭万年,更一定要为自己的罪孽而付出代价,你们应该受到法律的制裁……

    有人在网上评论,他把自己父亲因肺癌而过世的事情说了个原原本本,再配上清晰详尽的病历本与照片。

    他的父亲在病痛的折磨中一天天变得愈加虚弱,说的话也越来越让人悲伤。

    一场活生生的人间惨剧,浮现在了世人面前。

    顿时,又有越来越多的人不断跟进,疯狂抨击。

    那些为了一己之力而罔顾道义,而让普通人在云烟缭绕中不断走向死亡的刽子手们,被刻画的淋漓尽致。

    于是乎,不到一周时间过去,烟草公司对秦良的指控正式全部撤销。

    但他们依然没有承认自己的错误,只是悄无声息的放弃了索赔,这依然没有让秦良感到满意。

    又有新的大人物开始介入了。

    他一个电话打到了秦良的办公室里,“秦良你好。我是……”

    秦良听到这个名字,浑身一个激灵。

    电话里这人说道,“秦良,你做的贡献我们已经看到了,我们希望你能够秉持大义,放下一己私怨,为这个时代做更多的事情!”

    秦良在电话里稍微愣了一下,但他却不软不硬的回答,“领导,你说的话我都明白,可我本来是要做好事,但偏偏就有人不让我卖。”

    “抗癌药是做好事,戒烟烟也是做好事,不能说因为戒烟烟伤害了一些人的利益就变成了坏事,对吧?这是非曲直,都看得明白的吧?”

    “没有烟草行业,我们还有三百六十行,那些人总能找得到饭吃,为什么非要在这一棵树上吊死?为什么他们非要把自己的财富建立在别人的病痛上?”

    “让这世界上少一个病人,多一份劳动力,社会的财富不就又多了一份吗?领导你要我做好事,那你能不能让别人也做一点好事?”

    对面的人很尴尬,没想到秦良这人脾气这么硬,这么臭。

    就连自己的电话他也敢不理,又简单的聊了聊,领导挂掉了电话。

    反正秦良就是那副态度,只要不解禁戒烟烟,我把药生产出来我也不卖。

    大约过了两三天,一个震动海内外的消息传了出来。



(收藏快快读书网m.kkdshu.com免费看小说)
上一章 目录 未完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