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章 返回书页 下一页
    苏州府都是滁州府地盘,“东征”目的地三府,如今就差一个松江府。

    邓健麾下人马与水师人马加起来,没有十万,也是八万人,一个松江府自然不在话下。

    霍宝这里,侯晓明等人也陆续回府城交差。

    说来也巧,仇威负责的常熟县知县开了城门,侯晓明、石三两人进攻的吴江县、昆山县两个县令守城不出。

    等到三个县城都被滁州军占据,吴江县、昆山县两地的官员就是押解来苏州,常熟县官员是降臣,也到府城求见霍宝这位少主。

    立场不同,霍宝也说不好这三地官员到底谁好谁坏,也没有耐心与精力去辨别,左右都是自己的选择,求仁得仁。

    对于失败者来说,有的时候活着比死艰难。

    杀人并不是上策,可杀人也是最好的警示。

    吴江县攻城战损耗不小,侯晓明部下伤亡近千人。

    这样的情况下,就算是吴江县令行事颇为刚正,并无明显劣迹,霍宝也不会想着照拂此人。

    主战的吴江县令、吴江县尉,都是抄家,阖家皆没。

    主降的吴江县丞之前被卸职,霍宝直接让他官复原职,协助滁州军稳定吴江县。

    昆山主战的官员,都被拘押,家眷罚没入苦役营。

    对于常熟县降的官员,滁州军没有考验他们的忠诚,直接调离常州,阖家往金陵待命。

    苏州府城的士绅,都在留心滁州军的动静。

    滁州白衫与蕲春白衫不同,滁州白衫所到之处,多士绅多是招抚;蕲春白衫,则是直接分了士绅土地,均贫富给那些泥腿子。

    三县官员进府城,多少人看着。

    常熟县不用说,没卵子的怂货,连反抗都不反抗,直接开了城门的。

    另外两县,都是主战后战败,看似都是拘押拿人,可处置结果又不同。

    昆山县官员家眷已经处置。

    苦役营!

    吴江县的官员家眷,最先拘押回府城,随后就没了动静。

    一府之地,官绅之间,本就是千丝万缕的联系。

    倒不是大家惦记着给吴江知县说情,而是想要看看滁州军处置三县官员的手段,想着是不是想办法为府城众官员说情。

    大家都有一份香火情,要是能说情的,就早点说情;要是不能说情的,就想办法将关系撕把开,别被拖累了。

    都在府城,要说一点没有干系,那也是自欺欺人。

    等到三月初一,苏州府衙贴了告示,初三午时三刻,吴江知县、吴江县丞以及两家成年男丁斩首示众,祭奠吴江之战中的数百英魂。

    众人皆惊。

    “哪里有这样的道理?就因为不降,就要阖家斩首?”

    “太过了,太过了!”

    “吴江县战了,府城也战了,吴江知县被斩首,那府尊大人?”

    “邓阎王不是走了吗?怎么留守的还杀人?”

    城中士绅被这消息惊得难安,想要寻门路打探也寻不着。

    谁让弥勒教在苏州府传播不广,大家对滁州军实在生疏。

    城中两个教首,张教首已经阖家被“送”出府城;李教首离开府城,去各县分辨真假教徒。

    吴江县令是流官,吴江县尉却是当地士绅大姓。

    虽说吴江县尉阖家被拘押,可还有亲族在,少不得往府城走动。

    只是府城也是乱糟糟的,数得上的官员全部都拘押,士绅耆老也都安静如鸡,不敢妄动。

    吴江县尉家跟没头苍蝇似的乱转,实在没有门路,就舍了上千两银子砸门路。

    结果砸到邬远这边。

    邬远眼下负责苏州府城治安,带人整顿青楼、赌场、酒肆等场所,在外露了脸,就让人留心。

    邬远哪里会收银子?

    只是他怕耽误霍宝布局,也没有将话说死,而是直接禀告给霍宝,看霍宝的意思。

    霍宝既决定杀人,就不是虚张声势。

    也不会为了所谓名声,就等到邓健回来再杀人,让邓健背黑锅。

    “还真是胆大,没有诛连亲族已经是宽厚,还敢上蹿下跳找关系?”

    霍宝颇为意外,却也没有放过吴江县尉的意思。

    吴江县尉早在带了县兵拼死抵抗滁州军时,就该晓得是这个后果。

    数百滁州军,不能白死。

    只惩罚“首恶”,没有迁怒吴江百姓,已经是霍宝的仁慈。

    吴江被俘虏的县兵,早已经一个不落,统统送到常州铁矿。

    吴江县尉的族人,得了回复,倒是后怕起来,不敢再上蹿下跳,立时老实躲回吴江去了。

    之前他们冒头,也有试探的意思。

    这世上最不乏落井下石之人,就算他们不被县尉拖累,可要是保不住顶梁柱,随后也少不得被“趁火打劫”。

    如今得了准信,保不住县尉,可也不会被迁怒,剩下的就是回乡自保了

(收藏快快读书网m.kkdshu.com免费看小说)
上一章 目录 未完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