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章 返回书页 下一页
    召集将佐,布置完军务之后,已经是过了二更天,曹彬虽然毫无倦意,却仍是强迫自己和衣躺到了床上,想要保持旺盛的精力,必然要好好地休息一番。这些天来,一路紧追代越,对方狼狈不堪,但曹彬亦是身心俱疲。

    不过好在,终于要结束了。

    终是比不得年轻时候了。想当年,愈是大战之前,自己便愈是冷静,倒下便能睡着,醒来便能提刀上马,现在,却是想睡,也无法睡着了。

    时局艰辛。

    这是曹彬最真实的感受。

    三殿下兵进长安,看似一切顺利,但整个大局,却是愈加恶化了。兄弟内讧,损失的却终是大梁的实力,作为朱温的心腹将领之一,曹彬对于朱温的死,是痛彻心菲的。

    谁都没有想到朱友裕会行此激烈之举,这也让敬翔苦心孤诣的顺利过渡计划胎死腹中。曹彬不是没有想过如果朱友贞后退一步,会不会局面会更好,但再三思虑之后,终是摇头否决了这个想法。

    不说别人,单是徐福,便决不会答应的。

    便是自己,又何能忍受一个弑父之人,高据长安宝座之上?

    如果能拿下衮海,或者还能喘上一口气。曹煊丢了天平,这是意料之中的事情,天平孤悬于外,实难守御,如今曹煊主动放弃了天平,保存了实力退入了宣武,与朱炽合兵一处,终是能够稳住中原局面,衮海落入自己手中,加上武宁,淮南,大梁在中原之地,仍是占据着优势。虽然与北面唐军相比,落在了被动之势,但至少还可以形成一个僵持之局,如果接下来能打开南方局面,仍然是大有可为的。

    守住河南之地,在依洛阳长安等凭关而守,力抗唐军,在集中力量经营南方,或可仍有一搏之力。

    躺在床上的曹彬,当真是思虑万千,各种念头纷至沓来,直至四更鼓响,这才迷糊着睡了过去。

    五更之时,霍然醒来,虽然仍觉得疲倦乏力,曹彬仍是起身,合衣而出。

    大营之中,炊烟已经袅袅而起。

    冬日天亮的晚,五更起火造饭,等到士兵饱食一顿,天色便也大亮了。

    无数炊烟蒸腾而上,尉为壮观,反观远处衮州城,虽然灯火通明,却是一片死气,曹彬一时之间,却是极为振奋。

    代超的确是一时人杰,但代越比之其兄之才,却只能称作泛泛之辈了。面对此人,曹彬心中胜卷在握。

    用过早饭,披挂齐全,亲兵牵来战马之际,整个大营之中,却是鼓号喧天,一营营的士卒依次列队,从各个营盘之中一一涌出,按照昨日晚间的军事布署,向着衮州城而去。

    天色大亮之际,数万大军已经抵达衮州城下,凝视城头半晌,曹彬指前马鞭,摇指前方,沉声道:“攻城!”

    无数战鼓声声擂响,呐喊声中,作为先锋的数千被收编的降军,缓缓向前推进,在他们身后,是由江淇统率的梁军精锐,既作为督战队,亦作为第二波强攻的援军。

    城头之上,亦是鼓声大作,无数的军卒涌上了城头,严阵以待。

    距离衮州城五十里,一条长长的车队正在道路之上艰难地跋涉,这是梁军的后勤辎重运输,曹彬一路尾追代越,深州衮海,后勤补给线也愈拉愈长,从武宁运送的粮食,根本就追不上曹彬的步伐,更多的粮食,便只能就地筹集。

    所谓的就地筹集,当然就是去周边乡里强征,抢掠。

    军无粮,军心则自然不稳,作为筹粮的总务官,周邦指挥着后军约两千兵士,当真是穷凶极恶,所过之处,四乡八里老百姓的粮缸,被刮得干干净净。抢掠的东西,不仅仅是粮食,只要是能入口的东西,都会被扫得一干二净,便是衣物棉絮,那也是要搜罗干净的,这样的天气里,军士御寒,也是需要的,但凡稍遇反抗,立即便是刀斧加身。

    至于这些老百姓在这样的严冬里,被抢干净了粮食,衣物,如何填饱肚子,如何御寒,自然不在周邦的考虑范围之内,他只消明白,但凡自己不能按时将这些东西送到曹彬军中,等待自己的必然是军法的严惩。

    作为前武宁军的一员降将,他可不是曹彬的嫡系人马,曹彬砍了他的脑袋,不会有丝毫犹豫的。

    直到现在,他做得非常好,曹彬对他极是满意,这让周邦很是开心,等到这一仗打完,自己或者可以再向上升一升。他虽然也姓周,但与周群可不同,周群在武宁有着极大的势力,投降之后,也为朱友贞所器重,他一个当兵的,除了靠军功之外,当真是无所依靠。

    道路泥泞难行。毕竟前面走过了千军万马,再好的道路,现在也不成模样了,不时会有车子陷入到泥地里再难前进,无数的马车,力夫,便都被堵住难以前行。

    挥舞着鞭子,重重地抽在一个汉子的背心里,本来就单薄的衣物顿时被抽飞了一大片,汉子的脊梁之上,一条血痕随之显现。汉子闷哼一声,单膝跪倒在泥地之中。

    “拉出来,拉出来!”周邦怒喝着大踏步向前,一连又是几鞭子,将这辆陷在泥地的车子周边的几个民夫挨个抽了一顿。

(收藏快快读书网m.kkdshu.com免费看小说)
上一章 目录 未完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