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章 返回书页 下一页
    花独秀闻声一喜,从床上“腾”的跳了起来。

    纪念泽皱眉“你干什么?”

    花独秀高兴说“我小舅子来找我了!”

    纪念泽“……”

    花独秀打开房门,赶紧招手道“二货,别喊了,这里!”

    话音刚落,一个小胖子像是野猪拱白菜一样撞进花独秀怀里,撞的花独秀连连后退,又退回到屋里。

    “姐夫……!我想死你了……!你个负心人,你也不找我,也不给我写信,还不让我找你,我心里的苦你知道嘛……!”

    “哇……呜呜呜……”

    没错,小胖子正是沈利嘉沈公子。

    沈公子搂着花独秀的细腰哇哇大哭,当然,有没有眼泪就不知道了。

    花独秀尴尬的看了纪念泽一眼,纪念泽已经傻住了。

    “咳,要不,我先介绍介绍彼此?”

    沈利嘉一愣,停住干嚎,从花独秀怀里抬起头来。

    “介绍什么?姐夫,咱俩都这么熟了,还用彼此介绍吗?”

    “我姓沈,沈利嘉的沈,你呢?”

    花独秀翻翻白眼,指了指一旁坐着的纪念泽

    “我是说介绍你俩认识,笨!”

    纪念泽脸色微红,偏偏红中又有一丝愠色。

    沈利嘉多贼,立刻从花独秀怀里跳出来,指着纪念泽冰冷道

    “你就是我姐夫的未婚妻?”

    纪念泽不置可否,同样冷冷问“你是谁?”

    沈利嘉冷哼一声,上下打量纪念泽道

    “我以为是多美的女人,原来……嘿,也不过如此!就凭你,还想做我姐夫的女人?你家里没有镜子吗?心里没点数吗?你配得上我姐夫吗?”

    纪念泽脸色大变。

    花独秀一脚踢在沈利嘉屁股上“你快给我闭嘴吧!”

    沈利嘉一边揉屁股,一边充满挑衅意味的瞅着纪念泽。

    虽然我姐不在了,但我姐夫永远是我姐夫,谁也抢不走!

    大是大非面前,沈公子绝不含糊。

    花独秀尴尬道“念泽,随后我再给你解释,你先回你房间吧,我跟我小兄弟说会儿话。”

    纪念泽二话不说腾的站起,摔门而去。

    沈利嘉朝门口喊“摔坏了门你赔得起嘛!”

    花独秀赶紧一把捂住沈利嘉的大嘴,苦笑道

    “祖宗,你可少说两句吧。唉,你看看你,刚来就给我惹麻烦。”

    沈利嘉推开花独秀,气呼呼的抱膀子说

    “姐夫,你还没给我解释呢,这个女人到底怎么回事!”

    花独秀翻翻白眼“还能怎么回事,我爹不是早就去沙蝎城给你说过了么。”

    “不行,我要听你亲口给我解释!”

    花独秀服气了“好好好,你小子怎么这么冲,先坐下吧,我慢慢给你说。”

    沈利嘉拧着脖子说“我不坐!”

    花独秀皱眉“坐不坐?”

    沈利嘉一脸委屈,老老实实在椅子上坐好。

    花独秀说“嘉嘉,我也是有苦衷的啊。”

    沈利嘉委屈吧啦的说“这女人长得又好看,身材气质又是一流,还在你房间里待着,我可没看出来你哪里有苦衷,我看你爽得很。”

    花独秀说“你刚才还说人家丑的。”

    沈利嘉说“我瞎还不行?”

    花独秀无语说“好了好了,什么美不美的,这都是浮云,要透过表面看本质啊。”

    沈利嘉说“我眼瞎了,看不到本质。”

    花独秀叹口气,说“我忍辱负重,入赘到纪宗,你以为我是贪恋女色么?”

    沈利嘉问“不是吗?”

    花独秀佯怒“当然不是!”

    沈利嘉“切。”

    花独秀倒了一杯水,递给沈利嘉。

    “嘉嘉,以前我在困魔谷跟人打架,你说我最怕什么?”

    沈利嘉脱口而出“怕跟人拼内力,怕对手毁你的小红剑。”

    花独秀点头“是了,就是这么回事。”

    “其实,我跟纪宗有一个约定,他们以‘一气化双流’功法作为筹码,换取我帮他们完成一项任务。”

    沈利嘉说“那也不能入赘啊!”

    花独秀说“你别急,听我慢慢说。”

    花独秀小声把此事原委解说一遍,当然,这些花钱十个月前就跟沈利嘉说过了。

    沈利嘉都懂,他其实就是要姐夫的一个态度,要一个心里过得去。

    他当然不相信自己最挚爱的姐夫会变成舔狗,会为了女色而不知廉耻的入赘到纪宗。

    花独秀“掏心掏肺”的解释完,沈利嘉立刻就原谅了他最亲近的姐夫。

    “姐夫,你受委屈了。这事,瑶瑶小姐知道吗?”

    花独秀苦笑“那丫头最初还时常给我写信,自从我爹回去后,她再也没给我写过信,怕是已经知道了。”

 

(收藏快快读书网m.kkdshu.com免费看小说)
上一章 目录 未完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