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章 返回书页 下一页
    百夫长级别的强者一共二十六位,千夫长四位。

    王曜景单纯论起战斗力,连百夫长都打不过。当然,百夫长也打不死他。他的金身异能在这,百夫长级别的武者就算是再如何用力,也别想破他的防御。

    可千夫长不同,这个级别已经是蒙元军队中的高层,不仅境界高深,还会得到朝廷传授的上等武道法门,战斗力比起百夫长,要高出好几个档次。

    这么多高手一起出动,王曜景这边的压力瞬间暴涨。所有人的出手速度太快了,他完全反应不过来。

    “哞。”先前那色目人居高临下,好似佛陀在俯视众生,大手印一捏,猛然朝着砸去。他身后血气化作的佛陀,甚至睁开了眼睛,要照见九天十地。

    一个身材矮壮、满脸胡茬的中年人,血气则化作了一只通天彻地的巨熊,咆哮一声之后,便重重朝着王曜景的身上撞了过去。

    还有一汉人打扮的青年,初看好似村中的樵夫一般。但一双眸子却好似有无数的星辰在转圜,无数奇异的轨迹在运转,他还没有出手,王曜景就有了一种无路可退的错觉。

    最后一人,头发剃了大半,有点像是后世的板寸,身上披着红、白、蓝三色混杂的喇嘛服,只是静静站在远处望着。此人的实力,是四人中最强大的。哪怕没有出手,王曜景也能感觉得到危险。

    主要出手的就是那个色目人以及那个中年人,但就这么两个人,就足以让王曜景左支右绌了。

    他根本没有还手之力,若非金身异能还算是给力,他现在或许就被活活打死了。

    “扎巴,你能否看出此人的来历?”那个樵夫一般的青年一脸严峻的看着王曜景,然后回头对着喇嘛问道。

    “此人单纯论起防御力,已经足以超过很多万夫长,但他的武技很粗糙,甚至近乎于无。很怪异,我也没有听说过。”扎巴的眉头紧锁,最后又摇了摇头。

    “此人莫非是那些修道者弄出来的傀儡一类的存在?”青年樵夫摸了摸自己的下巴,猜测着说道。

    “他拥有心跳,血液也是流动的,应该不会是傀儡,也许是修道者的某种特殊法门。我觉得还是将此人擒拿下来,送回大都,或许我师门的长辈能够知晓。”扎巴顿了一下,缓缓说道。

    听到此言,青年的眼中忍不住的流露出一丝艳羡之色。

    扎巴出自藏传佛教的萨迦派,其祖师乃是大元的开国第一任国师八思巴。八思巴博览群书,学贯古今,乃是真正的智者。

    其精通佛学、武道、天文、地理、术数、儒学等一系列的学问,蒙古的文字也是他所创立,大元国都的选址和督造,都是出自于他的手上。

    正是因为他的巨大影响力,导致萨迦派是如今大元的第一大宗派,内部人才辈出,神功妙法数不胜数,是无数人都想要进去的圣地。

    随着色目人和中年人的攻势越来越强,王曜景终于支撑不住了。他身上的骨头被打断了十几根,只要一动,便浑身疼痛。

    二人伸手一抓,继续朝着他身上擒拿了过来。

    王曜景的眼睛眯起,脑中快速转动,完好的右手猛然在地上一抓,一块砖石就被他生生抓破,变成了无数碎片。

    “嗖嗖嗖。”他用起全部力气,将这些砖石扔了出去,在他几万斤力气的加持之下,这些石头比子弹还恐怖。

    虽然他没有多少准头,但附近的蒙古士兵数量实在太多,瞬间变传来了数声惨叫。

    而在此时,二人终于杀到,色目人的大手印砸下,重重撞击在王曜景的右手上。

    只听到一声清脆的响声,他的右手也断裂,软趴趴的垂到了一边。

    剧烈的痛苦,让他额头的冷汗都下来了。他死死咬着牙关,才没有发出惨叫。

    “以后这好人不能做,太特么危险了。”王曜景在心中愤愤的想到。

    而在他的脑海之中,则出现了一团金色文字:太平气拾捌。

    那个色目人伸手抓在了王曜景的身上,就好似在抓着一只小羊羔。王曜景的这具身体很瘦弱,重量估计只有八十来斤,在一个千夫长级别的武者手里,简直等同于无物。

    “真是很神奇,我迫不及待想要了解他的来历了。”四位千夫长一同凑近到了王曜景的身边,想要勘破他身上的奥秘。

    一个如此瘦弱的普通人,为何会有这么可怕的力量?莫非真是修道者的力量。

    可是,宋朝廷已经灭亡,宋朝国运断绝,现在是大元的天下。那些不肯向大元朝廷投诚的修道者,力量会急剧衰弱,到最后就会走向衰亡,这人怎么还拥有如此大的气力?

    正如八思巴国师在圆寂之前留下的一句箴言:一世王朝,一朝天命。

    王朝在,则天命在。王朝丧,则天命无。

    十年以前,大元建立,天命便在武道。原本不起眼的武道修行法门在蒙古帝国散发出了强烈的生命力,百夫长是百人敌,千夫长是千人敌,而万夫长,更是可以在万人大军中纵横自如。

    万夫长又被

(收藏快快读书网m.kkdshu.com免费看小说)
上一章 目录 未完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