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章 返回书页 下一页
    那怪人见仇大海不认输,眉心一抖,左手拇指刹时就按在了剑鞘的卡簧之上,剑胚迅即冲鞘而出。

    他身形一晃,右手接过剑柄,迅速在手上挽出一个剑花,朝着仇大海就挺刺了过去,那速度快得不可思议,简直就是神乎其神。

    怪人那次偷药败在孤云长剑下,已是羞愧无比,早已私下里苦练了剑法,其剑技已得精进,再战孤云长兴许就能取胜了。

    叶子荣见怪人使出的剑势,再细看他的容色,顿时心念电转,心道:“这人不就是闻人虎吗?他怎么来这里捣乱了?”

    还不及叶子荣多想,闻人虎手中的利剑就已刺到了仇大海跟前,那剑速快得肉眼难辨。

    斗气顿时从叶子荣身上喷发出来,他双脚用力往地上一蹬,身子朝仇大海身前猛地一个斜闪,一把就掐住了闻人虎刺杀过来的剑胚。

    闻人虎翻转手臂,用力地一绞,那利剑竟是从叶子荣的手掌心直穿了过去,露出寒冷的锋芒,凶光潋滟!

    叶子荣“啊呀”一声痛叫,霎时就见鲜血如注,那血从他的手掌狂飙喷出,洒在了他的白大褂上,像是在宣纸上泼墨一般,勾勒出了一副腊梅花的轮廓,艳如朝霞,寒凝大地。

    叶子荣一咬牙,从剑胚中猛地拔出了手掌,跌跌撞撞地往后退了几步,倒在仇大海怀里,另一只手指着那怪人,言之凿凿地喝问道:“你......你原来是闻人虎!”

    疯狂购药的人群见突然出现这么一个持剑的大怪物,心头诸都是为之一颤。

    刹那间,人群像山岳一样耸动起来,摇摇晃晃,几预崩塌,已乱成了一团。

    有人想道:“都市之中,怎么会有这样奇怪的武者出现呢?”

    还有人寻思着:“山里的人都下山抢药来了,这美人膏有这么出奇吗?”

    “看来是灵药显世,已引来了杀机!”更是有个会些把势的武术爱好者脑洞大开,如此想到。

    ......

    不过即便是杀机即现,也没有打消几个铁杆粉丝的购药欲望。

    有几人从口袋里匆匆忙忙地拿出钱,扔在桌上,抢了几瓶药膏,屁颠屁颠地就跑了。

    一些胆小的,见状更是大呼小叫,四处逃散,生怕这个怪人把自己给杀了。

    左丘月,仇大海,小胖,王大宝和陈小杰也慌作了一团,诸不知叶子荣什么时候惹到了这么一个厉害的角色。

    眼见人群逐散,闻人虎又是在手里舞出一个剑花,然后直指前方,朝叶子荣慢慢地走去,喝道:“叶子荣,你认得我就好,识相的就赶紧交出一瓶药膏,不然的话,我就大开杀戒了!”

    叶子荣捂着血溅四处的伤手,忍住巨痛,说道:“闻人虎,你连孤云长都打不过,难道打得过我吗?”

    闻人虎心里想道:“那他妈是以前,我已练剑数月,其剑法早已进阶,就孤云长那小崽子现在又怎会是我的对手?”可是他也懒得废话,手心一摆,剑尖就已撇向了仇大海,当下就是喝道:“打不打得过你?暂且不论,可要是杀掉这小子自是不在话下!”

    “况且方才,你已吃了我一剑,打不打得过你,怕是已见了分晓。”闻人虎虎视眈眈,对眼前的这个小子已没那么害怕了。

    “你?”叶子荣想不到这闻人虎竟是一个杀人不眨眼的大魔头,亏自己当初在山间放过他一马,哪里知道竟是养虎为患?

    “我怎么了?你到底给不给我药膏?”闻人虎逼问了一句。

    叶子荣知道就是给了他药膏,他也会大开杀戒,当即回道:“不给!”

    孤云长当日杀掉自己几个弟兄,这小子还砍杀了我的猎蛇,这深仇大恨我闻人虎哪里会忘记得了?要几瓶药膏还这么嘴硬?真的是要逼我发飙了!

    想到此节,闻人虎心里杀机更盛,手里的长剑开始喳喳作响,横剑就朝仇大海挺了过去。

    情势已非常危机,身无利器可挡,叶子荣也委实没有应敌的办法,情急之中又再发出斗气,禁不住在识海中大叫了一声:“养魂木!”

    叶子荣的识海中声音大作,养魂木闻见喊声顿时就变换了身形,从他口袋里即刻冲了出来。

    养魂木上已被叶子荣打下了神识烙印,主人对他发出的命令,寻常人等是听不到的。

    养魂木从叶子荣口袋里飞出来的速度极快,仇大海等人的眼力根本无法捕捉得到,但叶子荣却看得清清楚楚,那枯木飞出来时已变成一根长长的木头。

    “剑!”叶子荣在识海中又是一喝,那长木瞬间就幻化成了一柄木剑。

    叶子荣手握剑柄,一抖木剑,剑胚鱼贯而出,顿时就接住了闻人虎刺杀过来的长剑,只是一撇就把老贼手里的利刃给格开了。

    “正气内存,邪不可干!我售药救人,岂能由你这老毒物前来捣乱?”叶子荣神色一狠,朝老毒物喝道。

    光润的木剑在叶子荣面前来回翻转了几圈,在夜光灯的照耀下,剑胚上金光潋滟,好不霸道!

    闻人虎眼见如此,心里很是吃

(收藏快快读书网m.kkdshu.com免费看小说)
上一章 目录 未完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