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章 返回书页 下一页
    这话说的可真是让冥河气炸了心肝肺,他纵横洪荒无量量劫,当时天地间连圣人都没有,他和如今的诸位圣人都争夺过圣位,若不是被红云那个老好人瞎说,又碰到不要脸的西方教那两位,他自认为自己已经成圣了。

    当然,他不会去想他当时也是武力值不够,而且当时也根本没意识到座位实际上就是成圣的机缘,不然的话他当时也不会善罢甘休啊。

    冥河强忍着冲出血海的冲动,冷笑道:小辈,你不要太过张狂。无量量劫,老夫见识过太多一时风光得意就认不清自己的几斤几两的。你说你宝物多,以你抢夺老祖我的元屠剑手段来看,怕是大宝物都是如此的来的,你浑然不知道你结下了多少因果,老祖告诉你,争斗不是看一时的成败,你哪一天被算计的横死,老祖一点都不奇怪。

    老祖说的太对了,我也是这么想的。不过我还是要说,既然知道本尊现在风光,你惹不了那就给我憋回去,等哪一天本尊死了你在跳出来也不迟。至于因果,准圣巅峰怕因果,这是没错的。但连准圣都不是就畏首畏尾,怕是到底都成不了准圣。遇到问题,直面问题,解决问题,这才有资格成为天地至尊,成为不死不灭的圣人。而不是规避问题的缩头乌龟。金乌帝君冷笑。

    混账东西,轮得到你教训老祖我?

    可不敢说教训,我只是想起了几个成名于洪荒,遇到问题就躲,躲过去了发现这个问题是好处,错过了就狗急跳墙。碰到更大的问题就龟缩起来,以为躲起来就能熬出头。晚辈问问老祖,您老说这样的老王八能成圣否?抱歉,我不是故意拿王八说事情的。主要这样的老王八不少,比如鲲鹏妖师,您说除了他,还有谁也一样呢。

    老祖今天非要宰了你。冥河眼睛都红了,被一个小辈如此侮辱,这要是传出去,以后还怎么见人。

    张帆神经紧绷到了极致,他要在地府真正立足,就得要让地府的人服气,那么拿人立威是最好的办法,而最好的立威对象就是冥河。

    冥河此人说是杀天杀地杀众生,听起来霸气吧,然而实际上不过是最后成圣失败发出的牢骚罢了,结果一个牢骚也成了誓言,将他成圣之路彻底断送,试问一下,三界都没了,你成个蛋的圣。

    人家圣人说的灭世,再定地风水火,那是以三界为基础的,你一个破准圣,有能耐毁灭三界吗。

    这人看似凶戾,实则是色厉内敛,说胆小如鼠过分了,不至于如此不堪,但为人太过能琢磨,顾忌也太多,他的假想敌一直是几位圣人。

    如今阿鼻元屠被夺了,更会让他疑神疑鬼,万一出去了会不会连业火红莲也被夺了,老君有金刚镯,如今原始也有落宝金钱呢。

    佛门也正需要业火红莲镇压气运呢,阿鼻元屠二剑是他毫无顾忌杀人的根本,而业火红莲是镇压血海气运的关键。

    张帆赌的就是这个,最坏的结果就是被冥河追杀,他就一个太乙,被冥河这种准圣追杀也不丢人,大不了就是跑。再退一步说,更坏一点就是用宝物堆他,死磕呗。

    就如同他说的那样,得到黄泉和鬼帝印。他如今的实力也不是冥河可以随手捏死的了,错过了杀他最好的时机。

    冥河双目怒火熊熊,血海翻滚不休,他正在挣扎纠结,分身出去再多也无用,本体出去就要冒巨大风险。

    不说别的,就是地藏到现在也没现身,自己短时间难以拿下对方,若是被纠缠,那佛门封印了血海咋办,断了他的后路,回不到血海,到时候来一个未来佛降临血海,度化血海众生,那就真为佛门做了嫁衣。

    他在血海中,血海就是他,他就是血海,就是圣人也不能奈何。而且如今血海空虚,真正的得力手下也都不在。

    成也血海,败也血海。金乌帝君摇头。

    冥河最终还是理智压制愤怒,袖子一甩,血海翻滚,出现一个黑衣道人。

    蚊道人,我容你在血海,你才能苟活到今天,给我拿下此子,他吃了金丹仙桃无数,造化可大的很。

    蚊道人苦笑:老祖,你换一个对手我二话不说就出手了。但我本体乃是上古黑蚊,也是虫族之属,你让我战普通的神兽鸟类也就罢了,让我战一头三足金乌。老祖您可别说到现在你还不知道这具身躯是谁的,普通的法术打了没用,我的天赋神通吸一口纯粹的太阳真火到肚子里,您不是闹的吗。

    冥河那个恨啊,冷笑道:小辈,若不是我手下的儿郎血海之底三界通道正在和方舟界地狱魔鬼厮杀,随便来一个就能将你碾压。今日先由得你张狂,记住老祖的话,风光的时候不要太得意,容易猝死。

    张帆这才行礼道:老祖厉害啊,知道三界不能成圣,这就打到到方舟界了,原来老祖是想要除掉撒旦或者哈迪斯,尝试借助异界诸神神格成圣。倒是另辟蹊径,不过一码归一码,本尊也不是吓大的,我这太阳之影也不是摆设,你说要是每天将阳间太阳星的真火投射到血海会如何,蒸不干你的血海,也会让你血海元气大伤。要我说,老祖大度一些,那些被度化的血海生灵,估计也走不成你给制定的道路,

(收藏快快读书网m.kkdshu.com免费看小说)
上一章 目录 未完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