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章 返回书页 下一页
    秦炎也是意气风发,但没过一会儿,他就觉得肚中饿了起来,以前他每顿食用的饭菜,都抵得上十个壮汉,然而今天那一餐,因为杜空的出现,其实只吃了一点点。

    尽管作为普通人已是够了,可自从修炼了炼体功法,他的身体就仿佛变成了一个磨盘,甚至是无底洞一般,对于酒肉的需求无限,吃再多的食物,都能被迅速的消化吸收,然后通过练拳,炼精化气,转化成一丝丝的力量,甚至是灵气,储存在身体里。

    而这一套功夫练下来,吃的那一点饺子早已如过眼云烟,财侣法地,对于修行者而言,想要进步,原本就需要消耗大量的资源,以前,因为有膳堂的存在,自己倒不用为酒肉操心,可现在,因为那杜空的刁难,自己却得想办法如何吃饱饭。

    还有那头野猪,虽是对方摊派的任务,但他身为外门管事,自是站着一个“理”字,不管自己是否愿意,都得想办法交差,否则对方的打击便会源源不断。

    好在他今非昔比,区区一头野猪,倒也不放在眼里,于是面对眼前的困难,不仅没有长吁短叹,胸中反而豪气渐生。

    “你想为难于我,最终的结果只会是自食其果。”

    不过话虽如此,秦炎也没有轻敌,野猪容易应付,真正让他放在心上的,还是杜空那始作俑者。

    从来只有千日做贼,而没有千日防贼的道理,不管对方为何要与自己为敌,这个隐患一定要想办法除去。

    而杜空也不是欧阳纯能比,虽然两人身份差不多,但一个大大咧咧,爱慕虚荣,不过是那种废物一般的纨绔子弟,而杜空资质虽差,却是仙门中的老人,身领管事之职,在外门弟子中也有一定的威望,且工于心计,要对付他,还需从长计议。

    秦炎想定了心思,拔腿便向后山而去。

    仙门有大阵守护,不过平时,阵法也并不会开启,因为那会消耗大量的资源与灵石。

    可仙法神奇,这大阵即便关闭,也并不意味着整个仙门就处于不设防的状态,敌人依旧无法神不知鬼不觉的闯进来,至于些许野兽,更是轻而易举的被挡在了大阵外。

    半个时辰后,秦炎来到了后山,与总舵相比,这儿更加的山高林密,放眼望去,到处是参天大树,有的杂草,便有一人来高,充满了一股原始的荒凉之气。

    景色还算不错,但也危机四伏,这一人高的草丛里,天知道藏着什么毒虫猛兽,这些东西,对修仙者而言或许不值一提,但于凡人来说却是禁区,杜空此举,明显有着借刀杀人之意。

    可惜他小瞧了自己。

    若在以前,秦炎虽然获得了《百勤玄蚁功》,但毕竟时日还短,也不曾真正与人动手过(欧阳纯那次不算,那家伙就是个软蛋),所以并不知道自己实力的深浅。

    野猪虽只是普通的兽类,但脾气暴躁,力大无穷,一身蛮力,能与十个壮汉相比,发起疯来,连老虎也敢顶撞一番。

    便是炼气二层的修士,若是事先没有准备充足,身上也没有任何可以护体的宝物,狭路碰上野猪,鹿死谁手也难以说得清楚。

    足可见对方用心险恶。

    但就在今天,那番心意的改变,却让秦炎领悟到勇气的真谛,有道是,我命由我不由天,于是,那被他苦练了数万遍的蚁魔三式有了第二次蜕变。

    嗯,第一次是拿到《百勤玄蚁功》之时,让这三招简单的拳法,化腐朽为神奇,不再白白浪费他的体力,相反,每练一次,都能强健筋骨,甚至是炼精化气,这些时日下来,他的奇经八脉里,已积攒了不少的灵力。

    只可惜不得其法,无法驾驭。

    而第二次蜕变,就在刚才,拳到意到,金石为开。

    在此之前,他从未学过任何引气导纳的法子,所以空有一身灵力,却无法运用,但现在,却根本用不着。

    一拳挥出,体内的灵力不用刻意调动,便自然而然附着在了拳劲之上,心随意转,比起那些施展法术还要事先准备,聚气半响的炼气低阶修士高明了不知多少倍。

    秦炎站在后山,打量着眼前的景色,并未感到危险,反而胸襟为之一阔,他在林间仔细搜索,却并未发现什么野兽的踪迹,半响之后,反倒在一株两三人才能环抱的大树前站定了。

    树上结满了红彤彤的果实,压满了树枝,山风吹拂,果香四溢。

    秦炎肚中正饥,手脚并用,如猿猴一般的爬了上去,摘下一个拳头大小的果实,塞进嘴里。

    有点苦涩,但随后便尝到了甘甜的果汁,味道还不错,秦炎一口气便吃了数十个,但随后他却没有继续采摘,反而从树上跳了下来。

    叹了口气,若是常人,这一树的果子足可以饱腹,但对自己来说,却着实没什么感觉。

    这并非天地灵物,只是寻常的野果,能从里面吸纳到的能量不多,更别谈炼精化气,比之对修行的帮助那是远及不上酒肉了。

    鸡肋!

    秦炎也就没什么兴趣继续采摘了。

    他的心情甚至有些烦躁,干脆

(收藏快快读书网m.kkdshu.com免费看小说)
上一章 目录 未完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