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章 返回书页 下一页
    “何意?”

    那杜空却是一副皮笑肉不笑的神气:“秦师弟,你这饭量是不是也太大了一些?”

    秦炎心中一凛,莫非还是引起了有心人的注意,《百勤玄蚁功》的秘密他是绝不准备外传地,所以虽心中凛然,表面上却露出一派迷糊之色:“吃得多点,那又如何,堂堂仙门,莫非还怕被吃穷了?”

    “哼,仙门自然不缺吃食,但也没有白白豢养酒囊饭袋的道理。”那杜空冷哼了一句:“你如今吃得这么多,自然该有所表示,这样吧,每月十两银子,酒饭任你敞开了吃。”

    “十两银子?”

    秦炎眼睛微眯,转过头去,膳堂中的气氛一时僵滞起来,杜空面沉如水:“怎么,秦师弟,你不满我的安排?”

    他脸色严肃,下巴却微微扬起,明显带着挑衅之意。

    其他人要么低头吃饭,要么劝道:“师弟,切莫冲动。”

    “有道是胳膊拧不过大腿。”

    “不过十两银子而已,切莫伤了同门间的和气。”

    秦炎心中怒意上涌,但并没有图一时痛快冲动,他深深呼吸,尽量让自己冷静下去。

    对方显然是故意来挑衅地,这时候与其冲突,倒是正好称了他的心意。

    秦炎默然半响,缓缓抬起头颅:“杜师兄,秦某入门以来,自问从未得罪于你,你又何必同我过不去,何况在下入门的时间虽短,却也明白,区区一些吃食,对仙门而言连九牛一毛都不算,又岂会向弟子要钱?”

    “弟子,你还真当自己是仙门弟子?”那杜空不为所动,嘴角边满是讥讽。

    “当然,外门虽不受重视,但也是货真价实的仙门弟子。”秦炎扬起头颅,脸上满是信誓旦旦的神色。

    所有人都觉得,秦炎与初入门时相比,仿佛变了个人似的,变得自信,甚至是令人畏惧,外门弟子前途无亮,早已习惯了混吃等死的生活,以前面对内门的欺压,哪一个不是忍气吞声,做那缩头之势,却自我解嘲,退一步海阔天空,可实际心中的憋屈,却并不能释怀多少。

    杜空大怒:“好个伶牙俐齿,你不敬长辈,我要教训你。”

    说着他跨前一步,轰,一股磅礴的威压由其身上蜂拥而出,直如山中猛兽。

    在内门弟子中,这杜空虽是出了名的废物,但哪怕再是笨蛋,在仙门中呆了五年,修为多少也有一些进展。

    练气分九层,他如今已修炼到了第二层的大圆满,那灵压海潮怒涛一般,向着秦炎撞了过来。

    他早已打探清楚,这小子不过是一修炼了没用炼体功法的废物,上次欧阳纯会被他当众羞辱,也是太过慌张,没能拿捏好分寸的缘故。

    而他不同,一来修为比欧阳纯高得多,二来运用纯熟,绝不会有阴沟里翻船一说。

    可现实却与预计的不同,面对那扑面而来的灵压,秦炎动也不动。

    杜空脸色一变,游目四顾,发现那些外门弟子的脸上,亦多愤愤不平之色,每个人的心里都有一杆秤,这杜空虽是找秦炎的麻烦,可字里行间,对他们外门弟子也颇多轻贱,何况你自己又有什么了不起,若非出生修仙家族,不也只是个外门弟子么?

    如今却在这里颐指气使,秦炎如今也与众人也混得熟了,他为人低调有礼,又肯努力,堂堂仙门,却因为一些世俗的食物,来找他的麻烦,众人多多少少都有些看不过眼。

    “杜师兄,算了吧,都是同门,又何必为一点小事伤了和气?”说话的却是引导秦炎入门的张玉铭,除了黎小山,外门弟子中,他待秦炎的态度最为和蔼,虽不相信这小子能够逆袭,但对他的努力与执拗一向是十分佩服地,这时候便忍不住劝解了一句。

    立刻有人附和:“不错,区区一些吃食,不过是微不足道的小事,杜师兄又怎会小气至此,一定是开玩笑地。”

    一时间人声鼎沸,众人话里话外,都是在替秦炎开解,人心都是肉长的,秦炎已用自己的方式,赢得了众人的认可,甚至是敬意。

    那杜空满脸阴霾,脸涨成了猪肝一般的颜色,似乎也没想到,自己收拾这无权无勇,也没有背景的小家伙,竟会犯了众怒。

    他不愿意退缩,那样会颜面扫地,可一意孤行的话,眼前的局面也不好办,一时间势成骑虎,不过这家伙虽是废物,却满肚子坏水,很快他便眼珠一转,计上心来,哈哈笑道:“不错,某是与你开玩笑的,堂堂仙门,富甲天下,视黄白之物为粪土,区区一些吃食又算得了什么,秦师弟既是饕餮之徒,那尽管敞开了肚皮吃喝,从今以后,不会再有人追究了。”

    望着杜空挤出笑容的胖脸,秦炎却并没有放松警惕,他总觉得事情没有这么简单,对方有备而来,哪有那么容易服软?

    果然,那杜空话锋一转:“吃吃喝喝没有问题,但身为弟子,总该对仙门有点贡献才是,我这儿有一道令符,需要秦师弟完成一项任务。”

    “请说。”

    秦炎依旧不动声色。

    见对方并未惊慌失措

(收藏快快读书网m.kkdshu.com免费看小说)
上一章 目录 未完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