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章 返回书页 下一页
    秦炎最终还是放过了那个家伙。

    并非心慈手软,而是形势所迫,众目睽睽之下,打他一顿固然无伤大雅,但要对方的小命儿,后果可就另当别论了啊!

    对方再废物,也是仙门弟子,而修仙界虽弱肉强食,但同门相残乃是大忌,毕竟他们又不是魔道宗派,门中弟子相争,固然没有问题,但有一个原则,那便是斗而不破。

    自己如果真下狠手,仙门第一个便不会将自己放过,抛开门规的因素不说,这欧阳纯虽是个脓包怂货,但再废物,也是欧阳家的少主,尽管那只是一名不见经传的小家族,但捏死自己依旧没有任何悬念与难度。

    秦炎认真考虑过利弊得失,总之为这么一个蠢货,搭上自己的前途不值得。

    有道是退一步海阔天空,更何况自己今天已经有了极大的收获,而对方却偷鸡不成蚀把米,这样一想,秦炎也就心平气和。

    经此一事,欧阳纯的名声算是彻底臭了,便是其他的内门弟子,亦羞于为伍,原本的试招,草草结束。

    那些内门弟子颜面无光,作鸟兽散,剩下几个外门弟子,面面相觑,脸上都带着震撼,秦炎明显感觉到,他们看向自己的眼神,与先前不同。

    怎么说呢,秦炎的遭遇早已传遍了落雪宗,人人都知道他虽留在仙门,却并未经过开灵,所修习的炼体功法也早被证明没有任何用,于是他的努力落在众人眼里,不仅不会感动,反而会讥笑一个傻子蚍蜉撼树。

    可就是这么一个傻子,舍生忘死,面对真正仙门弟子的威逼,不怂,反而完成了逆袭。

    每个人心中都有一杆标尺,扪心自问,若是这事儿落在自己头上,结果会如何,这么一想,望向秦炎的表情,也就有几分忌惮与佩服……

    无形中,他们面对秦炎的态度都和蔼了许多,少了原本的颐指气使,多了一点敬畏与亲热,怎么说,秦炎今天也给外门弟子长脸了。

    “秦师弟,你还好吧?”

    与众人的态度不同,黎小山的脸上满是关心之色,刚才秦炎虽力挽狂澜,逆袭成功,但付出的代价也非同小可,脸上的伤痕便是见证来着。

    “谢谢师兄,都是些皮外伤,无大碍。”

    秦炎冲黎小山点点头,如今两人便是患难相交的好朋友。

    “哼,臭小子,今天算你运气不错。”

    冷不丁,身边却有一冰寒的声音传入耳朵,秦炎回头,就对上了一道阴骘的目光,仿佛欲择人而噬的野兽。

    是杜空,他还未走。

    见秦炎望向自己,这家伙也毫不掩饰脸上的敌意,嘿嘿冷笑两声,随后才转头望小路离去。

    “这家伙……”

    黎小山的脸上露出愤慨之色,秦炎的表情则满是狐疑,扪心自问,自己与那杜空从未有过交集,他为何会一而再再而三的针对自己。

    尤其是那眼中的恨意……

    云里雾里。

    秦炎摇摇头,这事儿一时半会儿很难想通,也就暂时先放一旁,以后再多多留意。

    事情至此算是告一段落,秦炎别过众人,回到自己的居所,关上房门,他的脸上犹自带着兴奋之色。

    塞翁失马,焉知非福,如今他别无他念,只想将脑海中的《百勤玄蚁功》好好印证一番。

    秦炎来到小院里,拉开架势开始打拳,蚂蚁搬家、蚁魔噬咬,以及结阵防御,在过去的一个月里,这蚁魔三式他练了数万遍,早已滚瓜烂熟,这三招平平无奇,甚至与凡人的武功相比,都有所不及。

    秦炎虽一直咬牙坚持,但内心也苦闷无比。

    然今时不同于往日,拳法还是那三招拳法,可与识海中的经文配合,立刻就衍生出无数的变化。

    大道至简,重意不重拳,蚁魔三式的拳法不过是表象而已,真正的目的是洗髓锻骨,强健体魄。

    听起来神秘,其实与修士打坐吐纳,引灵气入体,循序渐进,改变体质,是一个道理。

    拳法反倒是其次,重要的是通过这个过程,能够达到强健体魄的目的。

    初窥门径,秦炎的脸上满是欢喜,都说天道酬勤,古人诚不欺我,当然,他也明白,这只是自己在修行上迈出了第一步,未来还不知有多少艰难,无穷坎坷,但与过往相比,总归看见希望在何处,秦炎笑得很满足。

    于是再接再厉,以前在黑暗中摸索,秦炎都能将这套拳法勤练不辍,如今找到正确的方向,自然越发努力了。

    太阳已落下山坡,银色的月光自天空洒落,树影婆娑,在那棵老槐树下,一个少年辗转腾挪,此刻的蚁魔三式在他手里施展出来虎虎生风。

    过去一月的辛苦,汗水并没有白流,正是那不知疲倦数万遍的练习,才让他在那么短的时间里,便将这三式拳法,与《百勤玄蚁功》中的经义融会贯通。

    如今他每一拳打出,都能感到与原先的截然不同,原本简单的拳法,竟衍生出无穷的变化。

    秦炎自是乐在其中。

    练了一遍

(收藏快快读书网m.kkdshu.com免费看小说)
上一章 目录 未完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