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章 返回书页 下一页
    这样的生活自然是枯燥乏味以极,然而秦炎却是甘之如饴,每天除了吃喝拉撒,他几乎将全部的时间都用在了修行上啊!

    便是睡觉,也不过两三个时辰而已,剩下的时间,则全在练习,蚁魔三式,分别是,蚂蚁搬家,蚁魔噬咬,以及结阵防御。

    名字普通,招式也平平无奇,虽说大道至简,但秦炎练了数日,也着实看不出这几招有什么精妙变化,甚至连凡人的武功都不及。

    要说不气馁是骗人地,整整半个月,丝毫进展也无,换一个人,说不定就放弃了,有道是树挪死,人挪活,眼见这条路走不通,又何必傻乎乎的就在一条树上吊死?

    毕竟八千年来,除了那位姓祝的老祖,多少天才都尝试过,却全部铩羽而归,与其白费力气,不如重新选一份武林秘籍,学武虽不如修仙有前途,但也比白白浪费光阴要好上许多。

    这是正常人的思路,可偏偏,秦炎却是非常执拗的性格,属于认定了一件事,便是九头牛也拉不回来的那种。

    他如果愿意妥协放弃,也不会甘愿用命去赌,视荣华富贵为无物,只求留在仙门之中。

    半个月没有效果,那就继续练习好了,俗话说,只要功夫深,铁杵磨成针,秦炎拼着一股韧性,如同愚公移山一般的精神,也不贪多,继续将那枯燥乏味的蚁魔三式一遍又一遍的练习着。

    就这样,不知不觉一个月过去了。

    ……

    秦炎修炼虽然刻苦,但并非两耳不闻窗外事的书呆,随着时间的推移,他对于仙门的事务也渐渐了解了些。

    尤其是外门弟子这块儿。

    怎么说呢,虽然名义上,他们是仙人门徒,但落雪宗打的,其实是废物利用的主意,所以也不会在他们身上有任何投入。

    这部分人,原本资质就差,没有资源,也无长辈的指点,想要出人头地,自然是难如登天。

    如果说一开始,还有人心存不服,希望通过努力,晋升成内门弟子的话,那随着时间的推移,残酷的现实也就磨灭了这样的壮志,不能说从来没有人成功过,但至少近千年来,连一个正面的例子也无。

    岁月是把杀猪刀,当人没有了念想,壮志消磨,一个个,也就变得颓废起来了,如今仙门中的外门弟子,共有三百六十个,数量是不少了,但却死气沉沉,每天还会打坐修炼的没有几个,百分之九十以上,都是在混吃等死来着。

    于是,秦炎的努力就显得非常另类了,尤其他自身的条件,连普通的外门弟子都不如,别的人,充其量不过是资质差,不入仙门的法眼,但有灵根,总可以感应天地间的元气而修炼。

    而他呢,连灵根也无,却死皮赖脸的赖在仙门里面,山中乐趣本就不多,关于秦炎的出生来历,以及如何被取消资格,早就被人扒了出来,在外门弟子中传开,大部分人望向他的眼神都幸灾乐祸,一个寒门出生的家伙,真以为自己可以逆天么,还选择那出了名的废物功法,炼体,真是笑话,那么多天骄弟子都浪费了前途,莫非,你还以为自己可以开创一条逆袭之路?

    真是蠢货!

    对于众人的嘲笑鄙夷,秦炎并没有放在心上,出生贫寒的他,自小就受够了白眼,否则也不会有那么强的愿望矢志修仙。

    他不需要谁理解,也用不着人来宽慰,这次被仙门将开灵的机会剥夺,让他明白了,没有实力,再大声的呐喊都是白说。

    修仙界没有谁会同情一个弱者,想让这些家伙闭嘴最好的方法,就是变强,然后将他们踩在脚下。

    所以被他们当做蠢蛋也好,傻子也罢,秦炎都不在乎,他如今一门心思心无旁骛,只希望修炼那蚁魔大力拳能有所得。

    可事与愿违,一个月下来,他不休不眠,将那蚁魔三式练了数万遍,已到了熟极而流的地步,可依旧没有任何进展。

    嗯,也不能说一无所获,他这样的修炼强度,做的便是五禽戏,那也能够强身健体。

    这一月来,秦炎身子骨倒是壮实了许多,浑身上下不见一丝赘肉,加上仙门虽没提供一块灵石的供奉,但每天的饭菜却是不俗,酒肉管够。

    如此,秦炎脸色也变得红润了起来,气血旺盛充足,身体比当时在家里吃糠咽菜时,好了不知许多。

    但他的心中却越来越急,自己当初上山之时,是十七岁零三个月,如今又蹉跎了一个月,那满打满算,距离自己十八岁,已不过八个月的时间,可以说非常紧迫,自己真的能够找到办法,重新获得开灵的机会么?

    都说人定胜天,出身平凡,起点比别人低,自己就用十倍百倍的努力弥补,自己不怕吃苦,再苦再难也能熬过,可这看不到希望的情况又该怎么破?

    秦炎心中也有些迷茫了。

    抬头看看天色,不知不觉已是正午,秦炎叹了口气,决定先去膳堂里吃饭再说,无论如何自己不会放弃,但想要修炼,也要吃饱了才有力气。

    ……

    膳堂依旧如往常一般的热闹,外门弟子原本就对前途不抱希望

(收藏快快读书网m.kkdshu.com免费看小说)
上一章 目录 未完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