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章 返回书页 下一页
    秦炎的表现,那白衣仙使自然也看在眼里,暗暗叹了口气,此子的心性资质,着实是一等一,若是出身世家大族,恐怕早被仙门当做宝贝捧着,可惜仅仅是一介凡人而已。

    时也,命也,徒唤奈何,他上前将那阁楼的门打开了。

    从外面看,这栋建筑便气势磅礴,进去以后,发现比想象的还要宽敞许多,金碧辉煌不足以形容,一层层的架子上,堆满了黄白之物,还有田产地契,以及各种各样的宝物。

    秦炎看得呆了。

    并不是震惊于这巨大的财富,而是仙人不是不食人间烟火,收集这些金银珠宝做什么?

    这十余年来,他虽然一心修炼求仙宝典,但闲暇之余,也会看一些杂书,尤其是与修士有关的东西,尤为欢喜。

    传说,修仙者不仅可以移山倒海,腾云驾雾,还能够辟谷,翻手为云,覆手为雨,世俗的财富对他们而言根本就没有意义,他们追求的是长生,看中的是大神通,大威能,金银财富,对他们有如粪土,唯有一些天材地宝,才能让修士们趋之若鹜。

    可眼前又是怎么一回事呢?

    似乎看出了秦炎心中的疑惑,一路沉默不语的白衣仙使终于开口了:“眼前这些世俗财富,我们修士自然用不上的,不过……”

    对方长话短说,开始了讲述。

    而秦炎从对方的话语里,也明白了事情的由来始末。

    要知道,在理论上,人人都可以通过开灵而走上修仙之路,可实际的操作中,往往却并不是这样的。

    凡人的情况且不提,便是修仙家族的子嗣,也未必人人都适合走上崎岖的仙路,通常会有所取舍,毕竟资源是有限的,便是那些大的修仙家族,通常也只会重点培养心性资质俱佳的弟子,而一些小的家族,更是会集中所有的资源,用于一人了。

    那其余的子嗣怎么办呢?

    他们或许是不适合走上仙路,或许是资源不足而被放弃掉了,不管原因是什么,修仙家族对于自己的这部分骨血,也不可能真的不管不问的。

    至少要安排好他们的生活。

    今生即便做不成修士,至少在凡人中要呼风唤雨,最次也要衣食无忧,富贵一世。

    于是这些黄白之物,田产地契,也就有了用途,而仙门与修仙家族,原本就是相互依存,一荣俱荣,一损俱损,那么建立这么一座,对凡人来说极有用途的宝库,也就不足怪了。

    了解了事情的始末,秦炎心中越发奇怪:“仙使大人,那你带我来……”

    那姓汤的仙使叹了口气:“我原本亦是出身凡人,也不瞒你,这次的事情,仙门做得不地道,确实有愧于你。”

    “有愧于我?”

    秦炎的脸上闪过一丝复杂之色,不过没有开口,而是等对方往下说。

    “所以诸长老经过讨论,决定给你一点补偿,开灵的机会你不用想,开灵丹仅有那么多,欧阳家既然献上了千年人参这样的宝物,仙门肯定要有所表示的,其余之人皆来自大大小小的修仙家族,在仙门的关系如老树盘根,牵一发而动全身,唯有你是白丁,出身凡人,权衡利弊,到最后,便也只有牺牲你。”

    秦炎没有开口,只是紧紧的握着拳头,好一句权衡利弊,或许在他们看来,这样的决定是最好地,皆大欢喜,可谁又问过我,谁又考虑过我的感受,十年辛苦,无数付出,便只换了一句,只有牺牲你。

    仅仅因为自己出身寒门,软弱可欺,这修仙界的残酷,竟一至于此。

    千般不平,万般委屈,但秦炎没有开口,因为弱者的喊叫没有用途,他的心在滴血,偏偏表情却平淡以极,就仿佛在说着与自己不相关的问题:“那仙门准备怎么做,如何补偿于我?”

    白衣仙使的脸上闪过意外之色,实在是秦炎的表现有些太过平静了,人们常说喜怒不形于色,可眼前的少年才多大点,更何况刚刚他遭逢了这样的大变,说句不客气的,便是那些活了数百年的老怪物,大修行者,与其异地而处,也很难表现得这样的平静,云淡风轻,而他才多大点?

    这样的心性,实在太适合修仙,仙门为区区一株千年人参,便放弃这样的好仙苗,实在是大错特错。

    白衣男子如此这般的想着,可惜他在仙门里,也只是一普通的弟子,长老们的抉择,还轮不到他来置喙。

    摇摇头,将这莫名其妙的念头抛诸脑后,白衣男子重新开口:“你失去了开灵的资格,这已无可补救,现在仙门重新给你机会选择,你是想坐拥良田千顷,娶几房娇妻美妾,做个无忧无虑的富家翁呢,还是向往刀头舔血,快意恩仇的刺激生活,你自己选择。”

    荣华富贵唾手可得,绝世武功,也是摆在你面前的,仙门给出的补偿毫不吝啬,这些东西对于凡人来说,无不是梦寐以求。

    穷其一生奋斗也未必能有。

    秦炎只消点一下头,便可逍遥一世,换一个人与其异地而处,绝难抵抗这样的诱惑。

    然而这些都不是秦炎想要的。

 

(收藏快快读书网m.kkdshu.com免费看小说)
上一章 目录 未完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