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章 返回书页 下一页
    秦炎心中发誓。

    这沉重的打击,并没有让他颓废下去,相反,激起了心中的斗志,他原本就是这样的性格,不服输!

    人们常说太钢易折,他却是压得越狠,反而越执拗的,认准一个目标,便绝不后悔,哪怕撞得头破血流,也不改变初衷。

    否则,当初他小小年纪,又没有药石辅佐,是如何忍受那如万蚁噬身一般的痛苦,坚持了十几年呢,靠的,便是这骨子里的韧性,凭的,便是这百折不回的性格。

    前路漫漫,看不到希望在何处,但我用我的血肉,也非拼出一个未来不可。

    百折不挠,自己一定要走上修仙之路,可如今开灵的资格已被剥夺,接下来应该怎么办呢?

    秦炎心很乱,而就在这时,一阵嘲讽的声音传入耳边:

    “你们听说了吗,那姓秦的小子也被取消了资格。”

    “活该,他不过一寒门的贫家子弟,凭什么爬到我们头上去,仙门这么做,真是大快人心来着。”

    “戚兄这话不错,我们虽不能修仙,但回到家里,也总不乏权柄风光,富贵一世,而那小子有什么,低三下四,恐怕还及不上给我牵马放牛的小厮,哈哈,每想到此处,我就开心无比……”

    ……

    秦炎攥紧了拳头,指甲已将掌心刺破,鲜血直流,然而他却浑然不觉,与心中的凄苦相比,这点皮肉之伤,着实不值一提。

    只是让他没想到的是,人心的阴暗竟至于此,那些在外面说风凉话的不是别人,正是与自己有着同样遭遇,受到门派不公平对待的凡人子弟。

    这些懦弱的家伙,他们没有胆量去怨恨仙门,也不敢去找那些修仙家族的人控诉,反倒是将满腔怨气,对准了自己。

    眼见自己也被取消了资格,他们不仅没有感同身受,反倒弹冠相庆,因为在他们眼里,哪怕同为凡人,可身为贫家子弟的自己,不应该得到比他们更好的待遇,这些家伙的眼里,仅有门第,至于自己的努力,则被他们选择性的无视。

    有道是强者发怒,拔刀向更强者,而弱者发怒,则挥刀向更弱者,简而言之,一群懦夫。

    这样的人,羞与为伍!

    只是仙门已剥夺了自己开灵的资格,接下来应该怎么做?

    秦炎虽是百折不挠的性格,但此刻心情也是茫然的,他不怕艰难,也愿意吃苦,可此时此刻,却连一个努力的方向也无。

    前路漫漫,秦炎心中凄楚,就在这时,“吱呀”一声传入耳朵,却是那石屋的房门被人给推开了。

    秦炎抬头看去,却是一怔,那是一二十余岁的年轻男子,一夕白衣,神情孤傲,正是驾驶法舟,带自己来仙门的白衣使者。

    “你……”

    一瞬间,秦炎脑海中的念头千回百转,不明白,对方为什么会来这里看自己这个倒霉蛋。

    要知道,两人虽也算有一面之缘,但在来仙门的路上,对方却连话也不曾与自己说过几句,如今骤然来此,自然是显得诡异以极。

    错愕归错愕,秦炎却并不失礼,起身,稽首:“汤仙使。”

    对方眼中闪过一丝怜悯,似乎还有几分不平,叹了口气:“跟我来吧。”

    “去哪里?”

    秦炎心中茫然,但却没有犹豫,仙门重地,自己不过是一个被取消了资格的蝼蚁,对方堂堂仙使,也根本没必要去算计自己。

    于是跟着对方,走出了房门。

    外面骄阳四射,已是正午,小小的石屋外面,却围着一群看热闹的。

    “看,出来了。”

    “秦师兄,被仙门抛弃的滋味如何?”

    “活该,一出生寒门的贫家子弟,也想鲤鱼化龙,一飞冲天,不自量力,这叫恶人自有恶人磨,我看你还是回家放牛好了。”

    ……

    一时间,嬉笑之声不绝于耳朵,冷嘲热讽,那些凡人子弟极尽尖酸刻薄,似乎唯有如此,才能抵消他们被取消资格的痛苦。

    秦炎眼中闪过一丝恚怒,紧紧的握住了拳头,但很快,他又将五指松开,嘴角边流露出一丝淡然,别看他们现在吼得凶,不过是一群没有胆量的可怜虫,或者说胆怯的疯狗,这样的存在,又何必与他们计较呢?

    修炼即是修心,这十年,自己历经磨难,才走到这一步,前路坎坷,也未必及得上万蚁噬身的痛苦,众人的冷嘲热讽,那又算得了什么?

    一念至此,秦炎的心境变得一片空明,尽管前途依旧迷茫,他却不再沮丧,视众人的讥嘲于无物,跟着那白衣仙使向前走去了。

    “上来吧!”

    对方放出一道剑光,秦炎也不询问,迈步踏上。

    随后对方双手一握,一道法诀便由指尖打出,那原本数尺来长的剑光,便由脚下延展开,变得如同一艘小小的法舟一般,随后便破空飞了起来。

    青山浩渺,云雾缭绕,从高空望去,琼楼玉宇星罗棋布,亭台楼阁掩映着满山翠绿,越发的秀美无匹,人间仙境不外如斯。

(收藏快快读书网m.kkdshu.com免费看小说)
上一章 目录 未完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