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章 返回书页 下一页
    “不过那可是修仙家族的弟子,才能享受到的待遇,我们这些凡人出生之人,则只能看着眼馋而已。”

    秦炎默然,这秘密他还是第一次获悉,原本以为,想要得仙门收录,都得历经千辛万苦,万万不曾想,世间还有如此捷径可走的。

    且不提那定息丹能提高修炼的速度,光是去除痛苦这一项,便是极大的不公平了。

    自己这十余年来,每一次运转内息,皆生不如死,有一次,甚至咬碎了牙齿,而那些修仙家族的子弟,却顺风顺水,就修炼到这样的地步。

    一时间心潮起伏,不过很快,秦炎就将心绪平息下去了,强笑道:“出身不同,原本就无可奈何,我们既是凡人,当然没办法和那些修仙家族的条件比了。”

    “可不是么,他们服的定息丹,能够去掉九成以上的痛苦,想我许家,从不缺那黄白之物,可用一千两黄金,配的草药,却终究只是凡品,服用之后,也不过减轻一半的痛苦罢了。”许泉叹了口气,脸上满是不甘的神色。

    秦炎却是大惊失色:“凡人,凡人也有办法减轻修炼《求仙宝典》时的痛苦吗?”

    “当然了,凡人也有草药,只不过效果远没有定息丹好。”那许泉随口答道,话一出口,才满面错愕:“什么,你连这都不晓得,兄台你该不会没用药石辅佐,单凭一腔热血与毅力,就将《求仙宝典》中的内息修炼到浑厚绵长了?”

    秦炎点了点头。

    而对方则瞪大了眼珠,看向秦炎的表情,就像在看怪物。

    ……

    夜凉如水,皎洁的月光,自半空中洒落,将这山间的景物照的是一片朦胧,秦炎孤零零的一个人,坐在山间的一块石头上,望着眼前这如世外桃源一般的仙境,心情却说不出的烦闷。

    原本是高高兴兴成为仙门弟子,无意间却只知悉这样的大秘密,自己的努力就仿佛是一场笑话而已。

    仙门果然厚此薄彼,同样是通过了考核,可那些修仙家族的子弟,却被接到了琼楼玉宇般的建筑,吃穿用住皆是最好的,而包括自己在内的十余名凡人子弟,则被丢在山腰处的一个大院落,那院子是用石头堆砌而成的,外表则要简单许多。

    至于吃的喝的虽不短缺,但与那些修仙家族的子弟相比,差了却不止一个档次,厚此薄彼,未入门时便已体现得酣畅淋漓。

    当然,秦炎原本就是贫家子弟,这样的吃穿用度对他来说已算不俗,原本也没什么好怪的,真正让秦炎觉得气闷的是,这仙门考核太不公平了。

    那些修仙家族出身的家伙,有家中长辈照拂,还有定息丹,原本十成的痛苦,已去掉九成,剩下的一点,虽然也会难过,但实在已不足道了。

    至于其余的凡人,秦炎今天也做过接触,发现他们虽没有修仙家族那样显赫的身世,但其中的贫家子弟,却仅有自己一人而已。

    像最早认识的许泉,便出身巨富,清河郡许家,善于经商,几辈人积累下来,即便不是武国首富,也差不了许多。

    其余之人的情况,也相差仿佛,他们有的是官宦子弟,有的是商贾豪族,便是出身草莽的,也是什么海沙派的少主。

    那海沙派虽然只是世俗的武林宗派,但门人弟子却有数千之多,如此声势,自然也不缺那黄白之物。

    这些家伙任一个的身世,可以说都轻松胜过了偏居一偶的巍迟城主,所以他们修习《求仙宝典》之时,皆可用珍贵的草药作为辅佐,到头来,老老实实,每天忍受那万蚁噬身痛苦的,只有自己一个。

    一念至此,秦炎自然愤愤不平,自己吃了无数苦头才求来的机会,于对方而言,却并未有什么难度,他不由得想起了一句话,投胎是个技术活,也许你这辈子拼命努力想要求到的成果,不过是别人的起点罢了。

    真实,却很残酷,谁让自己只是出生于寒门的贫家子弟呢?

    他抬起头,今晚的月色很好,放眼望去,景物虽有些朦胧,但与白天看得清清楚楚相比,反而更添了一分美丽,秦炎深深呼吸,随后吐出一口胸中的浊气,仿佛将心中所有的不平也吐了出去。

    此时,他脸上已没有了愤懑,嘴角边甚至还带着淡淡的笑意,自言自语:“你们出身高贵又如何,修仙家族也好,世俗权贵也罢,就算于你们来说,成为仙门弟子没有太大的难度,而我为了得到这个机会,却付出了千辛万苦,那又怎么样呢,我用我的心血与汗水,我用我的努力与付出,总算与你们站在同一个起跑线了。”

    “天道酬勤,未来也许还会有千辛万苦,但我秦炎一定不会输给你们的。”

    “你有你的家世,但我可以用十倍百倍的努力弥补,出生不能选择,但人靠自己的努力不丢人的。”

    这样一想,秦炎只觉胸襟为之一广,再没有不平,有的只是对未来的憧憬。

    ……

    一夜无事。

    第二天,众人无不起了个大早,今天便是开灵的黄道吉日,即将踏上仙途的少年少女们自然激动以极。

    天

(收藏快快读书网m.kkdshu.com免费看小说)
上一章 目录 未完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