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返回书页 下一页
家的门槛踏破了。

    送礼的,提亲的,不一而足,人们望向秦炎的表情充满了羡慕,隐隐还有敬畏的神色,昔日不可一世的豪门老爷,如今面对秦炎的时候,却流露出一副谦卑巴结的神色。

    而今天,便是仙使来接引秦炎的日子,一大早,秦家便涌进看热闹的人无数。

    能够飞天遁地的真仙啊,以前谁见过?

    虽然自己无缘仙途,但能够见上一面真仙,说不定也能添上百十年的福寿,最次,也能获得令人羡慕的谈资,足够你在亲戚朋友面前吹上一辈子。

    也就难怪秦家的两间小破屋,会门庭若市。

    秦炎成了香馍馍,便是她的兄嫂,面对众人的热情,也是疲于应付,联想昔日生计的艰难,邻里鄙夷的白眼,世态炎凉,人情冷暖,小小少年神情沉静,眼神中流露出一丝与其年龄不相称的沧桑之意。

    只有他才知道,为了这一天,自己付出了什么,古有读书人为了考取功名,头悬梁,锥刺股,凿壁借光,然而与自己所经历的相比,又算得了什么?

    万蚁噬身,寒风刺骨,于那无尽火海中打坐,耗费心血无数,无数次的咬牙苦忍,他才终于等来了这梦寐以求的一刻。

    众人羡慕嫉妒,可谁又知道,自己那背后的付出。

    轰!

    突然,人群一阵骚动,不知何人发喊:“城主大人,还有卫老爷亲自来此了。”

    一片吸气的声音传入耳朵,人人神色复杂,望向那秦姓少年的表情越发敬畏了,城主的身份不用说,卫家更是本城的第一豪族,昔日的探花郎正是卫老爷的第三子,甚得武国皇帝宠幸,如今任职吏部左侍郎。

    连这两位大人物都登门祝贺,足可见秦炎被落雪宗收为门徒是何等得了!

    秦苦夫妻也吃了一惊,连忙一拉弟弟:“走,我们快去迎接城主与卫老爷。”

    其余之人纷纷转过头颅,一时间那青衣少年万众瞩目,然而他的表情依旧平静无波,脸上有着一种少年人所没有的冷静成熟,倒也没有不愿,就这么不亢不卑的跟着哥哥嫂嫂迎出去了。

    还来不及见礼,大笑声便传入耳朵:“自古英雄出少年,世侄不要客气,这次你能得到仙门的认可,乃是让本城大大长脸了,此去仙山,如龙游大海,来日笑傲九天,真仙临凡,老朽又怎么受得了你一拜?”

    “城主谬赞,晚辈实不敢当。”

    秦炎叹了口气,依旧执晚辈礼,回答得也十分得体。

    随后又同那位卫老爷见礼。

    这两位巍迟城最有权势的人物,城主姓许,名奉先,今年五十余岁年纪,三缕长须,一看就是饱学鸿儒,然而他的武功却是不错。

    至于另外一位卫老爷,则七十有五,不过深蕴养生之术,童颜鹤发,牙齿不落,精神矍铄。

    一朝得势,鲤鱼化龙,昔日,双方身份有如云泥,自己便是由他们府邸门前路过,也会被嫌弃有辱视听,如今,这两位大人物却显得和蔼无比,隐隐甚至流露出巴结之意。

    “世侄,此去你成为仙门弟子,当努力修行,不必担忧家里,你的哥哥嫂嫂,自有老夫照顾。”

    “小子多谢城主。”

    无功不受禄,但秦炎自知家中清苦,长兄与嫂嫂待自己如父如母,能有机会让他们过上好日子,秦炎自然不会向外推却了。

    “城主言之有理,老夫还有一事,要与世侄商议。”一旁的卫家老翁也不肯落于人后,抚着胡须,脸上满是和蔼的笑意。

    “长者请说。”

    卫老爷很满意秦炎的态度:“你也知道,老夫三子,在朝中任吏部左侍郎一职,而他的膝下,仅有一女,聪明伶俐,如今正好也到了婚嫁的年纪……”

    秦炎眉头一皱,难道要给自己说亲,自己一心寻觅修仙之路,可没有心绪儿女长情。

    正想着如何拒绝才能不伤对方的颜面,没想到卫老爷话锋一转:“若是老夫没有记错,秦小哥你有个侄儿刚好也到娶妻的年纪了。”

    “呃……”

    秦苦夫妻满面错愕,万万没想到这天大的好事,竟落到自己身上来了,他们的年纪要比秦炎大得多,便是儿子的年龄也与这幼弟相差仿佛。

    “卫老爷,海儿只是愚笨少年一个,恐怕,恐怕配不起贵孙女儿的。”

    秦苦结结巴巴的说,他倒不是不愿,只是双方的门第相差太远,自己的儿子自己清楚,只是平平凡凡的农家少年一个,而那位卫老爷的孙女可是非同小可,从小便素有才女之名,不仅聪明伶俐,而且容貌亦是一等一,便是京城的不少王孙公子,也颇为倾慕,他们做梦也没想到,自己的儿子能娶这样的媳妇。

    “哈哈,配得上,配得上的,今天过后,秦小哥儿便是仙人门徒,他的侄儿,又怎么会配不上老夫的孙女呢?”卫老爷抚须微笑着说。

    轰!

    下面看热闹的百姓,无不大哗。

    他们不傻,何况秦老爷已将话说得这么清楚,能娶到位素有才女之名的卫府

(收藏快快读书网m.kkdshu.com免费看小说)
续上一页 目录 未完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