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章 返回书页 下一页
    夜幕降临,叶天并没有着急进入小镇。

    经历了刚才的事,也让他明白,所行计划并非没有纰漏可寻,为了不让自己再次陷入困境,叶天在小镇外面找了个僻静之所,开始恢复灵力。

    在此期间,叶天搜查了一下麻子脸道人的储物袋。

    麻子脸道人虽有筑基巅峰修为,却是穷得可怜,储物袋中除了两颗灵石,就剩下些许银票和一本破书,而且书名也被人撕去了一半,上面就只有‘虫’‘灵’两个残缺的字体,别的部分都被撕掉了。

    不仅如此,整本书也极为不完整,只有前面一半的内容,里面的内容更是缺角少页,仿佛这本书就是别有用心之下去撕碎的。

    叶天通过仔细辨别,大致能够看出来里面的部分内容,好像是一本豢养灵虫的书籍。

    只不过,其中大部分记载豢养灵虫的方法都已经没了,余下的一些也只能简单的控制灵虫。如此一来,叶天才算明白,当初麻子脸道人为何能招出蚀骨灵蚁来。

    叶天想到那只黄褐色的葫芦,忍不住拿到眼前。

    他不敢贸然打开,上次蚀骨灵蚁的出现,尚且给他带来不小的震撼,那位太极宗的弟子看到蚀骨灵蚁更是当场就被吓跑了。

    为了委托起见,叶天先是记下这部破书中记载的驱虫之法,暗自尝试了多次才算放心下来。

    叶天一掐指诀,口中念念有词。

    只见那黄褐色的葫芦口突然打开,从中涌出一片密密麻麻的黑色细影,“嗡嗡”一片作响。

    “蚀骨灵蚁!”

    叶天看到这群蚀骨灵蚁,心中一凛,不过很快他就傻眼了。

    只见蚀骨灵蚁在空中停留了不到一息的功夫,突然掉转方向朝着叶天扑过去,眼前出现的一片黑甲亮光,使得叶天顿时神情大变,一时间竟把熟记的驱虫咒语给忘了。

    “嗡嗡嗡!”

    蚀骨灵蚁拍打着透明的翅膀,迅速地扑向了叶天。

    情急之下,叶天立刻自储物袋中摸出两张符篆拍在身上,一层淡金色的光罩和一层土黄色的光罩,一齐将叶天护在其中。与此同时,叶天不敢有任何侥幸心理,立刻翻开那本破书将驱使之法快速扫过一眼。

    确定驱使之法熟记无误,叶天方才松了口气。

    虽然他的速度已经够快,几乎还没用到一个呼吸,然而先前护住他那张淡金色的光罩已经彻底消散,余下的那张土黄色的光罩在蚀骨灵蚁噬咬之下,已然岌岌可危。

    “疾!”

    叶天迅速念动法诀,只见黄褐色的葫芦突然泛起一阵亮光。

    同一时刻,那些刚刚噬咬完土黄色光罩的蚀骨灵蚁,似是受到了一种不可抗拒的召唤,纷纷飞回了黄褐色的葫芦之中。

    “呼,还好手里留下了金刚护体符和土之聚灵护身符,不然刚才恐怕就要死于自己的好奇心了。”叶天不免有些心有余悸,后心的汗水不觉一层层地滴了下来。

    旋即他的目光落在了手中的黄褐色葫芦上。

    此物看起来不算什么宝物,不过却能用来豢养灵虫,足以说明它不是一个普通的葫芦,否则的话,麻子脸道人为何对它颇为依仗?此物绝不是一般筑基期修士,随随便便可以祭炼出来的。

    叶天目光闪烁,尚且不知这个葫芦究竟有何特殊,只能暂且将之挂在腰间。

    少许,他又拿出了胡茬大汉的那对骨叉。

    先前叶天已经确认过,胡茬大汉的骨叉品阶要比一般的法器高上些许,只不过祭炼的方式有些歹毒。

    这对骨叉,叶天如若没看错应该是前人用灵兽骨所做的法器。因为在叶家先祖留下的《五行鬼魈御罘术》中有记载,灵兽骨制作的法器,必然会有很强灵性,而且杀伤力也极为巨大。

    这一点,骨叉非常符合。

    叶天之所以怀疑骨叉用歹毒的方法再次祭炼,就是因为阴雷子无法对其造成重大伤害,故而才让他猜测出来这对骨叉除了灵性,还有极强的阴怨之气。

    要知道,太极宗最出名的就是阳雷子和阴雷子。

    尽管阴雷子不如阳雷子名声响亮,可是阴雷子才是诸多门派最为惧怕的,因为普通法器一旦沾染了阴雷子的阴煞之气,几乎就快要废了。

    然而,胡茬大汉的骨叉只是略有损失。

    还有《五行鬼魈御罘术》中也有提到过,用残忍的手段残害生灵和修士的意志,最终产生的阴怨之气,必会使祭炼的法器阴森如冰,触之皮冻骨寒,经脉受阻。

    这对骨叉显露的特性,全都符合《五行鬼魈御罘术》的记载。

    叶天收起骨叉,发现胡茬大汉的储物袋内有十块灵石、六张神行符、三张土之聚灵护身符,余下除了金银之外,竟然还有两个玉瓶,东西比麻子脸道人多了太多。

    叶天将灵石,符篆和金银全部收好,方才看向面前地面摆放的两个玉瓶。

    其中一个玉瓶洁白如玉,隐约透露出冰肌玉肤的光泽,光是玉质就已经非同一般。而另一个玉瓶,深紫色

(收藏快快读书网m.kkdshu.com免费看小说)
上一章 目录 未完下一页